符纹回归 第458章 士元、孔明和仲德

小说:符纹回归 作者:雨东 更新时间:2021-09-17 17:14: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陈原宏连忙调整态度,“难道不同的人打开虚空八门,还能带来不同的加成?”

  冠军侯微笑点点头。

  陈原宏对这点就有点重视了,这世间总有几个手风极顺的人!

  要是遇到这种状况,就该自己头疼了。

  “唉——”

  陈原宏长叹一声道,“真要是这样,我就先退避三舍,再杀一个回马枪!

  他们总不至于次次都手风顺?”

  对陈原宏来说,这已经是有点无赖的战术。

  冠军侯笑着摇摇头道,“真要是那样就好了!你道庞德公为什么要带回这三人?”

  “为什么?”陈原宏终于有了不祥的预感。

  冠军侯摇头道,“因为他们三人联手,会产生最可怕的意外!”

  “还能多人同开?”

  陈原宏心中一惊,连忙躬身一礼道,“原宏还请冠军侯指教。”

  冠军侯这才肃容道,“正常的开虚空八门之法,只能号称破尽世间万法。

  生门进,休门出,再入开门,虚空八门齐开破法,不过是常规操作!”

  陈原宏点点头。

  冠军侯继续道,“可庞统能逆转阴阳,司马懿大势不变可逆改任何小势且转嫁因果。

  这两人能为虚空八门,带来几乎无穷无尽的开门之法。

  即使庞统或司马懿单独进入虚空八门,也会有无穷意外发生!

  水镜先生当初为诸葛亮和庞统造势,所说的话并非虚。”

  “造势?”

  陈原宏猛然想起道,“卧龙凤雏得一可安天下?”

  冠军侯点点头道,“这话其实暗指两人一心可得天下,而并非得其中一人的意思。

  因为两人若是联手,打开虚空八门,能够产生无穷的意外,几乎可以战胜天下任何强敌。

  偏偏聪明人都讨厌意外,两人都是绝顶聪明之人,同样讨厌联手的意外。

  两人始终都没有联手的意思,结果庞统意外陨落。

  两人终其一生,也再没有联手的机会。

  诸葛亮六出祁山,孤掌难鸣,落得一个出师未捷身先死。

  诸葛亮一生用计都是小心,虚空八门同样缺乏变化,固然料事如神,却也没有逆转乾坤的变数。

  庞统逆转阴阳,正是增加了诸葛亮的变数。

  现在又多了一个司马懿,意外恐怕更大!”

  陈原宏惊道,“你是说,庞统和司马懿会一起进入虚空八门?”

  冠军侯笑着点点头。

  陈原宏终于开始正视襄阳城的战事,“难怪我会心血来潮?原来真的会出意外!”

  冠军侯微微一笑,又补了陈原宏一刀,“呵呵,你可别忘了虚空八门有八门。

  庞德公和水镜先生隐藏极深,又何尝不是变数?”

  “嘶——”陈原宏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

  襄阳城城头。

  三千学子早已散去,各自归家收拾行装。

  大部分的世家私军和襄阳城的守军,也接到太守蔡讽的命令,开始打点行装。

  不过,城头仍然留有部分兵士并未散去,负责盯着城外。

  城下。

  吕布、典韦、许定、彭脱等人的大军早就撤离。

  但有大量游骑斥候四面警戒,令襄阳城依然不敢放松。

  襄阳4大世家家主施展的锦绣画卷,依然将全城牢牢护住。

  仿佛有大片的金色迷雾,笼罩在襄阳城的周围。

  “来了!来了!”

  城头突然有人高喊一声。

  只见襄阳城上空光华一闪,轰隆一声巨响,仿佛惊雷乍开,八道金色巨门旋转打开。

  8名文士脚踩金色光华,分别从门中走出。

  “水镜先生!”

  “庞德公!”

  “他们总算来了!”

  “韩嵩、石韬、孟建,他们都来了!”

  “另外三人是谁?”

  诸葛亮、庞统和司马懿尽管仪表气质非凡,但依然是无人能识。

  可无人敢轻视三人。

  原因无他。

  在襄阳城岌岌可危之时,能够跟庞德公、水镜先生同来之人,必是隐居襄阳的名士。

  比如,韩嵩、石韬、孟建三人。

  即使在普通兵士耳中,这三人也都是声名鹊起的青年俊才。

  在众人注视之下。

  以庞德公为首的8人,并没有在襄阳上空停留太久。

  庞德公等人打了一个照面,就是为了让襄阳城世家、文士和百姓看到,安定一下城中的人心。

  “走吧。”庞德公微笑道。

  说着,庞德公8人随即就身上泛起金色光华。

  一步百步!

  数步之间,庞德公8人就由空中步入太守府。

  “咫尺天涯术!”

  “吕布就在城外,肯定不是空间法术!”

  “应该是某种不惧瞬空天骑的新术法!”

  众人和百姓议论纷纷。

  庞德公等人身形消失,天空中的八道金色巨门并未消失。

  金色巨门就这样散发着柔和的金光,虚悬在襄阳城上空。

  不过,本来打开的金色巨门已然重新关闭。

  ……

  襄阳城太守府。

  蔡讽、蒯良等4位家主,连同蒯越都早早站在院中,5人仰望天空的八道巨门,也是有些惊讶。

  虽然他们被庞德公和水镜先生摆了一道,但对方依约前来,总是要探听一下虚实。

  不到万不得已,荆州世家并不希望放弃襄阳城。

  见到庞德公等人步入庭院,蔡讽率先拱手一礼,“庞德公,你们总算来了!”

  只见蔡讽满脸喜色,看不出半点疏离之意,更无丝毫隔阂存在的迹象。

  蒯良等人也同时拱手,各个都是面带春风般的笑容。

  没办法,谁让他们有求于人!

  即使他们刚刚被庞德公和水镜先生算计,也要表现出毫无芥蒂的热情和笑意。

  至于算计的事情,他们连提都不想再提。

  毕竟,庞德公依约而来,或许可以为襄阳城带来一丝生机。

  吕布、彭脱若是再次攻城,他们真的只有退出襄阳城一途。

  只要庞德公和水镜先生能退了吕布、彭脱,些许隔阂完全可以让它随风去吧。

  “出了一点纰漏,来晚了!几位家主莫怪!”庞德公同样微微一笑,笑呵呵地拱手还礼。

  蔡讽看得心中牙痒痒,恨不得一竹简摔在庞德公脸上,却是笑着摇头,“哪里!来得正好!”

  这时,蒯越抢先开口问道,“这几位名士气度非凡,还望庞德公给引荐一下!”

  “其实……”水镜先生刚开口介绍,已被庞统及时打断。

  “先生,还是我自己来吧!山野村夫庞士元!”庞统直接报上自己的字,拱手一礼。

  “山野村夫诸葛孔明。”

  “司马仲德!”

  诸葛亮和司马懿也拱手,笑着报上自己的字。

  蔡讽等人自然没听说过,这在后世耳熟能详的三个名字。

  古人要到20岁冠礼的时候,才会取字。

  而三人的实际年龄都很小,诸葛亮现在3岁,庞统、司马懿也只有5岁。

  孔明、士元、仲德这三个字,现在根本还未出现。

  连庞榕这个庞家家主,都认不得自家人庞统的字,只是觉得庞统颇为眼熟。

  蔡讽等人自然更认不得3人!

  场面略显尴尬。

  以襄阳城四大世家的消息灵通程度,都没有听说3人的字,那就是真的默默无闻。

  水镜先生嘴角泛起一丝苦笑,不得不出来打圆场道,“这三人都是庞德公和我的晚辈。

  听闻襄阳城有难,都自告奋勇来助我和庞德公一臂之力。”

  “众位肯来助我襄阳百姓,蔡讽感激不尽!”蔡讽拱手谢道,感激涕零的表情拿捏十分到位。

  蒯良一脸惊喜,拱手谢道,“诸位高义,我等世家百姓感念,必铭记于心!”

  这时,庞家家主庞榕已适时开口笑道,“庞德公,不如我们进去说话。”

  庞德公算是庞榕的族叔,闻点点头,“请!”

  “请!”

  众人随即簇拥着庞德公和水镜先生,向议事大厅走去。

  蔡讽故意落后了两步。

  他又看了一眼,走在最后的诸葛亮3人。

  诸葛孔明仪表非凡,行走之间清贵之气尽显。

  司马仲德目光深邃,气度威严沉稳,步履稳健。

  蔡讽心中暗暗吃惊。

  诸葛孔明和司马仲德两人,竟然都有宰辅的气度!

  蔡讽压住惊讶,再看向长相颇为怪异的庞士元。

  从庞士元的身上,蔡讽感到了一种锋芒毕露的危险气息!

  蔡讽对自己的眼光,颇为自负。

  以他多年观人的经验,这3位默默无闻的青年文士,竟然比韩嵩等3人还要出众!

  蔡讽忍不住心中嘀咕道,“这3名青年文士一看就不凡,怎么可能默默无闻?”

  很快。

  众人进入太守府的议事大厅。

  落座之时。

  庞德公与蔡讽等人,又是一番谦让。

  最后。

  由庞德公坐了客座首位,蔡讽坐了主座首位。

  众人这才纷纷落座。

  “庞德公,事态紧急!”

  主座首位的蔡讽率先开口,“我也不绕圈子,可有什么退敌良策教我?”

  庞德公微微一笑道,“文士虽然可以阵战,但我等文士最大的长处却是符纹金印和谋域。”

  “哦!愿闻其详。”

  蔡讽立时双眼一亮。

  身为文士若是跟武将直接阵前对战,肯定是不占优势的,必须要依靠符纹能力和军阵。

  文士要对付吕布这样的绝顶王级神将,必须要有同阶的绝顶符纹金印或谋域,再辅以军阵。

  而这都是蔡讽等人不具备的。

  想不到庞德公竟然有绝顶符纹金印和谋域的手段?

  若是这样,襄阳城或许真的能够守住!

  在蔡讽等人殷切目光注视下,庞德公笑道,“我想知道,诸位是希望速战速决呢?

  还是希望旷日持久?”

  “这……?”

  蔡讽被庞德公问住了!

  吕布、彭脱围了襄阳城,各大世家的水路收入和商业收入,都锐减了9成以上。

  蔡讽当然希望速速解围。

  可庞德公是有名的智者隐士,岂会问这种小儿问题?

  必然另有深意!

  蔡讽正在思索庞德公的深意。

  庞德公已淡然一笑道,“诸位若是想迅速解襄阳城之围,反而正合陈原宏的心意!

  洛阳黄巾并不想,同时面对汉室和世家。

  所以,他们并不会在豫州逗留太长时间。

  襄阳城拖得越久,汉室还有世家那边就会有所动作。

  陈原宏要去冀州整合黄巾,已然天下皆知。

  若是陛下让董卓加紧对张角的攻势,陈原宏的30万大军,很难持续在襄阳城一带停留。”

  蔡讽苦笑道,“庞德公,问题是我们短时间都守不住襄阳城!哪有久守的能力?”

  庞德公笑道,“能不能守住,要看仲德的测算结果如何?”

  说着,庞德公就转头,看向后排的司马懿,拱手笑道,“此事就有劳仲德。”

  这时。

  坐在后排的司马懿,已笑着起身道,“那我就献丑了,为诸位测算一下襄阳城的前景。”

  蔡讽立时心中一震。

  想不到这有谋域的人,竟然不是庞德公,而是这气度不凡的司马仲德!

  千金印换一谋域,自己果然没有看走眼。

  蔡讽不禁坐直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