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纹回归 第656章 如火如荼

小说:符纹回归 作者:雨东 更新时间:2021-09-21 11:40: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庞大楯车的护板爆成碎片。

  向四面八方飞溅。

  平安催动战马。

  从光秃秃的楯车跃下。

  连人带马撞向建虏军阵。

  杀入目瞪口呆的建虏丛中。

  平安左突右冲。

  一杆炽白马槊上下翻飞。

  眨眼之间。

  就直接挑翻了数百建虏。

  无人可敌平安一合。

  建虏军阵顿时大乱。

  平安也不等身后的明军,迅速杀向建虏阵后。

  这时。

  疾如奔马的炽白明军。

  也冲到庞大楯车的跟前。

  明军挥舞炽白马槊。

  同样是径直挑向庞大楯车。

  如林的炽白槊芒。

  撞向六百庞大楯车。

  轰轰轰……

  巨大的爆炸声惊天动地。

  所有的庞大楯车爆开。

  在炽白光华中分崩离析。

  三万炽白明军腾空跃起。

  “杀——”

  明军杀声震天。

  三万炽白马槊齐齐刺出,无数炽白槊芒立时席卷而上。

  楯车上。

  身形巨大的建虏弓手。

  根本来不及放箭。

  就被炽白槊芒横扫而过。

  嘭嘭嘭……

  密集的气爆声不绝于耳。

  一千多炽白烟火绚烂绽放。

  建虏弓手纷纷爆开。

  全都化作炽白烟尘消散。

  “杀——”

  三万炽白明军齐声大喊。

  飞身从光秃秃的楯车跃下!

  三万炽白明军势如洪水,撞向建虏重甲军阵。

  本已被平安搅乱的阵型。

  立时崩溃!

  一个平安已经势不可挡。

  三万炽白明军撞入阵中。

  仿佛是山崩海啸降临。

  如林的炽白马槊齐齐刺出。

  遍是尖刺的炽白重盾撞击。

  无坚不摧的炽白槊芒。

  伴随着炽白尖刺。

  立即横扫整个建虏军阵。

  建虏重甲大量倒地,直接象炽白烟火一样爆开。

  炽白烟尘四处飞溅。

  三万炽白明军槊刺盾撞。

  快速向前平推。

  一路犹如摧枯拉朽!

  这就是朱亮祖的万军辟易。

  炽白光芒所至。

  无坚不摧!

  当初。

  朱亮祖率领三千骑兵冲阵。

  手持皇权之剑的洪武帝。

  也不能直面朱亮祖的锋芒。

  勇猛无敌的常遇春。

  炽骑焰海号称无物不燃。

  同样不敢正面硬钢朱亮祖。

  三刻钟的无敌时刻。

  无坚不摧。

  万物难伤。

  无论步骑都迅若雷霆,可在万军从中来去如风!

  洪武帝也只能等三刻结束。

  方敢出手擒下朱亮祖。

  此人能力太过出众。

  即使降而复叛了一次。

  洪武帝也舍不得杀朱亮祖。

  力排众议收在麾下。

  名声虽不如徐达、常遇春。

  但实为洪武帝麾下最强。

  万军辟易一旦开启。

  三刻之内无人可敌。

  可惜。

  当初朱亮祖归降之时。

  声言如果洪武帝不杀他,他会为洪武帝效死。

  洪武帝当时没意识到。

  朱亮祖早已知道皇权正统。

  这是为他留下保命符。

  朱亮祖后来因胡惟庸牵连。

  被洪武帝赐死。

  这句话就起了作用。

  皇权正统录入的万军辟易。

  立即受到限制。

  一次只能为一人使用。

  一人统军不超过三万。

  朱亮祖的话语应验。

  万军辟易不服皇权正统,不再是可无限使用的能力。

  朱亮祖的报复来得太快。

  应在了靖难之役。

  建文帝因受到传承的约束。

  唯有永乐帝兵临城下。

  方能对永乐帝出手。

  永乐帝一路打向金陵。

  皇威万里根本就是无敌。

  万军辟易本可逆转这局面。

  可由于洪武帝的出尔反尔。

  朱亮祖的万军辟易受限。

  整个建文帝的麾下。

  仅有平安能用万军辟易。

  可三万明军到底有限。

  知道底细的永乐帝。

  用了同样的方法。

  三刻时间一过。

  万军辟易就失效。

  永乐帝穷追不舍之下。

  平安也失手被擒。

  如果没有使用的限制,平安本可轻易逆转永乐帝。

  朱亮祖的报复还在继续。

  建文帝迎战永乐帝时。

  万军辟易拒绝出战。

  结果。

  洪武帝亲选的继承人。

  输掉了皇位。

  连同皇权正统一起被封印。

  大明同时丢失了皇威万里。

  这也是洪武帝杀戮太重。

  胡惟庸案。

  蓝玉案。

  全都牵连太广!

  能打的将领几乎死光了,才让永乐帝没有了对手。

  否则。

  光是一个朱亮祖。

  也不是永乐帝能对付的。

  平安就是一个例证。

  时间还不到一刻。

  九万建虏步军已崩溃。

  平安和三万炽白明军。

  一直追杀。

  九万建虏步军十不存一。

  平安正杀得兴起。

  轰轰轰……

  密集的气爆声传来。

  五万北蒙骑兵跃马出阵,苏鲁锭长矛的力量加持弓箭。

  无数的弧形黄金光柱轰出。

  仿佛五万门火炮怒吼咆哮。

  黄金光柱瞬息及至。

  向炽白明军轰击过来。

  然而并没什么卵用。

  平安。

  炽白明军。

  全都奋力向前追杀。

  弧形黄金光柱轰在身上。

  直接被炽白光焰弹开!

  反而惹起平安的注意。

  “杀!”

  平安大喝一声。

  战马瞬间加速。

  抛开三万炽白明军。

  平安一骑绝尘而去,跃马横槊直取北蒙骑兵。

  炽白马槊向前一刺。

  轰轰轰……

  密集的爆炸声连成一片。

  平安身前如有一柄利剑。

  顷刻间。

  破开密集的黄金光柱轰击。

  苏鲁锭长矛集火的威力。

  也奈何不了平安分毫!

  平安单人独骑闯入。

  北蒙骑兵立时纷纷落马!

  噗噗噗……

  利刃加身的闷响不绝于耳。

  平安手中炽白马槊狂舞。

  一道道炽白槊芒显化,向着北蒙骑兵席卷而去。

  周围的北蒙骑兵爆开。

  炽白烟尘弥漫军阵。

  平安纵马狂飙。

  一道炽白光影直插敌阵。

  完全就是如入无人之境。

  平安不管不顾直取巴达礼。

  一路爆开北蒙骑兵无数。

  斩杀了台吉乌克善。

  平安都不知道。

  还是在北蒙骑兵惊呼之后。

  “台吉?乌克善?”

  平安略略回头一看道。

  不过平安也没有太在意。

  万军辟易的时间有限。

  平安只能尽力杀敌。

  三万炽白明军很快赶到。

  五万北蒙骑兵迅速崩溃,万军辟易的无敌是真无敌!

  苏鲁锭长矛的轰击。

  堪比洞破苍穹。

  依然对三万炽白明军无效。

  平安顶着苏鲁锭长矛轰击。

  单人独骑破阵之时。

  五万北蒙骑兵已是大乱。

  军心士气本就已经大跌。

  再面对三万炽白明军摧残。

  五万北蒙骑兵立时就崩了!

  平安不时回头。

  观望身后的战事。

  眼见炽白明军摧枯拉朽。

  平安才放心地继续向前冲。

  计算着万军辟易的时间。

  一刻钟后。

  平安杀到可汗巴达礼身前。

  巴达礼的亲卫全部死绝。

  也只能阻止平安片刻时间!

  “杀!”

  平安大喝一声。

  炽白马槊电闪而出。

  噗的一声闷响。

  血光四溅。

  一槊刺破巴达礼头颅,平安一抖炽白马槊,顿时炽白烟尘爆开。

  嘭的一声巨响。

  巴达礼直接爆开。

  化作炽白烟尘消散。

  只听嗡的一声轻鸣。

  苏鲁锭长矛瞬间一闪。

  凭空消失。

  平安看都没看苏鲁锭长矛。

  那是血脉传承的源物。

  平安拿不到。

  拿到也没有任何作用。

  平安径直拨马转身。

  向建虏军阵的右翼转去。

  同北蒙骑兵鏖战一刻时间。

  平安率领的三万炽白明军。

  直接尽灭五万北蒙骑兵。

  随即不再停留。

  还有一刻的时间。

  必须返回金色巨墙之后。

  平安从建虏阵前掠过。

  还故意挑衅道,“建虏可敢与我一战?”

  话音刚落。

  可惹恼了天命汗。

  “随我来!”

  天命汗大喝一声。

  策马冲出。

  身后皇太极等将领跟上。

  轰隆隆的马蹄声响起。

  阵前立时烟尘弥漫。

  六万建虏骑兵冲向明军。

  多尔衮还是很孝顺的。

  拨给天命汗的六万骑兵。

  尽是两代的精锐骑兵。

  绝大部分骑兵的身周,都笼罩着一道黑色焰轮。

  “吕将军助我!”

  平安直接高喊一声。

  率领的三万明军并未迎战。

  而是加速向金色巨墙撤去。

  轰隆隆——

  天空中蓦地马蹄声响起。

  吕布率领的两万明军铁骑。

  凭空显现。

  “吕布在此!”

  吕布高声喝道。

  一身金红光华如烈焰升腾。

  标志性的两根长羽飘曳。

  方天战戟一挥。

  轰的一声巨响。

  两万明军铁骑身上。

  蓦地金红光华一闪。

  吕布已穿过金红光影,瞬间杀到六万建虏骑兵右翼。

  不等建虏骑兵反应。

  吕布已瞬间撞入建虏阵中。

  方天战戟狂舞盘旋。

  当当当……

  噗噗噗……

  密集的金铁碰撞声。

  连成一片的利刃入喉声。

  吕布再次展现无双的战力。

  顷刻间。

  已斩杀数十骑建虏骑兵。

  黑色焰轮被方天战戟打碎。

  建虏骑兵纷纷捂着咽喉。

  满眼的不可思议!

  “唏律律——”

  吕布战马向前一跃。

  身后数十朵金红烟尘爆开。

  轰的一声巨响。

  明军铁骑身披金红光华,大刀上金红光华如焰怒张!

  “杀!”

  巨大的喊杀声响起。

  当当当……

  嘭嘭嘭……

  明军骑兵的大刀借着马势。

  犹如一杆金红火炬。

  霎时破开建虏骑兵的格挡。

  大刀向前一冲。

  破开建虏骑兵身周的焰轮。

  轰的一声巨响。

  明骑身周金红光华炽烈。

  盖世之力的磅礴巨力爆发。

  明军骑兵横撞建虏骑兵。

  轰隆一声巨响。

  顷刻撞倒建虏八列骑兵!

  “唏律律——”

  战马嘶鸣声传来。

  马蹄铁绽放出金红光华。

  直接从建虏骑兵身上踏过。

  嘭嘭嘭……

  密集的气爆声响成一片。

  明军骑兵马踏建虏,留下一地的金红烟尘升腾而起!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