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龙婿 第二十四章如何是好?

小说:绝世龙婿 作者:树无双 更新时间:2020-09-21 15:47: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蓝更正将衣云鹤和陈逊救醒以后,便开口说道:“本来不想出手救你,我是怕江家有麻烦,你这病,还没有彻底痊愈,我需要用针灸在你身上的穴位走九九八十一针,同时,并且伴有中医阴阳五行推拿,给你开个方子,回去慢慢调养。”

  “我啥都不用,你根本不是医生,你只不过想置我于死地。”衣云鹤听到如此麻烦的流程,还有针灸,这岂不是想整死我吗,赶紧拒绝道。

  周尚医生,看到两人苏醒,也赶忙上去查看。

  检查一番以后,周大夫就对衣士杰说道:“衣总,你的儿子和他的朋友,都没有什么大碍了,还得在医院多观察两天,其他的,交给我吧,用不着什么中医的什么疗法,那种,只是江湖郎中的行骗之术。”

  衣士杰和岳云秀,听到周尚这么说,心里顿时踏实了很多。

  蓝更正这次出头,本来想以医生的身份和他们相处,可是换来的却是渐渐的疏远,打不到狐狸还惹了一身骚。

  周尚现在看到蓝更正就非常鄙视,在自己地盘抢自己的生意,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蓝更正此时一本正经的站在一边,要不是因为自己的老婆江欣月,他才不会出手相救,这两个混蛋。

  而衣士杰此时,看到儿子病情好转以后,也正要再次敲诈江家。

  “你们江家要赔偿我儿子的医药费。”衣云鹤说道。

  “我们为什么要赔偿,你儿子是自作自受,又不是江家让他生病的。”蓝更正反驳道。

  “你个废物,你只不过是江家的一条狗,你也配在这里耀武扬威,你也不打听一下,我们衣家是干什么的,我儿子出了问题,你是逃脱不了责任的。”

  “蓝更正,你赶紧给我滚到一边去!”江欣月凶道,连忙上去拉扯了一下蓝更正,意思让他闭嘴。

  “对不起啊,衣总。他不懂事,您别跟他一般见识,他也代表不了江家,令公子的医药费我们会赔偿,不要伤了和气嘛。”江欣月赶紧说道。

  蓝更正在一旁摇了摇头。

  “看你倒是会说话的,你就是江家的二女儿吧,看你的态度,我们倒是可以商量,不过这个废物,在这可没有发权。”岳云秀冷嘲热讽道。

  “是,是。”江欣月连忙道歉道。

  江欣月赶忙把蓝更正拉到一边,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

  江欣月朝他问道:“蓝更正,你什么时候学的医术?”

  蓝更正不紧不慢的说道:“我在上上京,打工的时候,在一个中医的小诊所里面,打过几天杂,也顺便看了基本关于中医的书籍,正好有治这种症状的方法,我也就试试。”

  “果然是这样,原来你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江欣月恍然,她就寻思,蓝更正一个高中都没毕业的人,怎么可能会变成一个大夫,而且还是一个中医的大师,这个学了一辈子,都不见得有这么厉害,这个废物,怎么可能呢。

  就在此时,周尚朝他们走了过来,拿着一个信封,塞给了蓝更正。

  大概有一万块钱,他说道:“这些钱,作为你刚才的劳务费,不过,我有条件,绝对不能出去乱说,这两个病人是你救的。”

  他想的也很有道理,堂堂的江州市人民医院的主治医生,周尚主任。怎么连这么两个小小的病人都看不了,还让一个外行帮忙救助,这传出去的话,江州市人民医院也就快倒闭了,自己名誉扫地,怎么去接班副院长的职位。

  “你学的这些,也都是江湖郎中,不登大雅之堂的乡野之术,和我们科学西医,怎么能相提并论呢?”周尚继续说道。

  这个周尚,一直排斥中医,自己又是江州新晋西医代表,多次在诸多场合,贬低中医,利用平常人无法理解中医的模式,进行抨击,多次说道这是一门骗人的学问,没有精确的科学仪器,没有快速的治疗方法,一直抬高西医的水平,抬高自己。

  周尚,自己干了主任也有两年,医院空出的副院长职位,一直让让他觊觎着,他的竞争对手,也正是中医部主任甘民庆,一直以来中医和西医水火不容,所谓一山不能容二虎,但是,这个周尚,为了达到目的,屡屡打击中医部,达到自己的目的。

  蓝更正白了他一眼,说道:“周大夫,你要是怕丢人,你就直接说,没必要来这收买我,我也不缺你这点钱,中医行不行不是你说了算,这是民族的瑰宝,总之,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我都不会妥协,总有一天,你会为你今天的行道歉,为中医道歉。”

  江欣月看着眼前的蓝更正,滔滔不绝的样子,看他走路的背影,这还是她认识的蓝更正吗?

  以前的蓝更正,俯首帖耳,除了在家洗洗衣服,做做饭,给自己捶捶背的窝囊废。

  他什么时候,居然敢说这话,而且这么多次都敢于出风头了?

  蓝更正走了以后,周尚冷笑一声,道:“你这个老公,本事没有,脾气可不小啊。”

  “您不用和他一般见识,他最近不太正常。”江欣月说道。

  周尚又朝着病房走去,揣着口袋说道:“衣先生,衣夫人,不用过多担心,他的病情已经稳定了。”

  “多谢周主任啊。”衣士杰点点头,瞬间也松了一口气。

  衣士杰突然说道:“这个江家的蓝更正,到底什么来头?”

  一听这话,周尚更加的大笑起来,道:“他啊,典型的一个废物,在江州这么多年,今天也算是百闻不如一见,就是吃软饭的一个主,这在江州可是赫赫有名啊。”

  “怪不得呢,看他那熊样,也知道是个屌丝。”

  “这个江欣月倒是不错,怎么就嫁给这么一个废物了。”岳云秀说道。

  “这个我也是有所耳闻,当初听说也是家里的指婚,要不然怎么能嫁给这么一个废物呢。”周尚小声的说道,怕让在外面的江欣月听到谈话。

  “怪不得呢,怎么会让他上门。”岳云秀眼睛往外面一撇道。

  “这次多亏了周主任啊,能够稳定住病情,我儿子的病就全靠你了。”衣士杰说道。

  说着话,衣士杰给岳云秀使了一个眼色,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张银行卡。

  “周大夫啊,这是我们的一点小意思,您务必收下。”衣士杰双手递着卡。

  “举手之劳,这都是我们的本职工作,既然这样,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周尚一边说着,一边接过递过的卡。

  而这一幕,都被门外的听到谈话的蓝更正用手机录了下来。

  “咳咳~~~~”就在此时,躺在病床上的的衣云鹤,突然大声的咳嗽了起来。

  接着,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发了羊癫疯一般,口里吐着白沫,不停的翻着白眼,又晕了过去。

  看他床上的衣云鹤,脸上又迅速凝聚了淤青,整个身体也开始变得僵硬起来。

  “周主任,这是怎么回事?”衣士杰大惊,赶忙质问周尚:“周主任,你刚才不是说已经没事了吗?”

  岳云秀更是快急出了眼泪,真的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周尚,赶紧的安排医生和几名护士,根本顾不上衣士杰的问话,连忙抢救抽搐的衣云鹤。

  可是,就是这种症状,他们从来没有见过。

  而一旁的陈逊却安然无恙,因为衣云鹤这次食用过多的药物,加上自己长期的不规律生活,加重了自己的病情复发。

  “看下血压”

  “心脏起搏器,准备。”

  “准备强心针。”

  病房里,更是忙成了一片。

  可是,他们忙活了好久,该用的抢救方式,都给用上了,还是没有任何效果,反而,各项生命指正,都在下降。

  “这可如何是好……”周尚彻底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