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龙婿 第三十一章滴水的玉

小说:绝世龙婿 作者:树无双 更新时间:2020-10-06 19:51: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什么?他居然会临摹乾隆皇帝的字,他不是一个初中文化吗?”于少心里暗道。

  难道,眼前的这个废物,喜欢书法,所以会和毕业没有太大的关系,这不可能啊,这个蓝更正就算习得书法,怎么会写的这么快?

  台上的led的屏幕上,给了蓝更正的临摹一个大大的特写,众人纷纷张大了嘴巴,来观赏这副墨宝。

  “天呐,简直一模一样,这要是刻上章,简直可以以假乱真啊。”

  “是啊,这个废物,没想到还会书法?”

  “人不可貌相啊。”

  台上的上官云顿和于少,简直瞪大了眼睛,他们没想到让蓝更正出丑,反而尴尬的是自己了。

  “大家看看,这与和田玉的寿字,有什么差别?”蓝更正扔下毛笔说道。

  “快看,那个玉的寿字不对,真的假的?”

  “天呐,真让这个废物说着了。”

  “这玉的成色也不对了,怎么没了灯光,没了和田玉的亮度。”

  于少真没想到,被眼前的这个废物戏弄了。

  他的心里暴跳如雷,恨不得马上揍一顿蓝更正,可是,这可是在台上,这么多人瞅着,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动手啊。

  “蓝更正,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让你滚出江州。”他一脸的尴笑,然后小声的嘟囔着。

  蓝更正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因为他最讨厌别人威胁他,因为威胁过他的,坟头草都很高了。

  “大家不要肃静。”上官云顿维持着秩序。

  他也没想到这么好氛围,怎么突然被这个废物跳出来打破了,心里已经想着,如何搞死蓝更正了。

  但是,众人纷纷七嘴八舌,开始怀疑起来,台上的这件和田玉寿。

  江欣月也是一愣,这个家伙什么时候会书法了,还临摹这么难得字画,自己简直不敢相信,她也露出了微笑,毕竟在台上化解了这个问题。

  江云涛和汪兰二人,更是阴沉起脸,他会不会是书法已经不重要了,居然这样得罪了未来的女婿于少,人家可是花了一千万啊,这不是打人家的脸嘛,江家现在巴结人家还来不及呢,这个废物怎么又犯傻。

  “大家都静一下,蓝更正,不要以为你会一点书法,就再次高谈阔论,这和田玉寿你要是说不出个明白来,这样公然侮辱我们会场秩序,侮辱我们专家的鉴定能力,你要负法律责任!”上官云顿也丝毫不顾脸面了,干脆撕破脸皮说道。

  所有人盯着台上的一切,鸦雀无声。

  江云涛说道:“这下好了,彻底把人得罪了,咱们江家怎么出了这么一个废物,一会还是好好劝劝于少,以后一家人了,不要把事情搞的特别难看。”

  汪兰朝着江欣玉说道:“欣玉啊,一会啊,你去和于少求个情,让他不要和蓝更正这个废物,一般见识。”

  江欣玉默默的点了点头,毕竟蓝更正还是江家的女婿,把事情闹大了,她脸上也不好看,更别说得罪眼前的于少了。

  江欣月心里也不安了起来,“这个蓝更正,怎么到处惹祸,最近他怎么从回来就和以前不一样了。”

  蓝更正站在台上,突然开口说道。

  他拿起和田玉寿,用手指着这块玉,“大家,看一下这个和田玉寿的字,是不是与网大家看到的不一样,而我临摹的这个也更是博物院的画作。”

  “呵呵~就凭你这个网上的字,就判定真假吗?你的就那么准确?”于少气道。

  “和田玉主要为白色、青色、墨水。黄色四色,如果红色和田玉,则可能是假的,还有,和田玉是半透明的,光线可以通过但是看不到透过的图像,可以看玉的背后阴影。”

  “当然不能以我为准,在鉴定玉器,有一个通用的办法,在玉上滴上一滴水,如果很融而不化,那则是真玉,如果融化下去,则是假的,滴上一滴水,便可见真假。”蓝更正淡定的说道。

  “没想到,这个疯子还懂点知识。”

  “咱们就瞧好吧,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

  “对对对~~~。”

  这话一出,大家的目光,全部不约而同,集中到台上玉的身上。

  上官云顿明显看着恍惚了,他知道自己作了假,如果真的滴水鉴定,再也无法掩盖了,自己也变得躁动不安起来。

  大家显然觉得蓝更正说的有道理,但是不可能又相信这是一件赝品,众口一词的说道。

  “滴水,滴水。”

  上官云顿一看场面控制不住了,如果不验的话,不就证明就是假的了吗,索性,尴尬到底。

  随即,让两个工作人员取来一杯水。

  蓝更正慢慢的把水滴在玉上,神器一幕发生了,只见玉上的水珠,凝聚在一起,久而不散。

  众人一看,纷纷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

  “真的是假的啊。”

  “怎么可能啊,这可是最专业的拍卖会了。”

  “是啊”

  这最吃惊的还数按耐不住的江家众人。

  “这个窝囊废,怎么会懂得这些?谁教他的啊?”江云涛心中曾曾疑问。

  “这个废物,好歹不至于特别难看,不过,于少的面子往哪搁啊”汪兰暗道。

  “蓝更正啊,你到底在上京干了什么,怎么这次回来,一直在刷新我的三观,还是一年前那个废物吗?”江欣月阴沉着脸,看着台上的蓝更正,越来越纳闷。

  上官云顿眼见被拆穿了,气急败坏道:“你说这是假的,你说的这个方法根本没有科学性,我们云梦拍卖会是江州最大的场所,你在这里撒野,胡说八道,你比我们的鉴定专家还要权威吗?”

  每年上官家都会有专门的鉴定专家,都是在业内比较有名气的,比如陈老,就是他们的首席鉴定。

  这个和田玉寿,自然也就是陈老鉴定过的。

  他们上官家的权威,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废物,前来挑战了。

  在龙州大地上,古玩行业,向来都是摸不透,看不清,任何时候,只有专家的话是最权威的。

  “蓝更正,你这么侮辱陈老,不仅仅是侮辱我们云梦拍卖会,还是侮辱了众多买家,在这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陈老的大名,你这么说,也是说陈老是假的了?你要是公开道歉,看在心情好的份上,不和你计较,你要是继续蛊惑人心,我将让你牢底坐穿!”上官云顿冷声道。

  “呵呵。”这个时候台下,突然出现了一个由元渐进的声音。

  “居然,还有同伙?”上官云顿道。

  此时,从最后面,出现一个柱着,文明棍身着一身青色中山装的老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是谁的时候,于少赶紧的冲着上官云顿咳嗽了几声,轻声道:“云顿兄,这可是江州最权威的收藏专家,自己开了一个江州私人博物馆馆主,衣木衣老先生。”

  在场的众人,也纷纷回头看向衣老,认出了他。

  “衣老,怎么也来了。”

  “是啊,今天没看到他,还以为他不屑于这种拍卖会呢。”

  “肯定是,蓝更正在台上胡说八道,惹怒了老先生,这可是平生最讨厌赝品的一个主。”

  “完了,这下蓝更正死定了。”

  “……”

  江云涛擦了擦额头的汗,汪兰更是捂着脸低下了头。

  这下好了,得罪了于少,还得罪这衣老先生,江家这回丢人算是丢热大了,整个江家迟早要毁在这个废物手里,怎么这么喜欢出风头,自己没本事就算了,以后真得把他赶出江家,免得惹是生非了。

  江云涛愤怒的指着蓝更正说道:“你……你……你以后不是江家的人,马上回去收拾你的东西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