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龙婿 第四十一章算命先生

小说:绝世龙婿 作者:树无双 更新时间:2020-10-10 16:03: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坐在地上的于少,彻底被这个景象吓呆了,这个老总原来和江家有关系,更想不到老总会这么给他们面子。

  要不然,今天蓝更正肯定要被自己狠狠的羞辱一番,时机不成熟,以后有的是机会。

  蓝更正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于少,马上看出他身体的异样,这不是普通的病,而是上邪了,还好问题不大。

  蓝更正狠狠地瞪了于少一眼,让于少感觉到后背凉的发冷,打了一个寒颤。

  江欣月拉着蓝更正,赶紧离开了这个地方。

  “你还不赶紧走,这个姓于的又想耍什么花招。”江欣月小声的说道。

  两人在广场外的街上,沉浸在眼前的热闹中,刚才的事已经抛到了脑后。

  这也是他们第一次出来这样逛街,在蓝更正的眼里,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可是经历了几件大事以后,他也明显感觉出,江欣月对自己的态度也有所改变。

  江欣月忽然,挽着蓝更正的胳膊,让他惊恐不已。

  “你干嘛?”蓝更正惊恐道。

  “怎么?你不乐意?”江欣月说道。

  “乐意,乐意,只不过有点受宠若惊。”蓝更正揣在裤兜的右手,笑着摸了摸头。

  “不要想多了,我只不过是累了,在你这靠一下。”江欣月依旧冷冷的回复道。

  蓝更正依旧感受到满满的爱意。

  突然,传出一个声音,喊道:“江门有喜事,龙婿送寿来,妄自平安过,倒有小人来。”

  江欣月和蓝更正不约而同的扭过头,看到地摊上,坐着一个算命的老瞎子。

  这瞎子戴着一副圆色黑色墨镜,在一旁放着一根纤细的导盲棒,立在一旁的帆布上,写着一个‘卦’字,桌子上摆着一个龟壳,几个铜板。

  蓝更正听出这话,不同寻常。

  “老朽,昨晚夜观星象,料到你二人来访。”算命的先生说道。

  江欣月最不相信的就是算命相术的先生,甚至有些厌恶。

  “更正,我们走,不要听他瞎说。”江欣月顺势就要拉着蓝更正要走。

  “这位女客,月初似水,左腿膝盖处有一道小小的疤痕,是也不是?”瞎子算命先生说道。

  江欣月内心一紧,这种事他怎么知道的,连蓝更正都不知道。

  江欣月微微的点了点头。

  “先生,那这月初似水,怎么解释?”江欣月问道。

  “你名中带月,而似水,就是江!”

  这话一出,着实让江欣月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个人倒是有些本事。

  “那你给我算算?”蓝更正说道。

  “监字上面困枯草,无奈屈身屋檐下。”瞎子说道。

  监字上面带草,那不正好是蓝字吗,而屈身屋檐下,不正是现在自己在江州的处境吗?

  “而且,老朽算着近日,你们家中有喜事,却要格外小心了。”瞎子继续说道。

  “喜事倒是有,为什么要小心?”江欣月疑惑的说道。

  “天机不可泄露。”瞎子捋了捋嘴上的微短的胡须说道。

  蓝更正对眼前这位老人,说不出有什么感觉,只觉得似曾相识,但好像又没有见过。

  “况且你得了宝物,脸上又何尝不喜啊。”瞎子笑着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们有……”蓝更正话到嘴边。

  突然,从远处晃晃悠悠的走来一个人。

  这人正是刚才吓丢了魂的上官云顿,颤颤巍巍的朝这边走来。

  “哟,今天真是巧啊,江总也信封迷信封建吗?”于少笑着说道。

  刚才可能缓过太快了,这回又得意忘形了,像这种人怎么去改变呢?

  “蓝大少爷,算算自己什么时候有钱吗?哈哈哈。”

  “这位小友,你印堂发黑,近有血光之灾啊。”瞎子瞄了他一眼,突然说道。

  “死瞎子,你说什么!信不信我砸了你这破摊,我发黑?我看你是全家都发黑。”上官云顿被激怒了。

  算命的瞎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既然,你说我有血光之灾,那你给我算算,算好了小爷有赏,算不好我砸了你这破摊!”上官云顿攥起拳头说道。

  “那请先生卜一卦吧。”瞎子指了指桌上的铜钱。

  于少一把拿起桌上的铜钱,放在手心里,使劲的摇晃,只听到铜钱的声音,发出清脆的声音,错落有致。

  只见,这瞎子双耳弱动,眉头紧皱,手指攒动,头颅微倾。

  于少手里的铜钱,纷纷洒落在桌子上,尘埃落定。

  “你不是能算吗?我看你能说出什么名堂来。”上官云顿叉着双手说道。

  看着瞎子,嘴里喃喃道,右手的大拇指不断的在食指关节处掐算着。

  “乱丝无头实难择,欲想美人丢宝物,交易出行无好处,谋望求财心不逐。”瞎子说道。

  上官云顿越听越糊涂,对于一个纨绔子弟来说,这些简直就像天书一样,怎么可能听得懂。

  “老头,你就直接说什么意思!”上官不耐烦的说道。

  “此卦,为水雷屯,乃下下签,正好应了你的凶兆。”

  上官不服的说道:“你说下下就下下?你给我说不明白,我砸了你这破摊子!”

  “你是不是想娶一个姑娘,朝思暮想?”瞎子问道。

  “那又怎样?”

  “你是不是最近因为这个姑娘,丢掉了一件宝物?”

  “哼~~~”上官看了一眼蓝更正。

  这件宝物,正是在云梦拍卖会的和田玉寿,本来是自己要拍下的,无奈让蓝更正抢占了风头。

  “你以为就凭这个我就能信你?”上官云顿把手搭在桌子上。

  “且慢,我要再说一件,如果不对,任凭你处罚。”瞎子说道。

  “好!”

  瞎子凑在上官的耳边,悄悄的说了几句。

  只见上官云顿冷汗都下来了,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瞎子则气定神闲的捋着胡须。

  瞎子所说的正是他暗算蓝更正的事情,如此草草的几句话,就把上官云顿彻底唬住了。

  上官云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说道:“大师救救我!”

  这下上官云顿彻底相信了,眼前的这个瞎子,并不是胡说八道,而是真正的大师,这件事只有他们知道,况且一个算命先生,未曾见面的人,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上官担心瞎子,说自己的血光之灾是真的,于是赶紧的下跪寻求办法。

  “要想破此磨难,并不是什么难事,但也不是什么易事,全凭天意吧。”瞎子说道。

  “不知你能不能忍受得了寂寞?”瞎子问道。

  “我可以,我能忍受。”上官云顿赶紧的说道。

  “这有一道黄符,回去贴于门上,待到七天黄昏之后,你方可揭下,才可出门,这几日你要闭门不出,切记,七天之前,黄符不可掉下!”瞎子严肃的说道。

  这下上官在地上连磕几个响头,从口袋里拿出厚厚的一沓钱,放在桌子上。

  “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请大师收下。”上官弯腰谨慎的说道。

  瞎子看了看,把钱推给了上官,说道:“我帮你并不是为钱,只因冥冥之中有神人在此帮助,不得已而已。”

  站在一旁的,江欣月和蓝更正,觉得更加的疑惑,蓝更正在蓝国有个一个阴阳师傅,可惜并无他人知道自己的学术,再也没有接触过这件事情,今天偶遇这个瞎子,看来有些蹊跷啊。

  上官云顿瞪了一眼蓝更正,悄悄的说道:“今天我不和你们一般计较,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你。”

  说完,便赶紧的跑路了。

  瞎子无奈的摇了摇了,叹了一口气。

  “两位,老朽有句话送与你们。”

  蓝更正拱了拱手,“先生,请赐教。”

  “此去经难再相见,月去龙空看缠山。”

  蓝更正和江欣月听了一头的雾水,怎么都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蓝更正一回头,算命的先生居然不在了,桌上却留着刚才那句话的纸条。

  江欣月更加的疑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