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团宠六岁半 第三十一章 我改还不行吗

小说:农家团宠六岁半 作者:雁来忆君 更新时间:2021-03-01 09:55: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以为自己已经完成任务,没事人一样趴在门缝看热闹的徐卉被周博韬拎回到书桌旁:“下午默写这几天背过的诗词,每首诗默写十遍,不写完不许吃晚饭!”

  “不是吧!小舅舅这几天我背了五首诗,按照您的要求那就是五十遍啊!这样的作业……是不是有点多啦!”那些诗句里还有很多是繁体字,徐卉想讲讲条件,希望小舅舅把处罚减掉一些。

  周博韬低头看了她一眼,只有这样你才会熄了八卦之心,也就不用惦记拿小舅舅换肘子吃了。

  “小舅舅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您看这处罚……”

  “这是布置的正常作业,根本不是处罚,你不要搞错了好吗!我这个人一向公私分明,不会随便处罚别人的。”周博韬用手指敲敲桌子,拿起一本书再不理人,徐卉一边腹诽无良的小舅舅假公济私,一边认命走到桌子旁边拿起笔……

  如意姑娘放下篮子,拎起裙摆跑开,周佟氏又不好追到门口把篮子丢出去。

  周家毕竟还要在云霞村住下去,和村长家闹僵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厨房里有留下的新鲜鱼,周佟氏装了大半桶,挑的都是一斤多沉肚子里有仔的鲫鱼:“老头子,你和我往窦家走一趟吧!”

  “奶这些饼……能吃吗!”周兴义边吞咽口水边问。

  “一人分一张,我们老两口和你小叔就不吃了!”看着这些饼就闹心,这哪里是饼简直就是烫手的山芋啊!

  “娘,要不我带着东姝去吧,您也别上火,我会把话说清楚的。”孙香接过婆婆手里木盆,周东姝把饼拿出来挎上篮子,母女俩一起出门。

  陈桂花和周兴义不亏是母子俩,一起伸手拿油饼,周博松把饼端走瞪了俩人一眼。

  “中午都吃了饺子了,还吃油饼,你们也不怕撑着,娘您把饼收起来明天再吃。大嫂说的对,云霞村谁不知道博韬马上就要参加会试了,以后还要去京城呢!怎么可能在乡下找媳妇呢?

  村长家也得讲理,博韬不喜欢难道他们还能抢亲不成,咱们送的那些鱼怎么也赶上这一篮子油饼值钱了,他们也不亏!”周博松安慰老娘。

  就怕窦家不这么想啊!周佟氏倒不是看不上窦如意,儿子学问好,以后就算进不了三甲,怎么也能中个进士,看他的样子根本没有回云霞村扎根的打算,也没有在老家娶媳妇的想法。村里和县城看上儿子,来探口风的人家不在少数,还有很多比窦家条件好的,小儿子都没有松口的意思,做爹娘的也不好大包大揽,再说这么多来打听的人,答应谁好呢,她可只有一个秀才儿子啊!

  孙香带着周东姝拎着桶直奔窦家,路上遇到喜欢八卦的人,问窦如意刚拐着篮子去周家,他们就送了回礼,周家和窦家是不是要办喜事了!

  “她婶子,你咋胡咧咧呢,别在这里败坏如意姑娘和我家小叔名声,扯闲话也不能有的说,没的也说是吧!”论嘴上功夫,云霞村真没几个能比得上孙香的,母女俩加快速度,到窦家拍了两下门跨步走进去。

  “哎呦,这不是博韬大嫂孙香吗?东姝越长越俊俏了,你们可是稀客,快屋里坐。”村长媳妇谷淑娟热情招呼俩人,看到桶里的鱼心里凉了半截,周家果然没看上自家闺女,他们要是有意的话也不会急吼吼回礼了。

  “窦家大嫂,谢谢你知道我们家来了娇客,让如意送了那么多油饼过去,我婆婆在家里一直夸你是咱们云霞村最明事理的一个人,夸如意最懂事!

  这些鲫鱼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你们也尝尝鲜,这是你们家的篮子,就不打扰你们歇晌了,等地里的活干完有闲功夫了咱们再聊啊!”孙香让闺女把鱼倒进窦家院中的木桶里,要是留下木桶,那个窦如意没准又会借着这个由头上自家走一遭了。

  “这鱼真新鲜,代我谢谢你婆婆!”谷淑娟的表情明显有些僵硬,任谁家娇养大的孩子被人嫌弃心里都会不舒服吧!

  目送孙香母女离开,谷淑娟回头看见眼泪汪汪的窦如意站在门口,谷淑娟叹了口气说:“闺女别惦记那个周博韬了,那不是咱们能惦记的人。”

  孙香虽然没直接拒绝,可她话里的意思谷淑娟却听明白了,孙香开口叫自己嫂子,那如意就矮了周博韬一辈,周家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他们俩不合适。

  周家拿这些鲫鱼来就是作为回礼,希望今天的事两清,以后谁也别提了。

  “娘,我就是喜欢周博韬,打小就喜欢他,我这辈子除了他谁也不嫁!”

  周家小儿子不仅相貌好,学问更好,前几天丈夫从县城回来说过,周博韬上次就是以丰山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取秀才的,他的名次放在府城都能排在前十名,将来不说中状元,起码也能弄个小官当当,最不济也能在县衙找到一份差事,要是自己家有这样一个儿子,也不会给他在乡下讨媳妇的。

  谷淑娟劝了半下午,窦如意铁了心就要嫁给周博韬,根本听不进谷淑娟的话。

  “家里哪来的鲫鱼啊!”窦庆华去县城办事,回来看见木桶里的鲫鱼问了句。

  “你可

  以为自己已经完成任务,没事人一样趴在门缝看热闹的徐卉被周博韬拎回到书桌旁:“下午默写这几天背过的诗词,每首诗默写十遍,不写完不许吃晚饭!”

  “不是吧!小舅舅这几天我背了五首诗,按照您的要求那就是五十遍啊!这样的作业……是不是有点多啦!”那些诗句里还有很多是繁体字,徐卉想讲讲条件,希望小舅舅把处罚减掉一些。

  周博韬低头看了她一眼,只有这样你才会熄了八卦之心,也就不用惦记拿小舅舅换肘子吃了。

  “小舅舅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您看这处罚……”

  “这是布置的正常作业,根本不是处罚,你不要搞错了好吗!我这个人一向公私分明,不会随便处罚别人的。”周博韬用手指敲敲桌子,拿起一本书再不理人,徐卉一边腹诽无良的小舅舅假公济私,一边认命走到桌子旁边拿起笔……

  如意姑娘放下篮子,拎起裙摆跑开,周佟氏又不好追到门口把篮子丢出去。

  周家毕竟还要在云霞村住下去,和村长家闹僵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厨房里有留下的新鲜鱼,周佟氏装了大半桶,挑的都是一斤多沉肚子里有仔的鲫鱼:“老头子,你和我往窦家走一趟吧!”

  “奶这些饼……能吃吗!”周兴义边吞咽口水边问。

  “一人分一张,我们老两口和你小叔就不吃了!”看着这些饼就闹心,这哪里是饼简直就是烫手的山芋啊!

  “娘,要不我带着东姝去吧,您也别上火,我会把话说清楚的。”孙香接过婆婆手里木盆,周东姝把饼拿出来挎上篮子,母女俩一起出门。

  陈桂花和周兴义不亏是母子俩,一起伸手拿油饼,周博松把饼端走瞪了俩人一眼。

  “中午都吃了饺子了,还吃油饼,你们也不怕撑着,娘您把饼收起来明天再吃。大嫂说的对,云霞村谁不知道博韬马上就要参加会试了,以后还要去京城呢!怎么可能在乡下找媳妇呢?

  村长家也得讲理,博韬不喜欢难道他们还能抢亲不成,咱们送的那些鱼怎么也赶上这一篮子油饼值钱了,他们也不亏!”周博松安慰老娘。

  就怕窦家不这么想啊!周佟氏倒不是看不上窦如意,儿子学问好,以后就算进不了三甲,怎么也能中个进士,看他的样子根本没有回云霞村扎根的打算,也没有在老家娶媳妇的想法。村里和县城看上儿子,来探口风的人家不在少数,还有很多比窦家条件好的,小儿子都没有松口的意思,做爹娘的也不好大包大揽,再说这么多来打听的人,答应谁好呢,她可只有一个秀才儿子啊!

  孙香带着周东姝拎着桶直奔窦家,路上遇到喜欢八卦的人,问窦如意刚拐着篮子去周家,他们就送了回礼,周家和窦家是不是要办喜事了!

  “她婶子,你咋胡咧咧呢,别在这里败坏如意姑娘和我家小叔名声,扯闲话也不能有的说,没的也说是吧!”论嘴上功夫,云霞村真没几个能比得上孙香的,母女俩加快速度,到窦家拍了两下门跨步走进去。

  “哎呦,这不是博韬大嫂孙香吗?东姝越长越俊俏了,你们可是稀客,快屋里坐。”村长媳妇谷淑娟热情招呼俩人,看到桶里的鱼心里凉了半截,周家果然没看上自家闺女,他们要是有意的话也不会急吼吼回礼了。

  “窦家大嫂,谢谢你知道我们家来了娇客,让如意送了那么多油饼过去,我婆婆在家里一直夸你是咱们云霞村最明事理的一个人,夸如意最懂事!

  这些鲫鱼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你们也尝尝鲜,这是你们家的篮子,就不打扰你们歇晌了,等地里的活干完有闲功夫了咱们再聊啊!”孙香让闺女把鱼倒进窦家院中的木桶里,要是留下木桶,那个窦如意没准又会借着这个由头上自家走一遭了。

  “这鱼真新鲜,代我谢谢你婆婆!”谷淑娟的表情明显有些僵硬,任谁家娇养大的孩子被人嫌弃心里都会不舒服吧!

  目送孙香母女离开,谷淑娟回头看见眼泪汪汪的窦如意站在门口,谷淑娟叹了口气说:“闺女别惦记那个周博韬了,那不是咱们能惦记的人。”

  孙香虽然没直接拒绝,可她话里的意思谷淑娟却听明白了,孙香开口叫自己嫂子,那如意就矮了周博韬一辈,周家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他们俩不合适。

  周家拿这些鲫鱼来就是作为回礼,希望今天的事两清,以后谁也别提了。

  “娘,我就是喜欢周博韬,打小就喜欢他,我这辈子除了他谁也不嫁!”

  周家小儿子不仅相貌好,学问更好,前几天丈夫从县城回来说过,周博韬上次就是以丰山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取秀才的,他的名次放在府城都能排在前十名,将来不说中状元,起码也能弄个小官当当,最不济也能在县衙找到一份差事,要是自己家有这样一个儿子,也不会给他在乡下讨媳妇的。

  谷淑娟劝了半下午,窦如意铁了心就要嫁给周博韬,根本听不进谷淑娟的话。

  “家里哪来的鲫鱼啊!”窦庆华去县城办事,回来看见木桶里的鲫鱼问了句。

  “你可

  回来了,快去劝劝你的宝贝闺女吧!我劝了一下午,嗓子都冒烟了,她还是油盐不进,可愁死我了!”谷淑娟是没辙了。

  听完媳妇讲述,窦庆华摇头:“如意啊,你和那个周博韬真的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了,他是云霞村的人,我也是,娘您去周家打听一下,看周博韬喜欢什么样的小姑娘,我照样子改还不行吗?”

  “你们知道吗?教过周博韬的一位夫子以前做过官,前段时间他就住在府城这位夫子家里温习功课,成绩能差得了吗?叫我说今年秋天他一定能中解元,明年春天有望进京参加春闱,要是运气好再过了殿试……

  你们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也不许因为这件事记恨周家,说不定以后咱们还得求到人家呢!咱们云霞村就指望周博韬出名呢,你们可不许和周家结仇,闹别扭啊!”窦庆华警告媳妇和闺女。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