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团宠六岁半 第六十四章 帮我个忙

小说:农家团宠六岁半 作者:雁来忆君 更新时间:2021-03-01 09:55: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回到家,邓阿莲把徐卉卖鱼和收的定钱摊在桌子上:“这些钱来的太快了,我到现在还觉得像做梦一样呢!”

  “奶,爹娘你们也看到竹园县人很多,咱们的生意在那边很好是吧!再卖几次鱼,咱们开个饭馆行吗,这样就不用起早贪黑赶车到集市上摆摊了!”

  “可咱们的家在丰山县啊!而且你大哥在丰山县上学堂,咱们要是走了他怎么办?咱家的地怎么办?”邓阿莲从来没想过去别的地方住,要说去丰山县城还有可能,竹园县可不行。

  徐卉放下东西给奶奶摆道理,选择竹园县开饭馆一个是因为那里人流量大,另外一个就是可以避开徐家大房的人,徐卉不是怕他们,是觉得没必要和他们纠缠,做生意讲究和气生财,要是经常有诸如徐志高那样的人登门蹭吃蹭喝外带捣乱,生意一定会受到影响。

  “卉卉,咱们要是开饭馆,就得由你来做菜,你今年才几岁啊,我们可舍不得,先摆着摊子吧,冬天太冷咱们就不去了,过几年你大了再说开饭馆的事!”邓阿莲说。

  年纪太小是自己的软肋,要是一下子来个十桌八桌的客人,这副小身板恐怕真应付不来,算了,暂时这样吧!

  邓阿莲把装钱的罐子翻出来,里面有四个五两的银锭子,其中三个都是徐卉赚来的,另外一个是一家人省吃俭用两年才存下来的。

  “还得干点别的,指着种地攒钱太难了!”

  孙女今天半个时辰赚到四两银子,前几天卖鱼赚的更多,种地一大家子忙一年,赶上收成好的时候能剩二两银子,遇到灾年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

  “卉卉太小,咱们现在只能这样了!”周小梅也想赚钱,做梦都想,可她不忍心让闺女这么小就开店。

  既然家人都坚持晚几年再开店,自己就利用现在的闲暇时间学习、练刺绣、练厨艺,把徐家菜谱整理一下,再写下来。

  徐卉每天晚上都会去空间种小麦、水稻或者收调料存起来,其他时间就在空间里整理菜谱,写写做菜心得,有时候也会温习一下刺绣技巧,左老太太说再过几天她就可以试着练习针法了。

  “到时候给我绣条裙子!”褐槿扭动腰肢说。

  “请问绣了裙子你能穿吗?”

  “我摆在那看总可以吧,这是你表达心意的最好办法不是吗?我每天在空间忙着给你种庄稼,收庄稼,看着鱼塘容易吗?”

  “可是你……太苗条了,我实在没办法满足你的要求啊,要不你换个条件吧!”

  “快点帮我把小绿唤醒!”前天褐槿接收到小绿发出的微弱信号,虽然只是一瞬它还是捕捉到了,这就说明徐卉正在做的某件事是唤醒它的契机。

  褐槿不能刻意提醒徐卉该怎么做,只能稍稍点拨一下。

  “我也想见小绿,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啊?”

  “总之努力做好每一件事就对了!”

  “我答应你!”

  徐卉确实很努力,用心练字,认真学习,每天都会把左老太太教的内容整理出来。

  就在她准备练习针法的时候,也到了去丰山县摆摊的日子,怕徐卉把手弄粗了没办法拿针线,邓阿莲包揽了大部分活计,徐卉只要负责放调料就行。

  迎来第一波客人,招呼大家坐下,周小梅给客人端鱼汤拿大饼,收铜板,忙得不亦乐乎!

  “呦,摊子又摆起来了!”傅巧月在桌子前面坐下,不阴不阳地说了句。

  “你是想喝鱼汤吗?”周小梅不想和她吵架,像对待一般客人似的和她打招呼。

  “那就来一碗吧!”听傅巧月的口气,好像喝鱼汤是给周小梅很大面子似的,让人感到不舒服。

  更可气的是,摊子上只有四张桌子,傅巧月独占了一张,其他喝鱼汤的大部分都是男人不好过来拼桌,即使有那么一两个女人,见傅巧月一脸生人勿扰的样子,也不愿意坐过来,导致排队的人越来越多,摊子前面越来越拥挤。

  “周家婶子,我来了!”一个多月未见的文智弘从人群里挤过来和周小梅打招呼,眼睛却落在厨房的方向。

  徐卉正想着该怎么对付傅巧月呢,见了文智弘乐了,老天爷真够意思,这简直是打瞌睡给递枕头,来的太及时了。

  徐卉朝文智弘勾勾手指,后者乐颠颠跑过去:“小丫头你叫我啊!”

  “帮我个忙,今天的鱼汤管够喝,怎么样!”

  “咱俩是朋友,提钱多见外,你想让我干啥说吧!”

  “那个单独坐一桌的女人看见了吗,她是过来找茬的,你端着碗坐到她旁边去,她要是主动离开的话,我送你两条观赏锦鲤!”

  “我帮你把她哄走不就完了吗?”

  “不行,实话跟你说吧,这个人是我家亲戚,你今天把她哄走,她明天就会去我家闹,得挤兑的她自己主动离开懂吗?”

  文智弘似懂非懂点了点头,端着一碗鱼汤坐到傅巧月身边,傅巧月转身刚想骂人,看到对方年纪虽然不大,穿着十分讲究愣是没敢开口。

  回到家,邓阿莲把徐卉卖鱼和收的定钱摊在桌子上:“这些钱来的太快了,我到现在还觉得像做梦一样呢!”

  “奶,爹娘你们也看到竹园县人很多,咱们的生意在那边很好是吧!再卖几次鱼,咱们开个饭馆行吗,这样就不用起早贪黑赶车到集市上摆摊了!”

  “可咱们的家在丰山县啊!而且你大哥在丰山县上学堂,咱们要是走了他怎么办?咱家的地怎么办?”邓阿莲从来没想过去别的地方住,要说去丰山县城还有可能,竹园县可不行。

  徐卉放下东西给奶奶摆道理,选择竹园县开饭馆一个是因为那里人流量大,另外一个就是可以避开徐家大房的人,徐卉不是怕他们,是觉得没必要和他们纠缠,做生意讲究和气生财,要是经常有诸如徐志高那样的人登门蹭吃蹭喝外带捣乱,生意一定会受到影响。

  “卉卉,咱们要是开饭馆,就得由你来做菜,你今年才几岁啊,我们可舍不得,先摆着摊子吧,冬天太冷咱们就不去了,过几年你大了再说开饭馆的事!”邓阿莲说。

  年纪太小是自己的软肋,要是一下子来个十桌八桌的客人,这副小身板恐怕真应付不来,算了,暂时这样吧!

  邓阿莲把装钱的罐子翻出来,里面有四个五两的银锭子,其中三个都是徐卉赚来的,另外一个是一家人省吃俭用两年才存下来的。

  “还得干点别的,指着种地攒钱太难了!”

  孙女今天半个时辰赚到四两银子,前几天卖鱼赚的更多,种地一大家子忙一年,赶上收成好的时候能剩二两银子,遇到灾年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

  “卉卉太小,咱们现在只能这样了!”周小梅也想赚钱,做梦都想,可她不忍心让闺女这么小就开店。

  既然家人都坚持晚几年再开店,自己就利用现在的闲暇时间学习、练刺绣、练厨艺,把徐家菜谱整理一下,再写下来。

  徐卉每天晚上都会去空间种小麦、水稻或者收调料存起来,其他时间就在空间里整理菜谱,写写做菜心得,有时候也会温习一下刺绣技巧,左老太太说再过几天她就可以试着练习针法了。

  “到时候给我绣条裙子!”褐槿扭动腰肢说。

  “请问绣了裙子你能穿吗?”

  “我摆在那看总可以吧,这是你表达心意的最好办法不是吗?我每天在空间忙着给你种庄稼,收庄稼,看着鱼塘容易吗?”

  “可是你……太苗条了,我实在没办法满足你的要求啊,要不你换个条件吧!”

  “快点帮我把小绿唤醒!”前天褐槿接收到小绿发出的微弱信号,虽然只是一瞬它还是捕捉到了,这就说明徐卉正在做的某件事是唤醒它的契机。

  褐槿不能刻意提醒徐卉该怎么做,只能稍稍点拨一下。

  “我也想见小绿,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啊?”

  “总之努力做好每一件事就对了!”

  “我答应你!”

  徐卉确实很努力,用心练字,认真学习,每天都会把左老太太教的内容整理出来。

  就在她准备练习针法的时候,也到了去丰山县摆摊的日子,怕徐卉把手弄粗了没办法拿针线,邓阿莲包揽了大部分活计,徐卉只要负责放调料就行。

  迎来第一波客人,招呼大家坐下,周小梅给客人端鱼汤拿大饼,收铜板,忙得不亦乐乎!

  “呦,摊子又摆起来了!”傅巧月在桌子前面坐下,不阴不阳地说了句。

  “你是想喝鱼汤吗?”周小梅不想和她吵架,像对待一般客人似的和她打招呼。

  “那就来一碗吧!”听傅巧月的口气,好像喝鱼汤是给周小梅很大面子似的,让人感到不舒服。

  更可气的是,摊子上只有四张桌子,傅巧月独占了一张,其他喝鱼汤的大部分都是男人不好过来拼桌,即使有那么一两个女人,见傅巧月一脸生人勿扰的样子,也不愿意坐过来,导致排队的人越来越多,摊子前面越来越拥挤。

  “周家婶子,我来了!”一个多月未见的文智弘从人群里挤过来和周小梅打招呼,眼睛却落在厨房的方向。

  徐卉正想着该怎么对付傅巧月呢,见了文智弘乐了,老天爷真够意思,这简直是打瞌睡给递枕头,来的太及时了。

  徐卉朝文智弘勾勾手指,后者乐颠颠跑过去:“小丫头你叫我啊!”

  “帮我个忙,今天的鱼汤管够喝,怎么样!”

  “咱俩是朋友,提钱多见外,你想让我干啥说吧!”

  “那个单独坐一桌的女人看见了吗,她是过来找茬的,你端着碗坐到她旁边去,她要是主动离开的话,我送你两条观赏锦鲤!”

  “我帮你把她哄走不就完了吗?”

  “不行,实话跟你说吧,这个人是我家亲戚,你今天把她哄走,她明天就会去我家闹,得挤兑的她自己主动离开懂吗?”

  文智弘似懂非懂点了点头,端着一碗鱼汤坐到傅巧月身边,傅巧月转身刚想骂人,看到对方年纪虽然不大,穿着十分讲究愣是没敢开口。

  文智弘回头看了徐卉一眼,见小丫头竖起大拇指点头,身上瞬间充满斗志。

  “文平,文管事你们也端着鱼汤过来坐!”文智弘还不信了被三个男人围在中间这个女人还能坐住。

  “多谢少爷!”文平和问管事坐在桌子另外两边,傅巧月挪了挪屁股,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她的目光在三个人脸上扫过,最后落在文管事身上,这个人应该是文府管事,被他称作少爷的……难道是文家唯一的嫡子,在家里十分得宠的小少爷吗?

  “谁准许你盯着我们家少爷看的,眼睛不想要啦!”文管事吼了一嗓子。

  “没事,你让她看,只要看完别后悔和害怕就行!”文智弘喝了碗鱼汤,吃一张饼感觉不太饱,想再要一碗又怕徐卉真的不收钱,他们家可是指着这个摊子过活呢,算了今天不喝了,等下次徐家出摊多喝两碗。

  傅巧月站起来离开桌子旁边,想走又有些不甘心,最后对周小梅说:“咱爹让你们收了摊子去我们饭馆坐坐,他老人家有话要说。”不等周小梅回话,傅巧月拔腿就跑。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