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团宠六岁半 第六十八章 二房要翻身了吗

小说:农家团宠六岁半 作者:雁来忆君 更新时间:2021-03-01 09:55: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看见坐在牛车上的徐卉,徐秋燕就像看到仇人似的,直奔她走过去,褐槿感受到浓浓的敌意,看清是徐秋燕问徐卉打算怎么办?

  “褐槿,你一会儿挑个人最多的地方,把她踢过去,要是不小心露点肉,雪白的胳膊腿露在外面的话……你说她是不是就得做一辈子老姑娘啦!”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出家做姑子去!”

  “还是别让她玷污佛门圣地了,就让她和赵玉芝相依为命吧!”这种祸害一定要留在大房,如果她走了大房的日子就太平静了,赵玉芝没事干,兴许又该打石岭村和奶奶主意了。

  ”好嘞!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去,那个傅巧月居然把人拉走了,我连地方都帮你小姑姑选好了,不带这样闪人的!”

  “别理她们,我就假装没看到这俩人,记住她们要是敢动手,不用客气!”徐卉说。

  “明白!”

  傅巧月拉住徐秋燕:“咱们先看看这俩人来酒楼干嘛,难道是卖鱼汤方子的?”

  “那个方子可是徐家的,他们二房凭什么自己做主就卖了!”徐秋燕注意力转移到徐志勇身上。

  傅巧月让她稍安勿躁,看看情形再说,徐志勇带着一个管事模样的人走到牛车边,那个人掀开竹筐上的衣服看了眼,伸手拨弄半天,见竹筐里的猴头品相都不错,收拾的也挺干净的点头答应收下了。

  “我们平时收猴头都是二十五文一斤,你们今天送来的不错,就按二十八文一斤算吧!这一筐都是吗?”管事问徐志海。

  “不仅这筐是,另外两个蒙着衣服的也是,您看……能要这么多吗?”

  那个管事把徐志勇好顿打量,这人运气可真不错,竟然一次性采到这么多的猴头菇,他在酒楼干了快十年了,今天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多的猴头菇呢!

  “我说老吴,你不在前面照看着跑到后门干嘛来了,哎呦喂,这不是志勇兄弟吗?卉卉小姑娘你好啊!”刚才还一副趾高气昂样子的文管事见了徐卉立马换上笑脸,这位可是小少爷看重的人,绝对不能怠慢。

  徐卉翻了个白眼:“文管事,麻烦您下次见我叫小哥,我现在是男孩子!”

  “是,是,是我说错话了,你们两位这是……”

  “卖猴头菇,文管事一会儿麻烦您点事!”徐卉正为卖何首乌的事情犯愁呢,他们父女俩不懂行,也不认识医馆的人,万一医馆欺生给个低价他们可亏大了。

  文管事告诉徐卉有什么事尽管开口,还走到牛车跟前看了那些猴头:“老吴这两位是小少爷的朋友,你可不能压价啊,猴头你留下一筐,其余的我要带回府,小……哥给你五十文一斤的价格,你看行吗?”

  “猴头可不值这个价,就三十文吧,还好算账!”徐卉不想占文管家的便宜。

  文管事让姓吴的带着徐志勇去后厨过称,还告诉吴管事以后徐家来送东西都收下,必须比市场价高一些,绝不能低了,敢不听话,他这个管事别想干了。

  “是!”吴管事点头哈腰保证完,笑着把徐志勇和三筐猴头菇带走了。

  “小哥,你找我有什么事说吧!”

  “文管事有比较熟悉,买药材价钱相对公道些的医馆吗?”

  “你想卖药材?”文管事低头看了眼徐卉怀里的包袱,徐卉把包袱一点点打开,当文管事看到里面没有明显伤痕,形状保持的很完整的何首乌时,露出惊诧的表情。这个何首乌以他的眼光来看,也不是一般的货色可以比拟的,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能卖给医馆呢!

  “这样吧,你手里的东西我收了,想要多少钱,小哥开个价!”

  “我也不懂这个,文管事看着给个价就行!”

  文管事捧过何首乌端详一会儿:“我给你五十两银子,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徐卉没说话,只是静静看着文管事。

  “我们小少爷很想去小哥家里看看,你看……”

  “你们路过石岭村的话,欢迎到我家做客,我爹叫徐志勇,我家住在村子中央!”

  “好嘞!这里是五十两的银票,小哥拿好了!”文管事递过银票,徐志勇也拎着空筐回来了!

  “小哥,咱们说定了啊!”文管事得了好东西,还帮小少爷达成愿望,美滋滋回府报信去了。

  徐志勇见闺女怀里的布包没有了,一猜就知道准是卖给文管事了:“现在回家还是去买粮食!”

  “买些大米白面,再买两包点心,咱们就回家!”今天的收入已经超过徐卉的心里预期,她也很满意。

  父女俩在粮栈称了五十斤白面,五十斤粳米,又去买了两包点心,徐志勇知道闺女喜欢吃排骨,又在肉摊上割了三根肋骨,一条子肥瘦相间的猪肉。

  直到徐家牛车消失不见了,徐秋燕才回过神来:“二嫂,二房这是要翻身了吗?”看他们买的那些东西,怎么也值一两多银子了。

  这要是放在以前,没有亲眼看到,打死徐秋燕她都不会相信自己那个穷嗖嗖的二哥一下子能买那么多的

  看见坐在牛车上的徐卉,徐秋燕就像看到仇人似的,直奔她走过去,褐槿感受到浓浓的敌意,看清是徐秋燕问徐卉打算怎么办?

  “褐槿,你一会儿挑个人最多的地方,把她踢过去,要是不小心露点肉,雪白的胳膊腿露在外面的话……你说她是不是就得做一辈子老姑娘啦!”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出家做姑子去!”

  “还是别让她玷污佛门圣地了,就让她和赵玉芝相依为命吧!”这种祸害一定要留在大房,如果她走了大房的日子就太平静了,赵玉芝没事干,兴许又该打石岭村和奶奶主意了。

  ”好嘞!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去,那个傅巧月居然把人拉走了,我连地方都帮你小姑姑选好了,不带这样闪人的!”

  “别理她们,我就假装没看到这俩人,记住她们要是敢动手,不用客气!”徐卉说。

  “明白!”

  傅巧月拉住徐秋燕:“咱们先看看这俩人来酒楼干嘛,难道是卖鱼汤方子的?”

  “那个方子可是徐家的,他们二房凭什么自己做主就卖了!”徐秋燕注意力转移到徐志勇身上。

  傅巧月让她稍安勿躁,看看情形再说,徐志勇带着一个管事模样的人走到牛车边,那个人掀开竹筐上的衣服看了眼,伸手拨弄半天,见竹筐里的猴头品相都不错,收拾的也挺干净的点头答应收下了。

  “我们平时收猴头都是二十五文一斤,你们今天送来的不错,就按二十八文一斤算吧!这一筐都是吗?”管事问徐志海。

  “不仅这筐是,另外两个蒙着衣服的也是,您看……能要这么多吗?”

  那个管事把徐志勇好顿打量,这人运气可真不错,竟然一次性采到这么多的猴头菇,他在酒楼干了快十年了,今天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多的猴头菇呢!

  “我说老吴,你不在前面照看着跑到后门干嘛来了,哎呦喂,这不是志勇兄弟吗?卉卉小姑娘你好啊!”刚才还一副趾高气昂样子的文管事见了徐卉立马换上笑脸,这位可是小少爷看重的人,绝对不能怠慢。

  徐卉翻了个白眼:“文管事,麻烦您下次见我叫小哥,我现在是男孩子!”

  “是,是,是我说错话了,你们两位这是……”

  “卖猴头菇,文管事一会儿麻烦您点事!”徐卉正为卖何首乌的事情犯愁呢,他们父女俩不懂行,也不认识医馆的人,万一医馆欺生给个低价他们可亏大了。

  文管事告诉徐卉有什么事尽管开口,还走到牛车跟前看了那些猴头:“老吴这两位是小少爷的朋友,你可不能压价啊,猴头你留下一筐,其余的我要带回府,小……哥给你五十文一斤的价格,你看行吗?”

  “猴头可不值这个价,就三十文吧,还好算账!”徐卉不想占文管家的便宜。

  文管事让姓吴的带着徐志勇去后厨过称,还告诉吴管事以后徐家来送东西都收下,必须比市场价高一些,绝不能低了,敢不听话,他这个管事别想干了。

  “是!”吴管事点头哈腰保证完,笑着把徐志勇和三筐猴头菇带走了。

  “小哥,你找我有什么事说吧!”

  “文管事有比较熟悉,买药材价钱相对公道些的医馆吗?”

  “你想卖药材?”文管事低头看了眼徐卉怀里的包袱,徐卉把包袱一点点打开,当文管事看到里面没有明显伤痕,形状保持的很完整的何首乌时,露出惊诧的表情。这个何首乌以他的眼光来看,也不是一般的货色可以比拟的,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能卖给医馆呢!

  “这样吧,你手里的东西我收了,想要多少钱,小哥开个价!”

  “我也不懂这个,文管事看着给个价就行!”

  文管事捧过何首乌端详一会儿:“我给你五十两银子,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徐卉没说话,只是静静看着文管事。

  “我们小少爷很想去小哥家里看看,你看……”

  “你们路过石岭村的话,欢迎到我家做客,我爹叫徐志勇,我家住在村子中央!”

  “好嘞!这里是五十两的银票,小哥拿好了!”文管事递过银票,徐志勇也拎着空筐回来了!

  “小哥,咱们说定了啊!”文管事得了好东西,还帮小少爷达成愿望,美滋滋回府报信去了。

  徐志勇见闺女怀里的布包没有了,一猜就知道准是卖给文管事了:“现在回家还是去买粮食!”

  “买些大米白面,再买两包点心,咱们就回家!”今天的收入已经超过徐卉的心里预期,她也很满意。

  父女俩在粮栈称了五十斤白面,五十斤粳米,又去买了两包点心,徐志勇知道闺女喜欢吃排骨,又在肉摊上割了三根肋骨,一条子肥瘦相间的猪肉。

  直到徐家牛车消失不见了,徐秋燕才回过神来:“二嫂,二房这是要翻身了吗?”看他们买的那些东西,怎么也值一两多银子了。

  这要是放在以前,没有亲眼看到,打死徐秋燕她都不会相信自己那个穷嗖嗖的二哥一下子能买那么多的

  东西。

  “刚才那个丫头抱的不知道是个啥,文管事给她五十两银子呢,还有你二哥挑进厨房的筐,那可是满满三筐猴头呢!怎么也值三四两银子,二房发财了!”傅巧月真希望那些银子是自己的。

  “走,回去找我娘和二哥!”徐秋燕觉得二房有银子了,应该找他们谈谈赔偿的事情了。

  “你不买衣服啦,你自己回去吧,我去逛街!”傅巧月是羡慕二房一下子得了五十多两银子,可她不想再跟着掺和了,很明显的徐家丫头和文府小少爷有交情,文府可不是她能得罪的起的。

  婆婆和小姑子还有自己那个没脑子的丈夫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做梦都想霸占二房的银子和手里的鱼汤方子,人家现在又有来钱的路子了,这回看她们怎么办?

  小姑子只想着报自己掉牙的丑,她怎么不想想把小姑娘推倒在井台上,差点害死人家的事。

  让他们闹去吧,回家再警告一下丈夫,让他不要跟着瞎搅和了!让婆婆和小姑子俩人折腾吧!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