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团宠六岁半 第八十三章 画面太美不敢看

小说:农家团宠六岁半 作者:雁来忆君 更新时间:2021-03-01 09:55: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云曜璃安排打猎的人手,徐卉擦着墙根想溜出去,她不想跟着这伙人出去打猎。

  “徐卉!你回来!”云曜璃一直盯着徐卉呢,见她蹑手蹑脚想溜的样子蛮有意思的,并没阻止,直到她溜到大门那里才开口。

  “我又不会打猎,又不会射箭,你干嘛盯住我不放啊!”徐卉叉起***质问。

  “我愿意!”

  “可我不愿意!”

  周博韬走到外甥女身边:“下午小舅舅送你回家!”

  “好啊,咱们再到卉卉家住两天。”乐安郡主已经决定了周博韬去哪,她就跟到哪?

  “这个主意不错!”云曜璃右手拿着马鞭,有一搭无一搭敲打左手。

  周博韬和徐卉对视一眼,这俩人说不定真能干出跟去石岭村的事。

  “小舅舅,我这算不算被你牵连了啊!”

  “说好了我们师徒俩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呀!”

  “我怎么不记得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这种事情你懂我懂就够了,还用说出来嘛!”

  “我没力气走路,小舅舅背我!”徐卉耍赖!

  周博韬认命弯下腰:“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活到借你光的那一天了!”这丫头整天就知道奴役自己,一点做师父的待遇没享受到,光给她当牛做马了。

  “小舅舅咱说话得凭良心啊,你没借过我的光吗?”那些清泉水谁给他的,小舅舅怎么也学会卸磨杀驴那一套了。

  出了门乐安哄徐卉和自己一起骑马。

  “不要,骑马有危险,小舅舅背着我还可以在路上睡一觉!”说完徐卉真的闭上眼睛。

  “我好想跟你换换啊!”乐安郡主看了周博韬一眼。

  后者不知道是假装忽略了她的话,还是真没听见,背着外甥女默默走在前面。

  云曜璃觉得这个乐安郡主也太主动了,以他们的身份看上谁直接找皇上要一道赐婚圣旨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乐安郡主下马陪着周博韬一起走路,转头对云曜璃说:“你太小不懂,喜欢一个人也要他同样喜欢上你才行,两情相悦的亲事才值得期待呢!

  你将来要是看上谁,人家不喜欢你硬抢回家有什么意思,要她含羞带怯点头才可以知道吗?”

  趴在周博韬身上的徐卉突然“噗呲”一下笑出了声。

  “小丫头你笑啥?”乐安郡主有点恼了。

  “我知道有句话叫强扭的瓜不甜,后来有人又说了一句甜不甜的啃一口就知道了,我现在有点糊涂,不知道哪句话是对的了!”

  周博韬顿住脚步,片刻后在徐卉大腿上掐了一下,徐卉“嗷”的一声直起上半身:“小舅舅你怎么可以偷着下手掐我!”

  “谁让你胡说八道的!”还啃一口就知道了,这孩子平时不是不出门的吗?打哪学来的这些混话。

  “乐安姐姐要不你试试徐卉的办法!”云曜璃发觉和徐卉在一起想不开心都难,有时候她不用说话,只要眨巴眨巴那双大眼睛心都要化了。

  乐安红着脸瞪云曜璃一眼,扭头看到徐卉捂嘴偷笑,又拍了她胳膊一下。

  上山以后就不能骑马了,云曜璃和乐安郡主把马交给身边的人,徐卉牵着周博韬的手,俩人身边有几个会功夫的人护着。

  “小舅舅您欠我一幅画啊!”

  “我什么时候欠你债了,我怎么不知道?”

  “上次在山上您画我捞鱼的场景,所以啊,您还欠我一张在山上的画!”

  “你不是在学绣花吗?那你应该会描花样子吧,哪天也给小舅舅画一幅怎么样?”

  “不带您这样的,又想要荷包,又想要画像,二选一!”

  “二选二,我都要!”

  徐卉凑到周博韬耳边小声说:“我今晚还会和乐安郡主一起住,信不信我把您卖了!”

  “你不会的!”这一点周博韬很笃定,外甥女的品行要是有问题,他也不会花费这么多精力培养,还任由她欺负了。

  乐安郡主和云曜璃身边都是会功夫的,人数也多进山一直往里走,徐卉走一会儿就走不动了,周博韬想背她,徐卉摇头。

  “侍卫大叔背我一段路可以吗?”徐卉在侍卫里挑了一个孔武有力,看上去很面善的人问。

  这个侍卫是云曜璃的手下,见主子点头,侍卫蹲下身子,徐卉爬上他后背:“辛苦侍卫大叔了,谢谢您!”

  小女孩特有的声音传到耳朵里,那个叫凌风的侍卫反倒不好意思了。

  “现在可以加快速度了吧!”云曜璃瞪了凌风一眼,背个人好像捡到金元宝一样,也不知道他开心个什么劲。

  “主人,前面有野猪,要不!”

  “不要,褐槿今天咱们都老实些,那个郡主和世子打到什么算什么,你回树上睡觉吧!”

  “好吧!”真可惜,褐槿想尝徐卉的手艺了!

  徐卉也想进空间,想做点饭菜吃,可惜不行啊!

  又走了一会

  云曜璃安排打猎的人手,徐卉擦着墙根想溜出去,她不想跟着这伙人出去打猎。

  “徐卉!你回来!”云曜璃一直盯着徐卉呢,见她蹑手蹑脚想溜的样子蛮有意思的,并没阻止,直到她溜到大门那里才开口。

  “我又不会打猎,又不会射箭,你干嘛盯住我不放啊!”徐卉叉起***质问。

  “我愿意!”

  “可我不愿意!”

  周博韬走到外甥女身边:“下午小舅舅送你回家!”

  “好啊,咱们再到卉卉家住两天。”乐安郡主已经决定了周博韬去哪,她就跟到哪?

  “这个主意不错!”云曜璃右手拿着马鞭,有一搭无一搭敲打左手。

  周博韬和徐卉对视一眼,这俩人说不定真能干出跟去石岭村的事。

  “小舅舅,我这算不算被你牵连了啊!”

  “说好了我们师徒俩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呀!”

  “我怎么不记得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这种事情你懂我懂就够了,还用说出来嘛!”

  “我没力气走路,小舅舅背我!”徐卉耍赖!

  周博韬认命弯下腰:“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活到借你光的那一天了!”这丫头整天就知道奴役自己,一点做师父的待遇没享受到,光给她当牛做马了。

  “小舅舅咱说话得凭良心啊,你没借过我的光吗?”那些清泉水谁给他的,小舅舅怎么也学会卸磨杀驴那一套了。

  出了门乐安哄徐卉和自己一起骑马。

  “不要,骑马有危险,小舅舅背着我还可以在路上睡一觉!”说完徐卉真的闭上眼睛。

  “我好想跟你换换啊!”乐安郡主看了周博韬一眼。

  后者不知道是假装忽略了她的话,还是真没听见,背着外甥女默默走在前面。

  云曜璃觉得这个乐安郡主也太主动了,以他们的身份看上谁直接找皇上要一道赐婚圣旨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乐安郡主下马陪着周博韬一起走路,转头对云曜璃说:“你太小不懂,喜欢一个人也要他同样喜欢上你才行,两情相悦的亲事才值得期待呢!

  你将来要是看上谁,人家不喜欢你硬抢回家有什么意思,要她含羞带怯点头才可以知道吗?”

  趴在周博韬身上的徐卉突然“噗呲”一下笑出了声。

  “小丫头你笑啥?”乐安郡主有点恼了。

  “我知道有句话叫强扭的瓜不甜,后来有人又说了一句甜不甜的啃一口就知道了,我现在有点糊涂,不知道哪句话是对的了!”

  周博韬顿住脚步,片刻后在徐卉大腿上掐了一下,徐卉“嗷”的一声直起上半身:“小舅舅你怎么可以偷着下手掐我!”

  “谁让你胡说八道的!”还啃一口就知道了,这孩子平时不是不出门的吗?打哪学来的这些混话。

  “乐安姐姐要不你试试徐卉的办法!”云曜璃发觉和徐卉在一起想不开心都难,有时候她不用说话,只要眨巴眨巴那双大眼睛心都要化了。

  乐安红着脸瞪云曜璃一眼,扭头看到徐卉捂嘴偷笑,又拍了她胳膊一下。

  上山以后就不能骑马了,云曜璃和乐安郡主把马交给身边的人,徐卉牵着周博韬的手,俩人身边有几个会功夫的人护着。

  “小舅舅您欠我一幅画啊!”

  “我什么时候欠你债了,我怎么不知道?”

  “上次在山上您画我捞鱼的场景,所以啊,您还欠我一张在山上的画!”

  “你不是在学绣花吗?那你应该会描花样子吧,哪天也给小舅舅画一幅怎么样?”

  “不带您这样的,又想要荷包,又想要画像,二选一!”

  “二选二,我都要!”

  徐卉凑到周博韬耳边小声说:“我今晚还会和乐安郡主一起住,信不信我把您卖了!”

  “你不会的!”这一点周博韬很笃定,外甥女的品行要是有问题,他也不会花费这么多精力培养,还任由她欺负了。

  乐安郡主和云曜璃身边都是会功夫的,人数也多进山一直往里走,徐卉走一会儿就走不动了,周博韬想背她,徐卉摇头。

  “侍卫大叔背我一段路可以吗?”徐卉在侍卫里挑了一个孔武有力,看上去很面善的人问。

  这个侍卫是云曜璃的手下,见主子点头,侍卫蹲下身子,徐卉爬上他后背:“辛苦侍卫大叔了,谢谢您!”

  小女孩特有的声音传到耳朵里,那个叫凌风的侍卫反倒不好意思了。

  “现在可以加快速度了吧!”云曜璃瞪了凌风一眼,背个人好像捡到金元宝一样,也不知道他开心个什么劲。

  “主人,前面有野猪,要不!”

  “不要,褐槿今天咱们都老实些,那个郡主和世子打到什么算什么,你回树上睡觉吧!”

  “好吧!”真可惜,褐槿想尝徐卉的手艺了!

  徐卉也想进空间,想做点饭菜吃,可惜不行啊!

  又走了一会

  儿开始有猎物出现,侍卫们分成几组,有人护着乐安郡主,有人陪着云曜璃,还有四个护卫守着徐卉和周博韬。

  “咱俩坐下歇歇吧!”周博韬平时虽然也运动,可是和会武功的人比起来还是差多了。

  徐卉坐下靠在周博韬身上,闭上眼睛小憩一会儿,周博韬拿出一本书慢慢翻阅。

  乐安郡主的武功属于半吊子水平,在山林里转了一会儿什么也没找到,没了继续狩猎的兴趣。

  心里记挂着周博韬,她带人回到周博韬他们休息的地方。

  四周静谧无声,一大一小两个人依偎在一起,小孩子闭着眼睛躺在美男腿上,男人专注翻书,偶尔会低头看一眼腿上的孩子。

  “这幅画面太美了,我都不忍心打扰他们了!”嘴上说着不忍心,乐安的脚步不听使唤地迈向周博韬。

  直到有裙摆拂过脚面,周博韬才发现有人站在自己面前。

  “郡主不是打猎去了吗?”

  “你们俩都不会武功,我很担心!”乐安郡主含情脉脉看了周博韬一眼。

  “我们在山野里长大,经常上山采蘑菇和野菜,没什么可害怕的!”周博韬低头回避那两束灼热的目光,他无心高攀郡主,这位的热情他也有些招架不住。

  作为读书人,周博韬还是比较喜欢那种知书达理、内敛端庄的女孩子,第一次和乐安郡主这样热情的人打交道,很多时候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才好!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