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团宠六岁半 第九十一章 闹别扭

小说:农家团宠六岁半 作者:雁来忆君 更新时间:2021-03-01 09:55: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徐卉的心情像坐过山车一样大起大落,见云曜璃已经选好石头,她只能应战。

  云曜璃第一次丢的石子在水面上荡起三个涟漪,石子掉进水里以后他好整以暇地看着徐卉,小丫头到你了!

  如果凭自己的实力……大概一下子就落水了吧,徐卉找了一个扁圆形的石头闭着眼睛丢下水。

  石子在水面跳了两下掉进水里,第一局徐卉输了,第二局云曜璃抛出的石子在水面跳动四次,徐卉的石子跳了两下突然停在离水面一尺多高的地方不动了。

  “褐槿别闹了,输了我认了,我不想引起别人怀疑!”

  “主人不是我干的!”

  一条鱼跃出水面顶着石子在水面浮浮沉沉,每次石子掉进水里它就会把石子顶起抛出去,反复十几次鱼才消失不见了!

  云曜璃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这能算徐卉赢吗?徐卉认输,她不想抛第三次了,谁知道小金子又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算平局吧,我依旧会帮你找种子,我……的那个条件先欠着,因为我还没想好要什么呢!”

  “好吧,你可别难为我啊,否则的话我付买种子的银子,咱们之间的约定一笔勾销!”徐卉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是云曜璃可惦记的,只是想把丑话说在前面而已。

  两个小姑娘拉着手在河边溜达,云曜璃背着手看手下侍卫抓鱼。

  “该回家了!”徐卉告诉周东玲家里今天中午肯定有好吃的,让她跟自己一起回去!

  “徐卉,你管好自己就不错了,能别管其他人吗?”这丫头要是不管管,再过两天还不得把周家人都招回去啊!

  周冬玲知道云曜璃不喜欢自己,打从一见面那个世子好像没看到她一样,说话也只对表姐一个人,有时候自己开口说点什么,还会被他瞪。

  察觉出周冬玲有些失落,徐卉大眼睛使劲剜了云曜璃一下,身为男孩子怎么可以这样小气呢!

  这丫头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敢这样对自己,云曜璃见凌风和凌晨用草绳拎着四条鱼过来,把其中一条鱼丢向两个小姑娘:“接着!”

  周冬玲只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朝自己飞过来,还没看清是什么就开始“啊啊”大叫。

  “吵死了,闭嘴!”

  “你不吓她,她怎么会叫!”徐卉把掉在地上的鱼捡起来砸云曜璃。

  还敢还手了,云曜璃把鱼交到凌风手里,一步步向徐卉走过去,他想干嘛,为了这么点小事不至于杀人吧。

  “主人让小金子帮你!”褐槿在空间里说。

  “让他出个丑,千万别闹出人命!”徐卉此刻已经退到水边,云曜璃停住脚步,只要徐卉道个歉,云曜璃打算放她一马。

  就在所有人为徐卉担心的时候,河里突然翻起一道浪花,直扑向云曜璃,把他从上到下浇了个透!

  他们俩挨的很近,要是都挨浇了云曜璃也不会生气,自己像落汤鸡一样,对面的人却什么事都没有,这让他觉得既丢面子又气愤。

  浑身湿透的云曜璃甩了下袖子,冷哼一声丢下徐卉带着侍卫走了。

  “表姐,怎么办啊?那个世子不会一气之下杀了咱们俩吧!”

  “应该……不会!”难道自己玩大了,徐卉先把周冬玲送到陈家门口,一个人往姥娘家走,说实话她心里也挺忐忑的,也有点后悔,进院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徐卉舒了口气。

  她的鞋也湿了,怕乐安郡主念叨,徐卉跑到姥娘屋里换了衣服,外面传来说话声,徐卉跑出去见姥娘和小舅舅一起回来了。

  “我奶奶和爹娘好吗?”徐卉有点想家了。

  “好,你奶奶说让你在这再住段日子!”周佟氏看着外孙女那张精致的小脸心里暗暗叹了口气,这丫头才多大就被让盯上了。

  听了周佟氏的话,徐卉愣了一下,按理说奶奶不该说这样的话才对啊,难道家里出了什么事情?

  乐安郡主从云曜璃房间走出来,先看了眼徐卉,小丫头躲避她的视线,这两个孩子走的时候好好的,回来居然闹了别扭。

  “周婶,周公子你们回来啦!”见周家买了不少东西,乐安郡主让身边丫鬟和侍卫过去帮忙。

  午饭很丰盛,有鸡有鱼还有卤肉和烧鸡,徐卉见云曜璃沉着一张脸,端着自己的饭碗跑了,她正好想打听一下家里的事情。

  “卉卉,你们认识一个姓方的财主吗?”据亲家讲,他们一家在竹园县摆摊的时候,曾经遇到一个婆子,想劝徐家答应把外孙女送到方家做童养媳。

  当时亲家就拒绝了,谁想到方家不知从哪里得到外孙女的八字,拿到寺庙,主持居然说她和方家少爷是天作之合,如果她嫁过去方少爷的病肯定会好的。

  方财主因为这个把亲家盯上了,隔两天就派人去石岭村一趟,幸亏这孩子没在家,不然的话说不定已经被带走了。

  “方财主……我不认识啊!”

  不知道徐卉和云曜闹别扭的周博韬走到乐安郡主他们桌前:“云世子作为叔叔,是不是应该保护一下侄女啊!”如今也只有借云世子和乐安郡主身份才能吓退方家了,周博韬以为云曜璃会帮这个忙的。

  “小舅舅……”徐卉不想求云曜璃。

  “人家不稀罕我帮,乐安郡主的名头也好使,让她出面吧!”云曜璃还等着徐卉说几句好听的呢,没想到那个丫头不仅躲着自己还那么生分,白瞎了自己的一片心意了。

  乐安郡主权衡了一下,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还是自己和周博韬的事情更紧迫,另外一对还是俩孩子呢,闹个别扭生个气,你不理我我不理你很正常。

  他们俩才多大啊,以后有很多机会培养感情,眼前这个机会自己征用了。

  “周公子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尽管讲,我也很喜欢卉卉,愿意帮她做点事情!”乐安郡主说。

  直到这个时候,周博韬才察觉出有些不对劲来,难道这俩孩子闹别扭了。

  先不管他们俩了,还是把方家的事情解决了再说其他的吧!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