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山传人 第六章 城隍福德水

小说:棺山传人 作者:张师爷 更新时间:2021-11-13 23:09: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等到大堂内阴风散去,我和道爷都是捏了一把冷汗。

  要知道,这纸火店的大堂内可是供奉着地仙正神城隍爷,但似乎,连城隍爷都敬那清朝将领三分,愣是没起到半点作用。

  “六魁,刚才多亏了你,不然的话,道爷今天可就要栽了。”道爷的脸上透着一丝庆幸,如果真给鬼批了黄符,那可就麻烦了。

  我谦虚的摸了摸后脑勺,按理说,以道爷这把年纪,应该是很容易看穿鬼上身的现象。但实际来看,我似乎是高看道爷的本事了,说不定,他不过就是个寻常的阴阳先生。

  “道爷,我大胆问一句,您师从何方?”我犹豫了一瞬,转而问道。

  阴阳先生很少有自学成材的,大都是有着师承。有一部分是祖业,也有一部分是机缘巧合拜了师。但不管是哪一种,基本都有着流派,除非,道爷是个散户。

  “呵呵,道爷我以前是个道士,只会捉鬼拿妖,驱邪治病,对于一些阴阳门道,我可比不上你爷爷。”道爷苦笑了一声,解释道。

  我点点头,大致明白了道爷的意思。其实,一名合格的阴阳先生是需要文武双全的。文指的是得会掐指念咒,画符解厄,奏告神灵等本领。而武指的是桃木剑术,起坛通幽等。看样子,道爷应该是个半路出家的武阴阳。

  “道爷谦虚了,我爷爷虽然教了我不少阴阳术算,观微画符的本领,但都是一些理论知识,真要动起武来,我还真没多少实力。”我客气的说道。

  “你小子别给我整虚的,你刚才观微的本领,可是一点都不赖。”道爷摆摆手,示意我不要谦虚。

  我咧嘴一笑,其实,我之所以能够看穿李老板被鬼上身,用的主要方法还是麻衣相法。打李老板进门的时候,他的印堂命宫就有着一道黑气上下乱窜,这分明就是魂不归位。加之他一系列异常的表现,我才下定了结论。如果单凭观微,其实并不能说明什么,毕竟,人是一种复杂的动物。

  片刻后,我和道爷将李老板扶在了椅子上。他刚被鬼上了身,三魂不稳,七魄不定,想要唤醒他,需要等半个小时的时间。如果此刻强行唤醒,他的神魂则会受到损伤。

  瞧见李老板一时半会醒不了,道爷也是来了一抹兴趣,考起了我:“六魁,待会要唤醒李老板的话,你有几种办法?”

  听到问话,我转了转眸子,这很简单,主要看你是用文的,还是武的。

  “方法有很多,可以用福德水,也可以直接把他放在太阳底下晒。这样是最稳妥的办法。”我摸索着下巴,回答道。

  听到我的回答,道爷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种表情,似乎是第一次听这样的说法。

  “那直接用阴阳先生或者道士的血抹在人的额头上,这样不是更方便吗?”道爷犹豫了一秒,随即问道。

  听到这话,我微微吃了一惊。用有修为人的精血唤醒神魂不稳的人,这会对后者的灵魂造成一定的损伤。不到万不得已,一般不能这么操作。

  “道爷,这么做是会伤到灵魂的,你不会在救治中邪之人的时候,用你的精血抹在人家的脑门上吧?”我有些吃惊的问道。

  “怎么会?道爷我都是放到太阳底下晒的,这不没太阳呢?一会儿,要是李老板醒不过来,你就用福德水浇,我先进去休息一会儿。等你叫醒了李老板,记得叫我。”道爷挑了挑眉头,赶忙说道。

  我点点头,心里也是明白,道爷溜得这么快,估计连什么是福德水都不知道。看样子,他很有可能就是个散户。

  半个小时过去,道爷一边抽着烟,一边从内堂走了出来。他的眼神正四处乱飘,似乎等我用福德水唤醒李老板。

  “道爷,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唤醒李老板了。”我猜想道爷一定是想看看什么是福德水,这才装模作样的走来走去。

  随后,我也不想藏拙,这里是爷爷给我找的安身之所,想来就算道爷手艺不精,也不会是坏人。所以,我并没有多少防备。

  福德水,说白了,就是用城隍爷的开光灵符烧掉后的灰烬和清水混合起来的一种神水。这种神水可以驱邪定神,但不能治病。

  走到城隍爷的神像前,点了三柱香,等到烟火缭绕之际,我赶忙拿出一张黄纸,取少许香灰涂抹在了纸上,随后,诚心叩拜了三下。

  做完这些后,我取了一碗清水,将符纸烧化,落在了碗中。就这样,一碗福德水就制作完成了。

  道爷看到这一幕后,脸上微微有些吃惊,那种神态,似乎在说,所谓的福德水,就是烧黄纸的水?

  “所谓福德水,原本是需要用城隍爷的开光灵符,但李老板中邪症状不重,烧点香灰纸,其实也可以凑合着用。”我淡定的解释道。

  道爷微微咳嗽了一声,而后,接过福德水,朝着李老板的嘴巴里倒了一点。随即,李老板身体一抖,眼皮也是很快睁了开来。

  “哎吆!道爷,大事不妙了,我的古玩店出怪事了。”李老板刚一清醒,果敢的叫喊了起来。

  道爷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安抚道:“李老板,别嚎了,古玩店的事情我都知道了,都是这枚古玉惹的祸。”

  片刻后,道爷将刚才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李老板,也顺带着说他新收了一个徒弟。这也算是给我安了一个身份。

  “道爷,现在可怎么办?我会不会有危险?那邪物不会把我的古董都给祸害了吧?”李老板满是着急,急切的问道。

  道爷沉吟了起来,李老板的那一屋子的古董能不能保住,还真不好说,谁知道那清朝将领会何时下手,保不齐这会儿,那些古董玉器都被毁掉了。

  “其实吧!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暂时性的帮你保住古玩店的古董。”我瞧见道爷没法子,随即开口道。

  “什么法子?六魁,你说说看!”道爷眼中闪过了一丝欣赏之色,问道。

  “请神!”

  我瞄了一眼桌案上的城隍爷,随后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