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山传人 第十一章 柳仙,十八爷

小说:棺山传人 作者:张师爷 更新时间:2021-11-13 23:09: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那股阴风吹的让人骨头发寒,隐隐带着一股血腥腐臭味。好在那风只持续了一瞬,不然,人的骨头都要被化掉了。

  等我和道爷向着屋内打量而去时,这才发现,屋子的地上铺满了动物的尸体。其中,还有没有完全死掉的动物,正在流着鲜血挣扎着。

  “这是什么情况?难不成是血食?”

  我紧紧捂住鼻子,这股腥臭味着实难闻。一眼扫去,地上有死去的老鼠、松鼠、狗子、还有刚被咬断脖子的母鸡等。总之,看上去惨不忍睹。

  “应该就是血食!”

  道爷同样捂着鼻子,这股腥臭味可以让人立马呕吐出来,让他也难以接受。

  而那血食,是指邪物为获得邪力亦或是走火入魔的精怪为了提升自己的生命力而吸食生灵血液的一种手段。

  “这柳仙要么是走火入魔了,要么就是干了缺德事遭到了反噬,否则,绝对不会沦落到使用血食的手段。”我淡淡的嘀咕道。

  保家仙一般都是山里修行的精怪,它们为了成仙,广修功德还来不及,哪里还敢残害生灵。而血食的做法,足以说明,这位柳仙已经堕入了魔道,无法成仙了。

  “一层只有尸体,并没有灵牌,柳仙估计是在二楼!”道爷向着周围查探了一遍,提醒道。

  我和胡念全点点头,随后,由我率先开道,强行辟出了一条通往二楼的小路。

  上了楼梯,整个屋子里的阴气更加的沉重。但让人意外的是,二楼并没有半点血腥味。

  放眼望去,二楼的地板上竟然堆满了黄色的木制灵牌,其上有着各种精怪的名字。

  “狼家,狼大强,胡家,胡小梅,黄家,黄四娘……”

  我耸了耸肩膀,这些灵牌应该都是出马堂口堂单的仙家,它们还未成仙,所以,不能署名为狼大仙,黄大仙,只能将名字写上去。

  “六魁师父,你看前边,那里桌案上的灵牌好像是红色的。”胡念全突然开口道。

  我顺着胡念全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里确实有着一个红色的灵牌,只是那灵牌倒下了,并不能看清名字。

  道爷下意识的拿出了一把铜钱剑,而后,慢慢的走到了红色灵牌前,接着,他用铜钱剑将灵牌扶正。

  “柳家,柳十八爷!”

  一瞬间,我和胡念全几乎同时喊出了声,在二楼的灵牌里,似乎只有这位柳十八爷是红色的,而且,也只有它的灵牌是摆放在桌案上的。

  而就在我和胡念全的声音落下后,那红色灵牌就像是受到了召唤一样,当即向着我们飞了过来。

  “不好!”

  我暗叫一声,要知道,这保家仙的灵牌可不能乱飞,一旦落在人的身上,极有可能会被附身。

  我眼疾手快,赶忙将胡念全推开,而后,右手凝成剑指立在了胸前。这般动作称为不动童子功,只要站稳脚步心神不乱走,神仙和邪物都是上不了身的。

  “桀桀……”

  那红色灵牌在与我的脑袋相碰的瞬间,顿时发出了一声惨叫。接着,它又极快的向着一旁躲去。

  “唰!”

  眨眼的功夫间,那红色灵牌竟是误打误撞的落在了胡念全的怀里。随即,胡念全的眼睛开始乱转了起来,身体也是不住的晃动。

  “嘿嘿……本大仙终于上了你的身了,胡念全,以后,你就是我的出马弟子了!”

  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从胡念全的嘴巴里发出,接着,他直接盘坐在了地上,视线死死的盯着我和道爷。

  “该死,竟然让这家伙上了身!”

  我眼瞳微冷,本以为柳仙的本体会在这里,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么狡猾。只留下了灵位上的神念,而本体不知道藏在哪个深山老林。

  “我认识你,你叫李道山,是谷山县的阴阳先生。说吧,你来这里,到底有什么企图?”柳十八爷露着一副奸笑的表情,问道。

  道爷冷哼了一声,他也曾听过柳十八爷的名头,这厮当初出马给人看病。病倒是没看好,反倒是由于封了出马弟子的七窍,导致弟子受损直接惨死。此后,再也没有一个弟子敢请柳十八爷上身。

  “承蒙十八爷的抬爱,我和徒弟来这里不为别的,就是来找你的。”

  道爷手持着铜钱剑,他本就是个武阴阳,斗妖灭鬼最在行,因此,根本没把柳十八爷放在眼里。

  “废话,这堂口里的保家仙除了本尊,其它的早都跑光了。说吧,是想求财还是求点别的。看在你们把胡念全带来的份上,十八爷我倒是可以赏你们点好处。”柳十八爷不屑的打量着道爷,慵懒的说道。

  听到这话,我也是了然,想要说服柳十八爷放过胡念全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既然如此,还不如先问出那清朝将领的来历,然后,再与这家伙翻脸。

  “十八爷,小的是道爷的徒弟,我们来此,是为了向您了解一下这枚古玉的主人。”我拿出了古玉,开门见山的问道。

  那柳十八爷只是轻描淡写的瞄了一眼,随后便没有了兴趣,脸上还露出了一丝讥讽。

  “你们是被袁牧那个家伙给缠上了吧?他还真是个痴情种子,只可惜,关于这古玉主人的信息,凭一个胡念全还不足以让本尊为你们解惑!”柳十八爷冷笑一声,显然,他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您说的袁牧,可是一位清朝的将领?”我并没有生气,旋即,继续追问道。

  “关于袁牧的事,我劝你们还是少掺和,小心丢了小命,那家伙可是凶的很呐!”柳十八爷撇撇嘴,似乎对于袁牧很是忌惮。

  我和道爷对视了一眼,从柳十八爷的表情来看,袁牧一定就是那位清朝将领,而他要寻的古玉主人的尸体,应该就是和硕公主。

  “十八爷,那您能联系到袁牧吗?”我挑了挑眉头,再次开口试探道。

  “你算老几,敢让十八爷替你办事?”柳十八爷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喝道。

  听到这话,我不禁悠然一笑,如果是它本体在这的话,我还真不敢放肆,但可惜,此刻的他只是一缕神念罢了。

  “十八爷,既然您不听我指挥,那我可就翻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