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山传人 第十二章 捆仙锁

小说:棺山传人 作者:张师爷 更新时间:2021-11-13 23:09: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十八爷不屑的打量着我,那种感觉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一样,毕竟,像我这般年纪,修为肯定入不了他的法眼。

  “哦?臭小子,你想做什么?”十八爷盯着我的身体,仔细看了半天,轻蔑的问道。

  我不慌不忙的从后背的小包袱里摸出了三张五雷符。据爷爷说,这种符箓是龙虎山的正统雷法,专门克制邪祟,鬼怪。

  “既然您不愿意帮我的忙,那就请你立刻离开胡念全的身体,否则的话,我手中的五雷符可不是吃素的。”我散出了一缕杀气,威吓道。

  十八爷眼眸微缩,扫了一眼我手中的符箓。常人或许感知不到,但他可以清楚的察觉出来,符箓上的雷法确实不俗。

  “龙虎山的正统雷符,我还真小看你了,但可惜,符箓上的雷法威力似乎不怎么强啊!”十八爷一针见血的点出了我的短板,冷笑道。

  我脸色一变,这五雷符是我自己画的,威力确实不是很强。如果是爷爷画出来的,一张就能轰碎柳十八爷的神念。威力不够,那就数量来凑,我包袱里至少还有二十张雷符,这样的数量足以轰碎他的神念。

  “少废话,要么离开胡念全的身体,要么就吃我的雷符。”我将雷符置于身前,威胁道。

  道爷微眯着眼睛,并没有着急出手,一方面是他想看看我的实力,另一方面,他在寻找着柳十八爷的破绽。

  下一幕,只见得柳十八爷脸色一变,大手一挥,周边立即有着十几条黑色的蛇游走出来。那蛇如拇指粗细,舌头不停的吐出,隐隐有着毒液流淌出来。

  “实话告诉你,胡念全我是要定了!”

  柳十八爷冷哼一声,旋即,便是催动那十几条毒蛇向着我和道爷的身体袭来。

  “六魁,不敢大意,这些毒蛇的毒液可不是闹着玩的。”道爷全身警惕,手中的铜钱剑也是抵挡在了身前,提醒道。

  我的视线四处扫过,随即,将三张五雷符朝着三处方位祭了出去。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真等毒蛇窜上来,那就有些棘手了。

  “砰!砰!砰!”

  三张雷符刚一落地,其上立即有着激烈的雷霆气浪波及开来,电的那些小毒蛇在原地纷纷摇头晃脑,根本无法前进半步。

  “不是吧?六魁,这就是你的龙虎山五雷符?”道爷的脸上有些尴尬,眼睛睁得老大。想起刚才我那番咄咄逼人的气势,他着实想笑出声。

  按理说,这雷符的威力再差,也该一下就电死毒蛇,可眼下这一幕,确实有点滑稽。

  我白了道爷一眼,虽然我是个文武双全的阴阳先生。但大都处在理论阶段,好多高强度术法都能施展,但鉴于修为有限,威力自然不大。

  “道爷,你别担心,我的雷符虽然灭不了这些小玩意,但它们也伤不了咱们。”说话间,我上前一步,手中又是摸出了三张雷符,当即朝着柳十八爷祭了出去。

  这般做法虽然有可能会伤到胡念全的神魂,但为了不让他成为第马(出马弟子的称呼),想来,他也会理解我的。

  “咻!咻!”

  柳十八爷大手一挥,地上瞬间弹起三条小蛇,随即,便将五雷符的威力尽数抵消。

  道爷咳嗽了一声,似是准备自己出手。我赶忙将他拦下,今天要是不给道爷露一手,那太辱没我爷爷的名头了。

  下一秒,我脚踏七星步,火速从包袱里又摸出了十张五雷符。旋即,快速游走在柳十八爷的周身,三张朝天祭出,另三张分挂地上,最后四张猛地朝着身体射出。

  “滋滋……”

  十张符箓顿时间形成了一个严密的包围圈,期间,似乎有着极为强悍的雷霆之力向着柳十八爷袭去。

  “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

  柳十八爷嬉笑一声,接着,双手合十,恍惚间,在胡念全的身体上骤然爬上了一层暗黑色的纹路,就像是覆盖了一层鳞片一样。

  “滋滋……”

  剧烈的雷霆之力很快击打在了胡念全的周身之上,但让人无奈的是,符箓的雷力仅仅破坏了些许鳞片,却是没有造成任何实质性的损伤。

  这一幕,也是让得道爷吃了一惊,十张五雷符的雷力确实不俗。仅凭一缕保家仙神念的力量应该是无法对抗的,但眼下,结果似乎出现了反转。

  “该死!这家伙一定是用血食提升了自己的修为。”

  道爷一眼就看出了门道,如此看来,柳十八爷的实力已经高于一般的保家仙了。

  我暗叹一声,十张五雷符都没能将柳十八爷的神念轰碎,这确实让我有点难以接受。但幸运的是,我还有其它手段。

  一击未果,我并没有停手,转而,从包袱里摸出了一团黑色的麻线。

  “捆仙锁?”

  柳十八爷看到我手中的麻绳后,他的脸色大变。这玩意可是用开光灵符的灰烬和雷击木合制而成的,制作过程需要持续整整十四天,是高阶道士拿妖灭鬼的看家法器。

  道爷的眼睛里也是露出了一抹羡慕,这种法器很难制作,不仅需要雷击木,还要修为高深之人护法淬炼。他这一生也没看见过几回,现下见我拿出来,极为眼馋。

  “臭小子,你可别胡来!你要是敢轰碎了本尊的神念,我誓要与你不死不休。”柳十八爷知晓捆仙锁的厉害,赶忙喝道。

  他很清楚,如果神念一旦被拿住的话,几乎没有逃脱的可能性。期间,神念还会被捆仙锁上面的符箓力量不断腐蚀,那种感觉可不是闹着玩的。

  当然,本体也可以自行切断神念,但自身将会受到严重的反噬。其受损程度,不亚于灵魂被砍了一刀。

  “柳十八爷,只要你肯离开胡念全的身体,并保证不再纠缠他,我可以放你一马。不然的话,你的这缕神念绝对难逃厄运。”我措辞严厉,威吓道。

  柳十八爷被我的话气的脸都快变形了,他自出山以来,还从未受到了过如此屈辱。他堂堂保家仙,今日被一个小娃娃威胁,这要是传出去,他哪有脸面再出山门。

  “臭小子,今天,我非得扒了你的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