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山传人 第十五章 鲜红的指尖

小说:棺山传人 作者:张师爷 更新时间:2021-11-13 23:09: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我走近一瞧,打量了一眼女孩。她的个头约莫在175左右,身材轻盈,体态优雅。穿着一身浅棕色的休闲装,周身散发着一股淡雅的香水味。

  “你好,请问你是要买东西还是找阴阳先生?”我走到女孩身前,客气的问道。

  这一时刻,我也是看清楚了女孩的容貌。她的脸型是瓜子脸,五官很精致,就像是精心雕刻出来的一样。虽然她此时面色苍白,目光无神,但一定都不影响她的美人气质。

  “哦!对不起,我只是路过这里,突然感觉有点不舒服,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女孩勉强着露出一抹笑容,说道。

  我半信半疑的点点头,哪有人站着休息的。既然这位大美女不是来办事的,我也不好再多问什么,随即,便准备打开店门。

  然而,等我刚打开店门,只听见“噗通”一声,女孩的身体突然倒在了纸火店的门口。

  我愣了三秒,这样的大美女莫名其妙的倒在店铺门口,这要是让别人瞧见,还以为我给他下迷药了。

  “我的妈呀,你这是怎么了?”

  我赶忙上前扶起女孩的背部,紧张的看着她,此刻,她的脸色变得莫名惨白,早就没有了意识。

  没有半点迟疑,我一把将女孩抱起,然后放在了道爷给我买的新床铺上。我寻思这美女应该是中暑了,所以,立马给她弄来了一碗清水。

  喂了水将近十分钟后,她也是慢慢恢复了意识。可一瞧见满屋子的纸火,吓得她的娇躯都是抖动了一下。

  “美女,你别害怕,这是我家的纸火店!刚才你晕倒在了门口,是我把你抱进来的。”我嘿嘿一笑,能够救助一位大美女,心情突然变得极为舒畅。

  女孩用手摸了摸额头,思索了一下,赶忙从床上下来:“谢谢,真是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我摆摆手,刚准备客气几句,恍惚间,我突然发现,这女孩的命宫处偶有一缕红光灵气闪动,而疾厄宫却是泛着黑气。

  命宫泛红光灵气,代表着遇贵人提拔,按理说疾厄宫不该出现如此严重的黑气。然而此刻,两种本就矛盾的面相,却是出现在了一张脸上,这让我惊疑不定。

  正当我陷入深思时,我裤兜里的那枚双鱼古玉也是出现了异变,其上好像散发出了一点点的热量,让我的大腿微微感受到了一缕温暖。

  “你在看什么?”

  女孩脸色一怒,柳眉倒竖,银牙下意识的咬着嘴唇,显然,我的轻浮举动,让她极为尴尬。

  我收回视线,这么光明正大的打量着一个大美女的俏脸,这不是耍流氓吗?

  “美女,你不要误会,我是个阴阳先生,刚才,我发现你的面相有点奇怪,一时陷入了迷茫,所以才会看的发呆。”我的脸颊微红,不好意思的摸着后脑勺解释道。

  虽然女孩长得确实漂亮,但我毕竟是个修行之人,把持能力要比一般人要高得多。

  “你会看面相?”女孩的美眸中突然闪过了一丝欣喜之色,俏脸上的怒气也是逐渐消失:“你好,我叫叶君涵,你刚才从我的面相中看出什么了?”

  我被女孩陡然转变的态度给弄懵了,我还以为她会骂我是个江湖骗子,趁机耍流氓。现代社会,年轻一代基本都不相信算命、风水之术,但眼前的这位名叫叶君涵的女孩似乎是个意外。

  她眼巴巴的盯着我,神情上露出一抹兴奋,似乎很期待我所看出的内容。

  “叶小姐,你出生单亲家庭,你十岁的时候,父亲做生意挣了大钱,家境优越。十五岁时,你从高处落下,后背留下了一道至今疼痛的疤痕。而今年,你正值二十岁,已经拥有了千万的资产。叶小姐,我说的对吗?”我手中暗暗掐指推算,缓缓说道。

  其实,女孩的面相为凤舞九天之相,此为大相,以我目前功力根本无法窥探到太多的秘密。但不巧的是,我还会梅花易数等多种术算技能。

  刚才,叶君涵在门口倒地,她是个少女,我得到了上卦兑卦,而我扶她的背部只用了一只手,我得到了数字一,对应乾卦,合起来又是一个夬卦。通过变卦等多方位的推算,这才得出了她一生中重要的几个节点。

  听完我的话后,叶君涵奋力的点点头,转而,露出了一抹极为震撼的神情。

  “这也太神了吧!我母亲确实在生下我后,不久就病逝了,我是爸爸养大的。另外,你连我十五岁从阳台落下伤了背也能算到,这真是神乎其技啊!”叶君涵眨动着美眸,她和我今天是第一次见面,而我能推出这么多信息,着实让她不敢相信。

  我得意的一笑,天下术算皆是出自易经。面相看不出来的东西,通过易理推算也能得到一定的补充。

  “几天前,我遇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就找了一位高人测算。他指点我来江州谷山县,说我会遇到一位贵人,没想到,你就是我要找的人。”叶君涵难掩欣喜之色,继续道:“高人指点我说,只有找到了这位贵人,我的事情才能得到解决。”

  我点点头,听叶君涵的口音并不像是江州本地人,倒像是明州那边的。

  “你是明州过来的?”

  我试探性的问道,明州有六爻一脉的周正奇,那一脉的六爻铜钱也是非常的准。

  “没错,我是明州人。你能替我看事吗?要不要批黄符,至于报酬的话,我不会少给你的。”叶君涵闪动着眸子,认真的看着我,问道。

  我嘿嘿一笑,心思却没在叶君涵的身上,因为,我裤兜里的古玉愈发燥热起来,这让我一下慌了神,难不成眼前的女孩被袁牧上了身?

  转而,我也是着急起来,这袁牧也曾说过,他还会来找我批黄符的,一时间,我心头大颤。

  而在这时,趁我深思之际,叶君涵的手正诡异的朝着我的脑袋伸来,而她那鲜红的指尖,隐隐要刺入我的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