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山传人 第十七章 升坛,请城隍

小说:棺山传人 作者:张师爷 更新时间:2021-11-13 23:09: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说完这话后,我装出了一副要走的模样,李老板见状赶忙站了起来,然后拦住了我的去路。

  “哎……六魁,我跟你说实话吧!我这古玩店里有一半多的东西都是从土里收回来的。”李老板畏畏缩缩的说道。

  听到这话,我当场傻掉了,李老板这简直是要钱不要命啊!这土里挖出来的东西必须一律上交国家,可这老家伙却干起了闷声发大财的买卖。

  “原来如此,难怪你会被袁牧和赶尸人盯上!”我摇了摇头,真为李老板的这份勇气感到后怕,连阴阳先生都不敢随意动土里的东西,生怕犯了忌讳,可他却敢冒这个头。

  “六魁,你和道爷一定要帮帮我啊!你们要是不管我,那我的下场肯定和徐顺安一样,我可不想死的这么难看!”李老板看了徐顺安一眼,后者是他的心腹,基本上他做的买卖,这小子都有参与。如今,徐顺安遭到了报复,他估计也难逃厄运。

  我瞪了李老板一眼,这古玩店一屋子都是死人的玩意,谁知道他到底惹上了多少脏东西。

  “你最近除了收了古玉,还收了什么东西,远的就不说了,要是有脏东西找你麻烦,你早就死掉了。”我判断应该是李老板最近还收了其它赃物,动了某些赶尸人的利益,这才招来祸患。

  “其实,胡念全卖给我古玉后,徐顺安就从玉上的土壤看出了门道,这种土壤只有谷山县的南面悬崖才有,所以,我和徐顺安连夜去了谷山县的南面山头。果不其然,我们在一个古洞里挖出了好多财宝,而这将军甲也是挖出来的。”李老板见事情瞒不住了,索性全都交代了出来。

  叶君涵也是听了个大概,她的美眸里满是惊异之色,没想到,她这次谷山县之行,竟然还能遇到这么奇异的事情?

  “贪得无厌的家伙,你和徐顺安肯定偷拿了不少财宝,不然的话,绝对不会招来杀身之祸!”我起先还觉得徐顺安有点可怜,但现在看来,这家伙死的真是一点不冤。

  李老板痛哭了起来,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现下,他真恨不得将这些财宝都还回去。

  “六魁,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呀?徐顺安死了,我该怎么向他的家人交待?”李老板哀嚎了起来,现在说什么都太晚了。

  我暗叹一声,这么一个烂摊子可算是砸手里了,可怜道爷还被蒙在鼓里,就这么给李老板批了黄符,现在拿了人家的钱,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办了。

  “别嚎了,今晚我就起坛问问城隍爷,看看能不能把杀害徐顺安的凶手给揪出来!”我瞪着李老板,吩咐道。

  人死后,灵魂去往地狱是要经过城隍爷审批的,只有拿到了城隍爷的批文,证明此人已死,勾魂使者才能带着鬼魂踏上黄泉路。

  我本想招回徐顺安的鬼魂,但由于古玩店里供奉着城隍爷的神像,此刻,他应该早被城隍爷的下属给拿住了。

  想要从城隍爷手中招魂,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所以,与其去问徐顺安,还不如直接问城隍爷。

  “好,你需要什么,我立马给你准备!”

  李老板用袖子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这些烂事是他自己惹出来的,此刻,也只能尽力去解决了。

  出了仓库,我吩咐李老板准备了草香、香烛、水果,五谷,匕首等基本用品,其它特定的东西,我的包裹里都有。

  很快,夜幕缓缓降临,李老板为我准备的灵坛设置在了古玩店的后院中。此刻,正值一轮明月横挂空中,皎洁的月华覆盖在了整个庭院。

  灵坛之上,城隍爷的神像位列中央,左右两边红色香烛散发着灼灼火光,前方摆放着香炉、草香、牒文、水果、五谷等供奉,一旁还有爷爷留下的通灵符纸、桃木剑、朱砂笔等。

  “李老板,一会儿我会引城隍爷的神念上你的身,在这期间,你必须要凝神静气,不要胡思乱想。否则的话,城隍爷的神念上不了身,你的身体也会遭到反噬。”我看着已然坐在院中的李老板,吩咐道。

  民间所谓的请神,请的都是正神的神念,而神念是说不了话的,所以只能附在童男童女身上。但眼下没人,只好让李老板自己上了。

  听到我的吩咐,李老板慌忙点头,徐顺安已死,他现在已经顾不上害怕了。

  而叶君涵则是躲在一旁,她的俏脸上泛着一抹惊奇,安静的看着我起坛。作为一个富二代,她今天也算是开了眼界。

  待到李老板盘坐入定,我也是不再迟疑,拿三张奏告黄符引火焚烧。旋即,脚下步伐生风,手中桃木剑按规定仪式剑走太极。

  “一天不吃人间饭,两天就过阴阳界,五岳泰山都城隍,听我前来念尘缘……”

  一番咒语循循念出,掌中符纸不停的洒向李老板,须臾间,天地之中仿佛有着一股异样的能量波动开始降临下来。

  这种情景被称为天威尊严,一般正神下界都有着一定的排场,空间中的磁场也会相应发生改变,一些邪祟,赃物都得纷纷退让。

  “乾坤大道照阴阳,我今祈祷司民升福显佑感应王,今有妖邪乱人间,诉请神尊到坛前,月华三千照地堂,神念降下威灵显,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随着请神咒念出,我也是当即将请神牒文焚化于坛前,而后,剑走阴阳,将城隍爷神像调转位置面相张老板,霎时间,似有一道神念从天地间降临了下来,牢牢的照临在了李老板的周身之上。

  这一时刻,整个庭院内肃静一片,风停,火灭,犹如陷入了阴司法界。

  “张六魁,请本主降临,你所谓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