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山传人 第二十章 一张熟悉的脸

小说:棺山传人 作者:张师爷 更新时间:2021-11-15 18:10: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看到红色灵牌上,竟然书写着“爱新觉罗和硕宁玉公主”的字样,我的脑袋就像是被敲响了古钟一般,震得我极为难受。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何追查阴宠反倒是找到了和硕公主的尸体?

  而且,此刻的这具女尸体态充盈,根本不是干尸或者骨头模样,应该是在死后进行了防腐处理,保不齐面容都保存完整。

  我按捺下心中的震惊,开始仔细打量周围的环境。这一番查探下,还真让我发现了不少东西。

  在和硕公主的周围有着一圈红线,将她的身体牢牢束缚其中。而在红线上还密密麻麻挂着黄色的符纸,似乎在进行着某种仪式。她的脸颊上则是覆盖着一张略显破旧的白色符纸,脚下摆放着一枚约莫暖壶大小的堕魂钟,乍一看去,格外的吓人。

  “这是在炼尸吗?”

  我心中发出了疑问,这样的手段好像是湘西赶尸人炼尸的手法。他们经常会将一些大富大贵人的尸体偷盗出来,然后施加道门邪术,将其练成邪物,从而加以驱使。

  转而,我的视线忍不住的向着整个石洞中瞧去,霎时间,我发现周围的石壁上竟是贴满了大小不同的符纸。而在石洞内部,隐隐有着一股阴冷的煞气飘散出来。

  “阴宠?”

  我集中注意力,横穿了进去,在古洞内部墙壁上发现了一只红色眼睛的蝙蝠。它的整个身形如同一只老鹰,嘴巴里露着锋利的獠牙,双翅包裹着自己的胸膛,脚爪上还滴着鲜红色的血液。

  “滋滋……”

  似是我的神念离它太近,这畜生竟然发出了一声声的低鸣声,红色的眼睛开始四处察看。

  我赶忙将神念调转方向,再度回到了和硕公主的身体上。我很想看看,这位公主到底有什么样的绝世容颜,竟会让得袁牧宁愿犯下天条,也要施展周天追魂术。

  旋即,我催动神念向着和硕公主的脸颊袭去,然而,还没接触到那白色符纸,一股剧烈的能量猛然将我的神念弹开。

  “好强悍的符箓!”

  我忍不住的称赞了一句,这道白色符箓显然不是现代社会的产物,看上面的纹路,竟然是很久之前早就被龙虎山掌门废弃掉的镇魂符。

  这种符箓存在的年代非常久远,因其制作过程极为严苛,所以,到了近代就被龙虎山一脉给废除掉了。

  我凝了凝神,仅凭我的神念力量自然是无法揭开那白色符箓,但此刻,有着神香的威力,我倒是可以拼着一试。

  打定主意后,我将神香中的力量化入神念,接着,奋力向着那白色的符箓发起了冲锋。

  “呲!”

  一道尖锐的声音在空间中传开,随即,那白色的符箓在我的神念冲击之下,开始逐渐腐蚀,最终完全化解掉。

  “城隍爷的力量果然强悍。”

  瞧见符箓化去,我急忙用神念带起了一阵小风,将和硕公主脸上的草木碎屑尽数吹开,这一时间,她的脸颊终于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叶君涵?”

  等我看到和硕公主那美丽白皙的脸颊时,我被吓的几乎要昏了过去。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那张脸分明就是叶君涵。

  直到这一刻,我愈发觉得恐怖。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叶君涵就是和硕公主的转世?

  这是我心里最直观的猜测,除了这个解释,我根本无法接受其它的说法。这世间怎么可能会有长的如此相像的人,而且,还相差了百年。

  “什么人?竟敢窥探鬼龙潭?”

  就在我震惊之余,一道洪亮的声音陡然在我的神念中响起,仿佛将我的耳膜都快要震破了。

  “嗡!”

  紧接着,古洞内便传来了一阵恐怖的堕魂钟声,震的我的神念当即消散而去。

  “噗!”

  盘坐在古玩店后院的我,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让我没想到的是,神念竟然被这钟声强行打了回来,让得我的神魂都是一阵动荡。

  “可恶!被这家伙给摆了一道!”

  我臭骂了一句,本以为有城隍爷的神香相助,神念不应该这么快就被发现,但似乎,我还是小看这位湘西赶尸人了。

  “啊!我的脑袋好疼啊!”

  叶君涵突然捂着脑袋,尖叫了起来,俏脸上一片惨淡,直接倒在地上不停的翻滚。

  “什么情况?”

  这一幕也是将李老板给吓到了,他还以为叶君涵被鬼上身了,赶忙屁滚尿流的往角落里躲。

  我站起身来,一个箭步冲到女孩的身前,却是发现,她面相十二宫皆是陷入了混乱,时而黑气涌动,时而红光冲天。

  “刚才的堕魂钟是惊到她的神魂了吗?”

  我喃喃自语,只有神魂受到损伤的人,才会发生相门混乱的现象。而这种疼痛感正是先从脑袋开始的,接着,恐怕就要传遍全身了。

  要知道,这种疼痛感可不是一个女孩能够承受的,一时间,我也是着急了起来。

  “这是我提炼的草木原液,可以起死回生!”

  我突然想起了柳十八爷的那瓶草木原液,这玩意,据他说可以起死回生。记得当时的我仅是闻了一下,就精神百倍。而人的灵魂正是主管精神的,想来,这草木原液一定是对人的神魂有着温养的作用。

  想到这里,我赶紧制住叶君涵,然后,将草木原液灌入了她的嘴巴里。

  几秒后,女孩终于停止了挣扎,但似乎是疼过头了,让她直接昏了过去。

  “李老板,还不快过来搭把手!”

  我招呼了李老板一声,准备将叶君涵送入房间里,此刻的她需要静养,身体不能再受到晃动。

  李老板看见叶君涵稳定后,方才松了一口气,帮着我一起把女孩送进了房间里。

  做完这一切后,我虚弱的瘫坐在床边,开始慢慢调息着自己的身体。

  “六魁,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了?你怎么会受伤呢?”李老板的脸上满是疑问,为什么一个盘坐在院子里的人会突然吐血,这让他很难理解。

  “别问了,你我惹上大人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