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山传人 第二十二章 诈尸了

小说:棺山传人 作者:张师爷 更新时间:2021-11-15 23:2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叶君涵绷着小嘴,眉头微微皱起,在梦里发生的事情大都很模糊。但她一年来一直做着同一个梦,所以,依稀能够想起那人的姓氏。

  “别人好像叫他袁大将军,我实在记不清了。”叶君涵咬着红唇,思索了一番后,说道。

  关于她的这个梦,她一直都没有向外人说起过。当然,她也看过医生,但医生只是轻描淡写的说她是工作压力太大了,所以出现了轻微的幻想症。对此,她可不这么看,这个梦境如此重复而又诡异,绝对有另一番隐情。

  “你没有记错,他叫袁牧,正是清朝的一位大将军。”我打量着叶君涵,淡定的解释道。

  她之所以会一直做着这个梦,我推测是因为袁牧的关系。这家伙成了鬼仙,神念远远强于凡人,在他神念的牵绊下,这才使得和硕公主转世后的灵魂受到了一定的影响。这也印证了一个成语,魂牵梦萦。

  听到这个名字,叶君涵一愣,美眸中露着一抹浓浓的惊骇之色,这个袁牧,不就是城隍爷口中的那位鬼仙吗?

  “这么说来,那位痴情的鬼仙袁牧想要找的和硕公主,就是我吗?”叶君涵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我,问道。

  我暗叹了一口气,原本我也不相信事情会这么巧。但命运如此,这一切发生的人、鬼、仙之间的事情似乎是早就被安排好了。

  “确切的说,你就是和硕宁玉公主的转世。”

  我坚定的说道,尽管我也觉得这事有些荒唐,但事实就是如此,谁也无法逃过命运的轮转。

  “你之前告诉我,你最近遇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能说说嘛?”我忍不住的问道。

  叶君涵点点头,随后继续道:“最近,我生活、工作诸事不顺,除了会做同一个梦,面前还时不时会出现一个可怕的身影,而那个身影,就是梦中的我,穿戴着凤冠霞帔的我。”

  “不仅如此,那穿戴着凤冠霞帔的我,周围缠满了红线,还有一些奇怪的符纸,古钟等……”

  此话一出,我也是瞬间想明白了一些事情。那和硕公主和叶君涵是凤舞九天之相,此乃大相。正是这个原因,所以,在和硕公主身死之后,当时清朝的一位赶尸人将尸体偷了出来,并下了咒蛊,准备练成一具凤体僵尸。

  只是这凤体僵尸的炼制及为耗时,保不齐当时的赶尸人根本就没炼成,所以就留给了门下弟子。而叶君涵之所以能够感知到水潭古洞内的场景,一定是因为转世后的灵魂和前世的尸体因果牵连,这才造成了这种现象。

  “原来这一切是这样啊!我总算是明白了。”

  我苦笑了一声,真是没想到,这人鬼仙之间的烂事,竟然被我全部梳理清楚了。

  瞧见我笑了起来,叶君涵的俏脸上泛着一丝疑惑,转而又浮现了一抹愠怒。

  “六魁师父,你是在笑话我吗?我说的可都是真的,正因为发生了这些事情,我才会从明州跑到谷山县。”叶君涵以为我不相信她的话,赶忙解释道。

  “叶小姐,你的事情我都清楚了。这样吧,我现在就给你批黄符,你看行吗?”我得意的说道。

  叶君涵微微一愣,随即,俏脸上满是欣喜。她来谷山县就是来找贵人帮她解决这些麻烦事的,现下要批黄符,她当然愿意。

  “好啊!赶快批!”

  叶君涵催促着我说道,显然,她知道批黄符的含义。阴阳先生一旦批了黄符,那就要尽力完成雇主的任务,不然,有损阴德。

  此时,我也是明白了爷爷留给我的批。他说要等正主上门才能批黄符,而这个正主正是叶君涵。

  随后,我快步走出门外,拿了一张黄符,写上了奏告二字。接着,跪下向城隍爷说明了原因,正式完成了批黄符的流程。

  叶君涵跑下床来,见我为她批了黄符,心中的大石头也算是落地了。

  然而,等我刚批完黄符,那在门口站着的叶君涵和李老板脸色一变,两人眼瞳瞪的老大,好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样。

  “什么情况?”

  我察觉到二人的脸色不对,随即,刚一转身,只见得徐顺安的尸体笔直的站在我的面前。

  “妈呀!诈尸了!”

  李老板举着双手,身体不住的颤抖,在大喊了一句后,迅速向着房间里跑去。

  叶君涵也是被吓的赶忙躲到了柱子后面,她下意识的蹲下身体,将脑袋埋了起来。

  我惊骇之余,也是万万没想到,那赶尸人竟然会操控徐顺安的尸体来报复我,这尼玛真是歹毒啊!

  “呼!”

  徐顺安猛地抬起双手,指尖并拢,狠狠的朝着我的脖子袭来。那一瞬间的出手,竟然是带起了一阵小风。

  生死之间,我身体迅速蹲下,然后,牟足了力气像是一只癞蛤蟆一样弹向了一旁,总算是躲掉了徐顺安的攻击。

  “六魁,这都诈尸了,城隍爷怎么不显灵啊!”张老板打开一条门缝,探出脑袋向我抱怨道。

  听到这话,我也是一阵无语,一般只有鬼怪扰乱人间,神仙才会显灵。但此刻的徐顺安既不是鬼,也不是怪,他是一具被操控了的行尸走肉,城隍爷自然不会显灵。另外,神仙显不显灵,那也是神仙说了算的,我哪里知道啊!

  “叶小姐,别当鸵鸟了,赶快进屋。”

  我向着叶君涵知会了一声,然后,迅速绕到灵坛旁边。此刻的我身体虚弱,着实凝不了神施展术法,只能借助神香进行反击。

  “我说,李老板,神香跑哪去了?”

  我跑到灵坛前一看,桌子上只有寻常的草香,根本没有城隍爷的那半截神香。

  “就……就在桌子上,你不会自己找啊!”

  李老板被吓的惊慌失措,一边开门放叶君涵进去,一边结结巴巴向我喊道。

  “有你奶奶的腿……”

  我欲哭无泪,这尼玛一眼望去有个锤子啊!须臾间,那徐顺安一个箭步就向我跳了过来。

  “哎呀!不对,六魁,这神香在我兜里呢!”李老板突然想到了什么,再次向我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