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山传人 第二十九章 抱着入睡

小说:棺山传人 作者:张师爷 更新时间:2021-11-18 00:55: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安静的等待了约莫十几秒后,除了女孩的呼吸声,我没有听到任何脱衣服的响动。

  “你准备好了吗?”

  我手里拿着外伤白药,并没有着急转过身去,万一叶君涵春光乍现,这让女孩日后怎么会面对我。

  “我身体发麻,连胳膊都抬不起了,没法脱衣服!”

  叶君涵的俏脸上泛着一抹惨白,如果再不及时包扎伤口的话,她估计要疼晕过去了。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没脱衣服那早说嘛,害我白等了大半天,心中更是想入非非。

  “我倒是了解一些中医的门路,点几个穴位可以缓解身体的发麻感,让你暂时获得一些力气,但点穴后会很疼,你要不要试试?”我看着叶君涵,提议道。

  这是爷爷教给我的五穴释力法,一般用以从高处摔下来身体发麻的症状,只是点了穴小腹部会有剧烈的痛感,也不知道叶君涵能不能忍受得住。

  叶君涵点点头,她现在只想快点上药,不然的话,等到伤口发炎了,那就麻烦了。

  征得叶君涵同意后,我伸出手掌,食指和中指凝成剑指,向着女孩的小腹部用力点了五下,当即,叶君涵痛苦的叫了起来。

  “啊!我的肚子好疼啊!”

  叶君涵疼的娇躯都快要缩成一团,身体不住的颤抖,泪水更是从美眸里流了出来。

  瞧见叶君涵没能忍受住来自穴位处的痛感,我有些后悔的摸了摸后脑勺。对于一个受了伤的女孩,如何能用这种粗鲁的办法,真是愚蠢啊!

  “不行了,我的身体现在更麻了,根本动不了!”

  叶君涵皱着眉头,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她觉得自己真是太没用了。

  “这样吧!我来帮你解衣服,你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我往叶君涵的身边靠了靠,将女孩的头搭在了我的肩膀上。然后,从伤口处的衣服下手,直接将女孩的衣服撕了开来。

  “啊!可不可以轻点,伤口处好疼的!”叶君涵用下巴顶着我的肩膀,叮嘱道。

  “我要用医用酒精清理你的伤口,你要忍着点啊!”

  我根本不敢想象,当医用酒精洒在叶君涵背上的伤口处,她到底会产生多大的反应。但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即便她大叫起来,我也不会停手。

  然而,等我刚洒了一点医用酒精,叶君涵疼的双手立马抱紧了我的胸膛,不仅如此,她的手指正弯曲着向着我的背部刺去。

  我眼瞳一凝,强行忍住了这抹痛楚,怪只怪这丫头的指甲也太锋利了吧,几乎要刺入我背部的皮肤了。

  我不敢再迟疑,用最快的速度清洗完了伤口,而叶君涵疼的几乎要昏迷了过去,意识都是开始迷糊起来。

  “你还好吧?”

  我一边小心翼翼的将外伤白药洒在伤口处,一边有些不忍的问道。这般剧烈的疼痛,就是一个大男人,也会呻吟的。

  “没……没事!你不是也受伤了吗?你不给自己敷药吗?”叶君涵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偏过头,问道。

  叶君涵的气息在我的脖子处不停的循环着,让得我的身体一阵变扭,和一个女孩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我的心跳的更快了。

  “我没事,这点小伤我能应付!”

  其实,在击败大蝙蝠后,我就检查了我的伤口。但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在我施展金光咒之后,我胸膛处的伤口竟然自己愈合了。虽然还有着鲜红的纹路,但并没有继续流血,这让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很快,在上完药后,我用纱布狠狠的朝着女孩的胸前包裹了几圈,这样的手法,保证不会让伤口感染。

  “好了!上完药了!你今晚只能趴着睡觉了!”

  我松了一口气,被叶君涵如此紧密的抱着,我虽然也起了一些生理反应。但都被我硬生生压制下去了,我这一生本就命运多舛,对于娶老婆的事情,也只能是想想了。

  半天过去,叶君涵并没有搭理我,我轻轻晃动了一下肩膀,示意女孩可以松手了。但令我无语的是,她竟然抱着我的胸膛昏睡过去了。

  “不会是想靠着我的肩膀睡觉吧?”

  我嘀咕了一声,突然回忆起小时候。有一天下午,天上下了大雨,妹妹出去捡地软,不小心摔倒受了伤。那个晚上,她就是这样抱着我入睡的,尽管,我和那丫头是同龄人。

  我慢慢松开叶君涵的手臂,准备将她放在床上,然而,等她的脑袋刚一离开我的肩膀,她突然恢复了意识。

  “六魁师父,我好久都没睡好觉了,你能不能不要离开我?”

  叶君涵迷迷糊糊的说道,她似乎很怕今晚还会出现什么邪物,双手又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胸膛。

  “可以,我不会离开你的,但你不能一直抱着我呀,男女有别,传出去你以后怎么见人啊!”我撇撇嘴,虽然被叶君涵抱着的感觉非常舒服,但我怎么可以趁人之危,占人家女孩的便宜。

  半晌过去,叶君涵又似乎是昏睡了过去,我的话也不知她有没有听到。

  我再次尝试将她的手臂松开,但只要她的脑袋离开我的肩膀,她又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双手抱紧了我的身体。

  “疼痛已经让你陷入了无意识的自救情景了吗?”

  我苦笑了一声,叶君涵此刻的行为,就像是一个即将淹死的孩子。她看见水中有一株植物,就紧紧的抓住,如何也不会松手。这便是无意识的自救,或许此刻的她根本就没把当成一个男人。

  “算了,想抱就抱着吧,我妹妹也曾抱着我这样睡了一夜,你和她一样,都缺乏安全感。睡吧,睡吧,这世界还是那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