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山传人 第三十九章 诡仙现身

小说:棺山传人 作者:张师爷 更新时间:2021-11-21 18:58: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地下石室内,一个精彩绝伦的困卦之阵骤然出现。而袁牧的身体已经被红线死死锁住。期间,那九枚铜钱似是通灵了一般,正疯狂的转动着,和红线不停的摩擦,散出了一阵洪亮的音波。

  那音波好似庙里的钟声,但又没有钟声那般沉重,让人一听,大脑瞬间明朗。而反观袁牧,此刻却是被钟声折磨的摇头晃脑,身上的阴气也在剧烈的散去。

  “道爷的这张底牌还真是可以啊!”

  看着那被锁住的袁牧,我心中由衷的发出了一声赞叹。没想到,道爷的这六爻秘术竟然有着这种威力。如果能活命,我一定要好好请教一番。

  这一时刻,只见道爷如立地金刚,手中持着红线,仿佛在不断将自己的真力向着袁牧镇压而去。

  “六魁,你小子还不动手,道爷我可撑不住了。”

  道爷的脑门上冒着热汗,见我站在原地发呆,他赶忙向我吼道。显然,他的这困卦之阵极度消耗真元,还不到十几秒,道爷的身体就快要撑不住了。

  我眼眸微缩,虽然道爷将袁牧暂时制住,但他的身体依旧还在左右挣扎,隐隐有着反击之力。如果此刻动用落魄符,还有可能会失败。

  “咻!”

  我快速将那最后一枚五雷剑祭出,直逼袁牧的印堂命宫,只要这一击打中,他的行动将会变得更加迟钝。

  而在五雷剑祭出之后,我迅速的从包裹里翻出了二十几张五雷符。然后,身形猛地掠出,在半空中将五雷符撒在了袁牧的周身。一瞬间,五雷剑加上五雷符上的雷霆之力,立即让得袁牧那挣扎的身体终于是安静了下来。

  随即,我的身体再度翻跃而起,手中的两张落魄符径直瞄准了袁牧的脑门。

  然而,就在我的身体距离袁牧约莫拇指长短的时候,猛然间,这家伙的周身爆发出了一重恐怖的能量,竟是将一旁的两具白僵吸摄了过来。

  我本想进行反击,但无奈手中捏着的是落魄符,转而,还不等我撤回身体,那两具白僵已然朝着我砸来。

  “该死的白僵,给我滚开!”

  我强行扭转身体,一脚踢飞了一具白僵,而那另一只,却是不偏不倚正中我的胸膛。

  “六魁!”

  道爷见我被白僵砸飞了出去,心中一着急,手中的真力刚一停,那缠绕在袁牧周围的红线“砰”的一声被全部破开。道爷也是被这冲击波给震飞了出去。

  呼吸的功夫间,我和道爷都是躺在了地上,胸膛内一阵气血翻滚。紧接着,便是瞧见,那袁牧双手向着两边伸出,一股强大的吸力再度将白僵吸到了身边,然后就是一阵吸摄。

  “砰!”

  两具白僵被吸取了能量,随即猛的爆开。再观袁牧,这家伙腐烂的身体愈发充实起来,脚掌一跺,爆出一重气浪,将这地下石室内的所有物件都是翻了个。

  “这下完蛋了,这家伙的能量大增,看样子咱们都会被它吸成干尸。”道爷眼瞳里泛着一抹惧意,如此恐怖的邪物,他这辈子都是没瞧见过。

  我心中一片冰冷,此刻的我,除了勉强施展金光咒外,却是再也没有其它术法可以施展了。

  旋即,袁牧狂暴的身体已然向着我们一行人走来,它每走一步,这石室便剧烈的震动一下。

  很快,他的目光便锁定在了叶君涵的娇躯之上,接着,快步向着女孩走去。

  “难道这家伙认出叶君涵是和硕公主转世的身份了?”

  我皱着眉头,虽然手边还有一把白僵留下的青光宝刀,但不确定情况,我并没有着急出手。

  然而,当我以为那袁牧会对叶君涵手下留情的时候,这家伙竟然直接伸出了一只手掌,准备朝着女孩的心脏插去。

  “六魁师父,救我!”

  叶君涵被吓得瘫软在地上,身体一个劲的往后挪动。此时,我突然意识到,此刻的袁牧就是一具没有头脑的腐尸。他之所以第一个要杀了叶君涵,大概是由于女孩是凤体的缘故,吸食了后者的心脏血液,他的煞气估计会再次攀升。

  “咦?”

  就在我陷入绝望,准备用这把青光宝刀偷袭袁牧的时候。突然,我的后背传来了一缕滚烫的温度。我赶忙将包裹翻开,正是那块古玉。

  “唰!”

  就在袁牧坚硬的手臂即将贯穿叶君涵的心脏时,古玉之上离奇的射出了一道光芒,而那道光芒猛地朝着袁牧的身体袭去。

  “砰!”

  眨眼间,只见袁牧的身体被弹飞了出去。片刻后,那道光芒方才现出了真身。

  “和硕玉儿,我终于找到你的转世了。”

  那身影和袁牧相差无二,他穿着一身将军甲,身体上滴落着水花。眼睛火热的注视着叶君涵。

  “鬼仙袁牧?”

  我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这道身影,那晚,在道山纸火店里出现的家伙,就是他。只是,那晚的袁牧皮肤黝黑,周身笼罩着黑气,而如今的他,竟然变成了皮肤白皙,健壮的小伙了。

  “你……你是袁牧?”

  叶君涵的俏脸一片惨白,让她难以置信的是,眼前的这人影虽然衣衫褴褛,但和她在梦境中见到的那位将军几乎是一模一样。

  “玉儿,我的神念每晚都在思念你,你一定经常做梦吧?你是不是曾见过我的面容?”

  袁牧的嘴角噙着笑容,任由额头两边的头发滴答着水花,颇为欣喜的问道。

  而等到这句话落下的时候,那腐尸袁牧在被弹开后,它爆发着黑气,再度向着叶君涵的身体袭来。

  “何方鼠辈,敢用本主的尸骨!”

  真袁牧大喝一声,伸出手掌轻轻一落,那腐尸中立即有着一重白色的骨头从里边被强行抽了出来。

  见到这一幕,我和道爷对视了一眼,然后,毛骨悚然的往后退了退。那腐尸袁牧少说也有百年道行,但如今,竟是被这轻轻一下就给废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