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山传人 第四十二章 八门破通幽

小说:棺山传人 作者:张师爷 更新时间:2021-11-22 22:57: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道爷手中拿着一本枯黄的册子,封面上写着“棺山秘录”四个大字。整本书很薄,大概只有三四十页。

  我接过册子,轻轻一摸,这种古朴的质感,少说也有上百年的历史了。

  “道爷,不对呀!这棺山秘录里边怎么没有一个字呀?”

  我迫不及待的打开册子,然而,让我惊讶的是,这里面只有枯黄色的纸张,其上却是空白一片,根本就没有一个汉字。

  道爷接过册子一看,不由皱起了眉头。他似乎从来都没有打开过,所以,也是一头雾水。

  “不应该啊,这是你爷爷留给你的,说是如果有一天,你的寿命被折损了,就让我把这本棺山秘录交给你。”道爷认真的解释道。

  我点点头,将册子拿了过来,认真的检查了一遍。但可惜的是,依旧没有发现其中的玄机。

  “你回头多研究研究,张老爷子留下的东西,一定有他的道理。”道爷坚定的说道。

  打量着这本古朴的棺山秘录,我也是同意道爷的看法,既然是爷爷留给我的,那就一定有玄机。

  片刻后,我拿着这本棺山秘录来到了郊外的一处空地上。这里山清水秀,灵气充裕。我打算先用香火将这册子供奉一番,然后,再盘坐感悟。

  所谓心诚则灵,这是玄门修炼之士都明白的基本道理。当年,王灵官曾对邱真人说:后世若有修行之人,学道之士,他有三分修持,我有七分感应,他有十分修持,吾便随时照临。

  所以,面对天材地宝,我应当存敬畏之心,感激之情,方能领悟真谛。

  找了一块干净的石头,我安静的盘坐了下来。旋即,将棺山秘录放在身前,接着,点燃了三柱香。最后,迅速闭上眼睛,潜心祝祷。

  “天地祖师在上,弟子张六魁因得仙缘,不得已领悟棺山秘录。如祖师有灵,请赐弟子法眼,观棺山妙语,弟子定感激不尽。”

  我虔诚的祝祷了一番,随后,慢慢睁开眼睛。一时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棺山秘录上仿佛闪过了一重光芒,里边枯黄色的纸张里立即出现了金色的文字。

  看见这一幕,我强行按捺下心中的震撼,转而,捧起棺山秘录仔细翻阅了起来。

  一番细致的查看,我惊奇的发现,这里边竟然详细记录了突破阴阳三境的方法。同时,还有着许多高深的术法。而我如今修习的天灵秘法赫然就在其中。

  “爷爷不愧是神算,他一定是预料到我因遇到仙缘而寿命大损。这才留下了棺山秘录,让我突破通幽境,从而延长寿命。”我忍不住的摇了摇头,爷爷余下的那大半辈子或许都在为我铺路。

  微微沉吟了一番后,我便将目光转移在了详写通幽境的那一页,里边记录了三种突破通幽境的方法。其中两种是需要有高人相助,而另一种则是由自己来进行突破。

  由于眼下我身边并没有高深的修道之士,所以,只能选择第三种突破的方法,那就是自己独立完成。

  “通幽境突破秘诀:修行之士,当从八门吸收乾之阳气,坤之阴气;汇入身体八脉,以此突破玄关。”

  我的眼瞳有些火热的熟记下了破境的所有秘诀,仔细理解一番,心中也是有了底气。

  说白了,想要突破通幽境,需要修者从天地八门中吸收阴阳二气,从而导入身体的奇经八脉。只要周身八脉一通,便能成功进入通幽境。

  做了几个大周天后,我也是不敢拖延。我是爷爷从狐仙庙里求来的,寿命本就不多,如今被袁牧的仙力影响,说不定,明后天就是我的死期。一想到这里,我就是不吃不睡,也得强行突破通幽境。

  打定主意后,我按照棺山秘录里记录的手印,开始不断的结印,然后,口中咒语缓缓念出。

  “北方坎水休门,开!”“南方离火景门,开!”

  “东方震雷伤门,开!”“西方兑泽惊门,开!”

  “四门全开吸阳气,汇入四脉通阴阳!”

  随着我将乾之四门打开,一时间,天空之上立即有着四道白色的气体开始向着我的身体汇聚而来。

  察觉到这奇异的现象后,我咽了一口唾液,平复了一下激动的情绪。眼下,只要我将身体里对应乾之四门的四脉全部打开,就能将这阳气精华汇入体内。

  “任,督,冲,带,四脉开!”

  我暴喝一声,将身体里的四脉强行打开。那周天之上的阳气猛地汇入到了我的身体。旋即,我的四条经脉里仿佛有着雷电激腾而过,那种剧烈的痛感,让得我的身体都快要爆炸开来。

  “啊!好疼啊!”

  这种疼痛感,更像是来自灵魂深处,使我瞳孔放大,撕心裂肺的吼叫了起来。

  “不行,再这样下去,老子的身体只怕是要爆开了。”

  就在我即将要放弃的时候,我隐隐又察觉到,那阳气已然顺着我的经脉开始流动。只要我再坚持一会儿,阳气就能走遍经络,从而打通四脉。

  “这该死的棺山秘录,只记录破境的方法,却丝毫不提破境时会产生如此强烈的疼痛,这不是坑人吗?”

  我疼的眼泪直流,身体不停的颤抖,好像是有万千蚂蚁正在撕咬我的血肉。

  “六魁,一入阴阳深似海,你必须心志坚定,再行淬炼,否则,难逃天命轮回!”

  我的脑海里回荡起了爷爷曾交代给我的话,一时间,我痛哭流涕,死死坚持,今天就算是暴体身亡,我也要突破通幽境。

  就是这般想起,任由身体如何颤抖,血管如何膨胀,我都苦苦撑着,渐渐的,我的意识开始麻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