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山传人 第五十七章 诡话连篇

小说:棺山传人 作者:张师爷 更新时间:2021-11-27 17: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我呆滞的望着叶君涵,也是没料到女孩竟然这么胆大开放。这一吻,着实把我吻懵逼了。

  而反观叶君涵的俏脸上,却是流露着一抹得意之色。刚才的她还不停的反抗、害羞、紧张,但这一瞬间,所有的情绪好像都变成了坦然。

  此刻,我心中一阵惶恐,眼前的女人可是袁牧的正牌女友,如果这一幕被古玉中的袁牧看到的话。我真的不敢想象,他一定会把我大卸八块的。

  就在我陷入迷茫时,古庙里的不远处,隐隐有着一个抱着婴儿的老者浮现出来。而在那老者身前的破桌子上,还诡异的出现了七八碟菜肴。

  “出现了,狼仙出现了。”

  叶君涵的余光也是察觉到了那老者的存在,转而,她的俏脸上浮现了一抹惊骇,低声向我提醒道。

  我微微咳嗽了一声,缓了缓神,赶忙向着那老者看去。而那家伙也是将视线投射了过来。

  “你们这两个小家伙,偷情偷到我这里来了,真是不害臊。”那老者穿着一身寿衣,翘着兰花指,娇嫩的骂道。

  我眼眸一凝,仔细感知了一番,那老者的身上散发着一股异样的气味,没错,就是死人的尸气。而从这家伙举手投足的动作来看,哪里像个老人,倒像是一个久经事故的老娘们。

  叶君涵用手环着我的胳膊,躲在了我的身后。随即,我快步上前,准备和这家伙试探一番。

  “老先生,我们刚才进来的时候,这古庙里分明就没人,您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摸着后脑勺,故意露着一抹疑惑之色,问道。

  狼仙虽然拥有着神通,但还无法做到移形换位,所以说,这古庙里一定有地道或者是地下洞穴。否则,狼三姨娘是无法将她身上套用的尸体显现在空间中的。而刚才的那一幕,不论是她显现真身还是变出了一桌子菜肴,都只是障眼法而已。

  “吆!你们两个只顾着卿卿我我,我把一桌子菜都摆在你们面前,只怕你们都还不知道呢!”老者一边用手妩媚的摸着怀中婴儿的脸颊,一边向我解释道。

  瞧见一个留着胡子的老头,说起话来倒像是个女人,叶君涵咬着嘴唇,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住的耸动着香肩。

  说话间,那老者来到了桌子前,扭动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她先是向着我和叶君涵招了招手,示意让我们俩过来。然后,拿起桌上的酒杯就往婴孩的嘴巴里灌。

  “哎!老先生,婴儿是不能喝酒的。”叶君涵见得老头要将烈酒喂给婴儿,她赶忙提醒道。

  我拉着叶君涵,淡定的走了过去,坐在了老者的对面。我倒要看看,这家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小姑娘家懂什么,这是红果的果汁,很有营养的。”

  老者白了叶君涵一眼,只管将红色的液体灌入孩子的嘴巴里,而那婴儿在喝下红色果汁后,竟是发出了笑声。

  “嘿嘿……”

  这声音阴森的很,我忍不住的抬头向着那婴儿打量着几眼。却是发现,那婴儿的面色泛白,身体僵硬,根本就没有生机。而那红色的果汁,在此刻也是散发着一股血腥味。

  察觉到这些状况后,我有些恶心的咽了一口唾液。这狼三姨娘不仅套用了一副老者的尸体,还残害了一个鲜活的婴儿。霎时间,我真想将她挫骨扬灰,以慰那些无辜冤魂的在天之灵。

  当然,不论是那婴儿,还是桌子上的血液、菜肴,都被狼三姨娘施了障眼法,所以,这些东西在叶君涵的眼里都是正常的。

  “老先生,这孩子是你的孙子吗?还有,你为啥大夏天的,穿着死人的寿衣,这有什么讲究吗?”叶君涵咳嗽了一声,惊疑的问道。

  见得女孩如此发问,我便知道,此刻的叶君涵怕是根本就分不清眼前的老者到底是人还是鬼?毕竟,这狼三姨娘的障眼法确实做的不错。只可惜,她遇到的是早已踏入通幽境的我,在仙力的加持下,一双法眼可以洞察一切妖邪。

  “小姑娘,人家是个苦命人,没衣裳穿,这才扒了死人的衣裳。可怜我的小孙儿,吃不上山珍海味,只能吃些野兔、野狗、野鸡这些下贱畜生的肉。”老者幽幽的抱怨道。

  “啊?没衣服穿那也不能扒死人的衣裳啊!没饭吃,那这野兔、野狗的肉也不差呀?”听了老者的话,叶君涵不由得将美眸瞪的老大,似是不明白这老头说话的逻辑怎么和正常人不一样。

  我有些忍不住的偷笑起来,这狼三姨娘也不知是故意逗我俩,还是另有目的。这番胡扯的论,简直是鬼话连篇,狗屁不通。

  我心里也是泛着疑惑,为啥动物有了灵智后,干出来的事情总是这般离奇,诡异。或许,这根本就是它们骨子里难以舍弃的东西。

  “哦,对了,如果你们俩不好意思在这里那个的话!我告诉你们,在那胡三太爷的神像底下有一个古洞,你们俩可以去下边双宿双飞。我保证不会告诉别人。”老者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捂着嘴巴笑道。

  叶君涵一愣,俏脸上不禁浮现出了一抹娇羞,转而,她又看了看胡三太爷的神像,随后,便将目光转移在了我的身上。

  “老先生,你是哪里人啊?你怎么知道胡三太爷的神像底下有古洞呢?”我露着一抹笑容,问道。

  老者眯起了浑浊的双眼,他异样的看着我,解释道:“我是附近的一个流浪汉,这里就是我的家,庙里有什么东西我自然都清楚。”

  我淡淡点头,心里也是有了算计。这狼三姨娘如此说话和做事,怕是早已对我起了疑心,但应该还未识破我的身份。

  而她这么着急的想把我和叶君涵骗入地下古洞,保不齐,是对我的最后一步试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