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山传人 第六十二章 一剑动山河

小说:棺山传人 作者:张师爷 更新时间:2021-11-29 02:05: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我依稀记得爷爷曾与我说过,庙宇之中凡有香火,便能施展借势之术。此法可以借助神仙的力量,驱魔斩妖。

  大能者,可以在距离庙宇十里内借到香火能量,而低阶修者、道士只要在百米之内,也是可以借到微薄的力量。

  要知道,香火能量是众生的愿力供奉,可以较长时间的存于庙宇地下。但时间范围一般不超过十年,如果时间久了,这股力量就会逐渐消失。

  “希望胡三太爷的庙宇没荒废十年之久!”我心中暗暗祈祷,旋即,手间术法急速的凝聚。

  “太上正法,香火不灭,汇入吾身,驱邪斩妖,积功塑德,万法归元,疾!”

  随着咒语的念出,在我盘坐的地面之下,隐隐有着一股火热的能量开始汇入我的身体。

  “王天风,陆大江,你们俩再坚持一下,我马上就能破阵。”我向着二人吩咐了一句,而后,尽数吸收着来自地下的香火能量。

  由于我是肉体凡胎,对于香火能量是无法长久储存的,只能在身体里暂为周转就要立即释放出去,否则,我的身体便会被这股力量反噬。

  似是听到我即将破阵,那狼三姨娘冷哼了一声。霎时间,整个空间里的四个大狼头,猛地释放出了十几只小狼崽,向着我的身体奔袭而来。

  “陆大江,你负责前后,我负责左右。千万不要让这些狼崽子靠近六魁师父。”王天风见得整个空间里都是小狼崽,赶忙吼道。

  “放心吧,我就是拼死也会为六魁师父争取时间的。”陆大江暴喝一声,手中的金刚杵呼呼的在空间中激闪,一只只小狼崽也是纷纷暴碎。

  叶君涵守在我的身旁,蹲着身体,尽可能的将自己的重心压低了下来。看得出来,女孩还是很有智商,这种方法虽然很笨拙,但也能有效防止小狼的撕咬。

  片刻后,就在王天风和陆大江乱杀之际,一只乘虚而入的小狼却是陡然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啊!给我死!”

  叶君涵看到后,一边大叫了起来,一边将我先前给她的五雷符祭了出去。

  “砰!”

  小狼瞬间暴碎,吓得叶君涵的俏脸一阵惨白,但她强行缓了缓心神,继续守在了我的身旁。

  我的注意力大部分集中在吸收香火能量上,但眼睛的余光还是偷偷关注着战局。

  半晌过去,在狼三姨娘不断增加小狼崽的数量后,王天风和陆大江终于是顶不住了。

  “砰!砰!”

  两人直接被小狼崽顶飞到了我的身前,而在这时,我丹田里的香火能量也是积累到了上限。

  “给我破!”

  我双手合十,旋即逆转,猛地将这股香火力量推了出去。一时间,空间中的所有小狼崽皆是被这股能量化为了妖力碎片,而就在能量继续向着空间中波及的时候,那四面的大狼头也是出现了异样。

  下一幕,只见得四个大狼头突然缩小了身形,转而,竟是化为了十几个真实的狼头。接着,便将香火能量疯狂的吸摄了进去。

  “什么,竟然被吸收了?”

  我骇然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本以为香火能量会将阵法冲破。但让我没料到的是,狼三姨娘竟然会选择用狼的身体当容器,强行将香火能量吸收进去。

  “不好!这些狼可能要爆炸了。”

  我心头一阵慌乱,这些狼根本无法控制香火能量,一旦吸摄进去,绝对会被反噬。而如果十几只狼体内的香火能量同时爆发出来的话,那我们一行人便会受到可怕的冲击。

  “狼三姨娘,你这狗日的,竟敢摆我一道。”

  我朝着空间中大声骂道,所谓常年打雁,今日竟然被雁啄瞎了眼。我这一手借势术法,如果被爷爷瞧见的话,他一定会被气的从棺材里跳出来。

  “桀桀……你这蠢货,想用香火能量破我阵法,简直是玩火自焚,老娘这就将力量尽数奉还。”

  狼三姨娘当即催动术法,很快,那十几只灰狼身体一动,准备向我们一行人奔袭而来。

  “我的妈呀!六魁师父,你这也太不靠谱吧!”

  王天风望着那漫天的灰狼,身体却是提不起半点力气,当即向我抱怨道。

  “完了!这些狼要是自爆了,那咱们绝对得死无葬身之地。”陆大江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绝望,无奈的道。

  叶君涵则是痴痴的望着我,她没有说一句话,显得非常的平静,淡然。

  “狼三姨娘,你个王八羔子,老子誓要废了你。”作为张庆堂的亲孙子,我今日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口恶气着实咽不下去。

  而等到我的话音落下,那十几只灰狼如潮水一般,立即从四面八方飞袭而来。

  “王天风,借你斩妖剑一用!”

  我眼瞳一冷,体内仙力涌动,望着那漫天的飞狼,赶忙开口道。

  王天风先是一愣,而后,用自己最后的力气将斩妖剑向我扔了过来。

  旋即,我一步踏出,用手接住宝剑,顺手挽了一个剑花,一重浩荡的仙力顿时流转剑身。接着,我脚掌跺地,身形腾至虚空,一剑横扫而出。

  “南斗注生,北斗注死,一剑动山河!”

  锋利的仙力剑波似如九天之泉,横流而去,所至之处,剑气封喉。以摧枯拉朽之势,斩尽妖狼,破裂虚空。

  “咔嚓!”

  阵法猛地暴碎,然而,强力的剑波还没有停止,朝着那古庙的顶上继续横扫而去。

  “砰!砰!砰!”

  一息过后,房顶砖瓦碎了一片,转而,露出了一条手掌宽大小的缝隙,其上,立即有着阳光投射下来。

  “狼三姨娘,小爷的这一剑,你可服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