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山传人 第六十九章 赶尸人现身

小说:棺山传人 作者:张师爷 更新时间:2021-12-01 18:47: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瞧得中年胖子开始向四周不停的打量,我和袁牧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赶紧屏息凝气,半点能量的波动都不敢散出去。

  “张六魁,他是陈怀良吗?”袁牧张着嘴巴,但没有发出声音,朝我问道。

  我摇了摇头,先前和陈怀良交手,他说话的声音都是从阴宠身上发出来的。那是一种尖锐刺耳的音波,和人直接说话的声音有着很大的区别,所以,我也是分辨不出来。

  在查探了一番后,那中年胖子摇了摇头,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转而,他低声嘀咕道:“怪了,难道是张六魁将赵飞扬的三魂给偷走了?他现在不应该是在狼三姨娘那里吗?”

  听到这话,我心中吃了一惊,这中年胖子好像对我的行踪很了解,霎时间,我越发觉得,这家伙应该就是陈怀良。

  等到中年胖子转身点燃三柱草香的时候,我向着袁牧挥了挥手,示意赶快逃离这里。

  然而,就在我和袁牧准备顺着门缝飘出去的时候,忽然,一道可怕的剑气朝着我的身体暴袭而来。

  “咻!”

  那剑气来的异常凶猛,所笼罩的范围极大,使得我即使感知到了危险,身体也是来不及躲开。

  “不好!”

  我心头暗叫一声,这才意识到被那中年胖子给耍了,他早就发现了我和袁牧的存在。而要是我被这道剑气给击中的话,那我的神念将会立即被击散。

  “砰!”

  就在我心神慌乱之际,袁牧赶忙将我推开,而后,用自己的身体强行接住了这道剑气。

  一瞬间,我和袁牧的身体全都显现了出来。而袁牧在接住这道剑气后,他的脸色瞬间惨白,整个身形都变得虚无了起来。

  “你是袁牧?你的灵魂竟然没有投胎转世?”中年胖子看见袁牧的脸后,满是惊讶之色,喝道。

  我心中原本还抱着一丝幻想,但这中年胖子一眼便认出了袁牧。现下可以确定,他就是赶尸人陈怀良。

  “你这老匹夫,你们赶尸先祖将我的尸身封入尸山血海,如今,你又重创我,老子誓要扒了你的皮!”袁牧怒火中烧,骂道。

  看着袁牧越来越虚无的身体,只怪我自己太过大意,着了陈怀良的道,不然,前者也不会因为救我而落到这般田地。

  “张六魁,你小子给我记住,你欠我一条命。”袁牧不爽的看着我,说道。

  旋即,他双手结印,身体迅速化为了一团光芒,朝着门缝飞快地掠了出去。

  我眼瞳一惊,本以为这家伙会与陈怀良拼个你死我活,但没想到,他竟然跑路了。

  “咻!”“咻!”

  两道灵符迅速从陈怀良的手中祭出,然后,那祠堂的木门便被符箓之力给封住了。

  “没脑子的蠢货,以为逃跑了就能活命吗?中了本灵爷的地煞剑气,你终究得灰飞烟灭!”陈怀良不屑的嘲笑道。

  随即,他便将视线转移到了我的身上,脸上同样露着一抹讥讽之色。

  我咽了一口唾液,心中把袁牧这个王八蛋骂了一百遍,他就算是跑了,也该把装着赵飞扬三魂的瓶子给带走。眼下,看这老匹夫的气色,我估计会死的很难看。

  “陈怀良,咱们几次交手,今天终于见面了。”

  我强行定了定心神,脸上露着一抹微笑,心中却是异常着急。如果此刻动用仙力破开门上的符箓,陈怀良一定会暗施偷袭。

  而要是选择和这老匹夫硬刚,他少说也有三四十年的功力,以我如今神念化形的力量,根本不会是他的对手。

  “呵呵,张六魁,我费尽心机派出阴宠监视古玩店,又用赵飞扬的三魂当诱饵,你小子总算是上钩了。只是可惜,那狼三姨娘应该已经死在你手中了吧!”陈怀良得意的笑道。

  我无奈的点点头,姜还是老的辣。这老匹夫先借狼三姨娘的手杀我,又用赵飞扬的三魂当诱饵,如此诡计,真是恶毒至极!

  “少废话,小爷我今天就算是耗尽神念,也要将你给废掉。”我眼眸一冷,斥道。

  而那陈怀良却是冷哼了一声,他手持着一把黑色的铁剑,其上正有着一股可怕的煞气凝聚。

  “区区一道神念力量,也配与我动手,本灵爷只需一击,定让你神念尽碎,灵魂大震!”陈怀良低喝一声,旋即,他脚下步伐变化,带出几道残影后,一道强悍的剑气猛然向我袭来。

  “咻!”

  剑气未至,但那恐怖的煞气力量却是让我的身体都为之一颤。转而,我双掌伸出,将周身的仙力能量尽数调动了出来。然后,将这力量全部汇聚在了右手的剑指之上,最后,朝着那奔袭来的剑气激射出来。

  “疾!”

  这一道攻击几乎是耗尽了我神念所能动用的所有仙力能量,当即,我的身体开始变得恍惚起来。

  “砰!”

  两重能量的对轰,在祠堂内立即波及开来,将周围的灵牌、贡品都震飞了一地。几秒过后,我的仙力和那剑气平分秋色般的都化为了光点,最终消散在了虚空中。

  “这是?仙力?”

  等到能量平息下来,陈怀良用着一抹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我。虽然,我的神念所能动用的仙力不足本体的百分一,但这等威力却是让他惊慌了起来。

  “哼!小爷我早就修成了半仙之体,你若是肯跪在我面前认错,我倒是可以考虑饶你一条狗命。”我强撑着身体,喝道。

  嘴上虽然这般叼毒,但我很清楚,此刻的我仙力已然耗尽,所剩的真元也只能堪堪维持神念的身体。如果陈怀良再出手攻击的话,我的神念便会被重创。

  “哼!死鸭子嘴硬!你才不过二十出头,怎么可能修成半仙之体!”陈怀良冷笑了一声,虽然好奇我的仙力,但终究是没被吓住。接着,便手提着地煞剑向我一步步逼来。

  我的身体缓缓后退,此刻已然是强扭之末,既无法对抗陈怀良,也无法破开门上的符箓。不由得,我心灰意冷,已然做好了神念被毁,灵魂受创的打算。

  “咻!”

  就在陈怀良全神贯注盯着我的时候,他背后的一块灵牌,却是陡然射出了一道红光,向着他的身体暴射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