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033你做给谁看呢?

小说: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作者:一路烦花 更新时间:2021-11-15 18:47: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秦苒卷着袖子,姿态还算懒散的微微眯眼看蒋涵,喉咙里溢出低哑的笑。.09rw.

  一瞬间,蒋涵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本能的觉得危险,她瞳孔一缩,往后退了一步,想要逃!

  然而,蒋涵还没往后退一步,整个人就被一道巨大的力量扼住,被人抵着脖颈,狠狠地扔到了墙上。

  身上几乎没有了力量。

  秦苒一手抵着蒋涵,伸腿将另外两个女生踹倒在地上,看向最后一个女生,挑眉,笑:“怎么,还来吗?”

  这个年纪的女生男生,动手都是毫无章法的,在秦苒眼里就是小打小闹。

  “别打了。”身后,有人拉了拉她的袖子。

  说话的是潘明月。

  秦苒没说话,只是垂着眼眸,没什么表情地看着被她抵住的蒋涵。

  蒋涵眉心冷汗沁出来,面前的女生头发扎起来的,几缕散发随着她低头的瞬间滑到侧脸,停在嘴边。

  一双眼睛好看,但目光像是染了血,让人对视一眼,都觉得毛骨悚然。

  这番变故,其他寝室里的人都差不多知道了。

  吴妍也有点怕,但她看了一眼蒋涵等人,还是站在门边开口:“秦苒,你别发疯了,我要去找宿管……”

  秦苒把隔壁的门踹开。

  “砰——”

  门碰到墙壁又狠狠的弹回来,一声剧烈的声响。

  别说吴妍不敢说话,整个楼层都鸦雀无声。

  秦苒比蒋涵高一点,松开抵住她脖子的手,微微低头,又轻声笑了笑。

  好半晌后,在蒋涵惊悚又有些异样的目光中,她才松了手,慢条斯理的放下卷起来的袖子。

  又找林思然拿回保温杯。

  眼底血丝还在,临走前,她微微侧眸,笑得挺邪的看向蒋涵,“少管闲事,多吃饭。”

  她拿着杯子往自己寝室走,不急不缓的。

  剩下的最后一个站在走廊上的女生像是受惊的白兔,跳着让开了一条路。

  走廊上的女生几乎都缩在寝室门口,目送她进房间,第一个敢惹蒋涵的女生。

  好几分钟,这一层楼的人都还没缓过来,极其安静。

  林思然洗完澡后,并没有在宿舍里看到秦苒,她皱了皱眉,在开水房都没看到,直到来到阳台。

  看到秦苒背对着她坐在阳台上,两只腿还微微晃着。

  林思然吓得心脏差点骤停了,“苒苒!”

  秦苒早就听到了声响,她微微侧眸,形同姣好的眼睛眯起,“慌什么?”

  嘴里还咬着一根未点燃的烟,漫不经心的晃着,夜色浸透了她的眉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思然没反应过来。

  秦苒忽然低声笑了,她伸手一撑,往回一跳,把烟丢进垃圾桶,“走吧,回去睡觉。”

  林思然摸了摸心脏,松了一口气,“苒苒,你好厉害。”

  她指的是今晚的事。

  还真从来没有见过,有女生把蒋涵怵到那种程度。

  秦苒往寝室走,双手枕在脑后,没说话。

  好久,林思然才听到她的四个字,又薄又凉:“我不是神。”

  **

  云城的某处别墅。

  程隽正拿着刀对着人体模型研究。

  就听陆照影慌慌张张的推开了他工作室的门,“隽爷,隽爷,有……有……”

  程隽面无表情地转过来,薄削的手术刀对准陆照影,斜过去一眼:“弄坏我的人体模型,你赔得起?”

  陆照影沉默了一下。

  程公子花五百万定制的人体模型,连血管都模拟的清清楚楚,这笔钱他能拿出来,但能不能请动人帮忙定制人体模型,就……

  他顿了顿,然后开口:“我们返单了……”

  程隽收回匕首,衬衫衣角都带起一阵风,轻轻扬起,难得这么雷厉风行,“你不早说?”

  陆照影:“……”

  **

  虽然是高三,但一中双休并不补课,以前是补课的,但自从被某个学生家长向教育局举报之后,就再也没有补课了。

  这两天秦苒除了在奶茶店兼职,都很自由。

  星期六一早,宁晴给她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她没接。

  秦苒拎着自己的背包,直接去医院看陈淑兰。

  陈淑兰住在医院的vip病房,有特殊照料,秦苒去的时候,小姨正在给陈淑兰喂汤。

  沐盈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玩手机。

  沐楠坐在另一边,拿着水果刀削苹果。

  秦苒没立马进去,只是站在玻璃窗外看了陈淑兰半晌。

  陈淑兰跟她外公结婚早,但生孩子却晚,三十多岁才生第一个孩子。

  如今她已经接近八十。

  人老了各项器官都开始退化,各种病都出来了。

  宁薇的腿秦苒有办法,可面对自然界的生老病死,面对各项器官的衰竭老去,连秦苒都显得无力。

  秦苒开门进去,陈淑兰一瞬间精神都好了不少。

  “苒苒,我让你妈把这些东西拿来了,你放好。”陈淑兰手指有些颤抖的不稳,她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堆纸,递给秦苒。

  秦苒低头一看,全都是以前被她揉成一团扔到垃圾桶的简谱。

  随性而写的。

  她没想到外婆全都捡起来还收藏的很好。

  陈淑兰见她没有动作,不由分说的拉过来秦苒的手,塞进她手里,陈淑兰人老了,记性不大好,可却还记得,当时那位帝都的老师看着这些简谱的样子。

  如同瑰宝。

  如果换个家长,肯定死命逼着孩子学了。

  可陈淑兰不一样,秦苒在她那,以后不结婚她都乐意,更别说这么件小事。

  “表姐,这是什么?”沐盈见到秦苒过来,就放回了手机,凑过来。

  只看到了纸张一眼。

  还没怎么看清。

  秦苒就将纸卷起来,塞进了校服兜里,“没什么。”

  她淡淡开口。

  沐盈虽然好奇,但没多问,只是感觉奇怪。

  在医院陪到了中午,直到下午秦苒要去奶茶店上班,她才回去。

  **

  周六,秦语还要来学校排练小提琴。

  学校周年庆上秦语有表演。

  平日里都是司机送秦语来,这一次林婉想看看秦语的现场,便也跟着过来,宁晴只能做陪。

  星期六车子是能进校园的。

  只是在路过门口的时候,秦语想要喝奶茶。

  三人便都下了车。

  司机下来去给秦语排队买奶茶。

  秦语挽着林婉的胳膊,笑着跟她介绍现在一中的情况。

  眼角的余光看到奶茶店一个熟悉的人影,秦语似乎是愣了一下,到嘴边的话都没了。

  林婉注意到秦语的不对劲,“怎么了?”

  她一边问,一边朝她的目光看过去。

  “妈,姐姐怎么会在这里?”秦语偏头看着宁晴。

  宁晴也已经看到了,她面色青紫,抿着唇,眼带寒霜的大步走到奶茶店。

  秦苒侧靠着吧台,低着眉眼,不紧不慢的将一杯奶茶放到桌子上。

  宁晴手指攥得紧,她拎着三万的包,咬牙切齿的开口:“秦苒,你这是在干嘛?我没钱给你?”

  ------题外话------

  宁晴这个人你说她坏,她也说不上顶天大恶人,她只是把自己活得太明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把利益看得太重,自私又自负,只是不喜欢秦苒而已。这么跟你们说吧,苒爷知道外婆时日无多了,她想要外婆最后一段日子就算表面上也要装得子孙和谐。

  苒爷极重情义,爱憎分明,别说为了外婆来云城见宁晴,忍下不耐烦,就算为了外婆送自己的命她也愿意。等没有了外婆,有一段时间内,没人能管得了压制的了苒爷,至于宁晴更是靠边站,地位甚至连乔声也不如。

  宝宝们看文带上帝视角,也希望你们用上帝视角去探测每个人的内心,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

  妈耶剧透的好像有点多(ㄒoㄒ)……明天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