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072查监控,别计较行不行?

小说: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作者:一路烦花 更新时间:2021-11-15 18:47: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徐摇光一直在看着秦苒。.09rw.

  秦苒右手还伤着,左手在上面画图的时候也不显晦涩,只是画的有点慢,没有右手画的那样分明好看。

  可即便这样,也能看出有绘画功底,足以震慑到阶梯教室的师生。

  秦苒站在黑板边,偶尔画两幅图,再讲述演讲稿,这次演讲,前三个班都有演讲稿,因为内容太多,不会有人在这上面花功夫。

  秦苒独树一帜,偶尔几个英语单词也是信手拈来,演讲这种枯燥的东西,阶级教室所有人的注意力也几乎被她吸引过来。

  教导主任跟几个领导这会儿是真的服了,在秦苒演讲完毕后,又看着记录提问了秦苒几个问题,秦苒一一回答。

  身边的几个领导不住的点头,夸赞这一组用心了,又侧身对教导主任点评衡川一中的学生踏实。

  “不错,现在难为你还这么有定性,”教导主任不住的点头夸奖,他一向是不苟笑的类型,此时秦苒的目光犹如一个老父亲,“你叫秦苒对吧,下去叫你们组的成员来回答问答。”

  秦苒下来,见林思然等人还坐在凳子上,直直的盯着自己,几乎呆了。

  她笑了笑,也没回自己位子上,只靠在外边,“问答环节了。”

  林思然这才回过神,捧着自己的笔记本上台。

  他们这组的得分最后是九点七分,若不是因为林思然他们后面拿了笔记本上去,得的分还会更多。

  拿了分数后,林思然等人都是一路飘着走下来的。

  秦苒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微微靠着阶梯教室的椅背,教室里的学生几乎都看她这边,但没啥人敢跟她搭话。

  只有九班的人对着秦苒吵吵闹闹,激动不已。

  等林思然等人坐回来了,周边其他班的人才小声跟林思然等人说话。

  后面的演讲都没有出彩的地方,不仅学生听着没劲,连评委都听着没劲。

  高三一共十七个班参与这次演讲,秦苒之后的分数都被压的的特别低,后面十三个班的分数都没有超过八分的。

  秦语身边的女生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道:“还好我们在秦苒之前演讲,不然连八分都拿不到。”

  这句话说的侥幸,但也没有夸张的部分。

  学校有两宝,一是常年霸占第一的徐摇光,二是万年老二潘明月。

  秦苒那个班有徐摇光坐镇,而他们一班的潘明月没参加,从演讲稿的内容上来说自然是九班胜出。

  再加上从演讲人的表现,秦语逊色的不止一点点。

  若真在秦苒之后演讲,能不能拿到八分,还真是个未知数。

  秦语脸上是笑着跟班里的人说话,可心里却是极其的不舒服,她下意识地看了秦苒那边一眼。

  徐摇光也微微侧头看着秦苒,眸光低敛,不知道在想什么。

  秦语抿抿唇,更是烦躁,身边的人还在说秦苒脱稿的问题,她的笑容都快维持不住了。

  **

  “第一,我们拿了第一,”秦苒这边,一群人围着秦苒,左看看右看看,“秦苒,苒姐,你也太牛了吧,那么长的演讲稿,你是怎么记住的?!”

  拿了第一名,回到班级后,还是自习。

  班里其他人都围过来。

  秦苒唇扬了扬,她坐到自己的位子上,笑得漫不经心,十分谦虚,“就这么看着看着就记住了。”

  乔声笑骂她,“你记性这么好,为什么不用到学习上去!”

  其他人纷纷说是,然后还有人说她画画好看的。

  秦苒不理会他。

  乔声说完,想起来正事,他朝秦苒笑笑,然后大步走到讲台上,斜靠着讲桌坐着,手拿着黑板擦,敲了下桌子,很响的一声,“安静一下。”

  这动静,其他人都安静下来。

  那些本来还围在秦苒桌边的人,全都坐好,一个字都不敢往外蹦。

  “林思然说,演讲稿一直九班人范围内,我问了了好几个人,没有人看到其他班级的人接近,”乔声嘴角勾着,却不见笑意,“所以,我怀疑是本班人,是参加演讲小组的人,究竟是谁,现在给我站出来。”

  班里没人说话,大气也不敢出。

  乔声点点头,继续笑,“行,大概有人是忘了,阶梯教室,还有走廊都是有监控的,放学我会去找监控室。”

  说完后,班里人面面相觑,然后又低声讨论。

  “乔声好帅啊!”吴妍的同桌低声开口,压抑着兴奋,说着又捏拳,“不过拿演讲稿的人可真可恶,谁这么嫉妒秦苒,还拿演讲稿,真缺德,秦苒要不会背,岂不是完了?!”

  吴妍笑了笑,“是啊。”

  手却是捏着,有些心不在焉的。

  晚上放学,乔声没拿篮球,也没去球场,跟徐摇光说了一句,两人就往外走。

  “乔声,等我一个,我也要去,”中午一个参加演讲的男生知道他们是去看监控了,“我要看看我们班到底是谁这么没团魂!”

  吴妍脸色更白。

  她看了眼秦苒的方向。

  秦苒放学一向不喜欢先走,喜欢慢吞吞的。

  有人在催促吴妍。

  吴妍磨磨蹭蹭的,发昨天收起来的英语答题卡,英语老师已经批完了,发到秦苒这里,秦苒只有四分。

  吴妍此时眸里没有嘲讽,她只是看了眼周围,班里还有几个在讨论习题的学生,抿唇想了想,跟着叫她的人一起走了。

  **

  校医室。

  秦苒来拿安眠药,桌子上放着几个碗,上面盖着盖子,能看的清热度。

  “今天表现不错啊,”陆照影趴在桌子上看着她笑,“应该不会被骂。”

  程隽不在校医室,听陆照影说是出门了。

  “哎,同学,看病吗?”余光看到外面有人,陆照影一抬头,是个年轻女生,“下班了,不过我还是可以通融一下的。”

  “不是,我是来找人的,”那女生脸色红了红,又转向秦苒,“秦苒,你可以出来吗,我有事找你。”

  秦苒坐在凳子上,手里拿着筷子,瞥她一眼,十分冷酷,“有事这里说,走不动。”

  “这是私事,”吴妍看了眼陆照影,抿抿唇,“不好……”

  “我跟你没私事。”秦苒并不理她。

  吴妍只是用余光看陆照影,泫然欲泣,是真的要哭了,是在寻求陆照影的帮助。

  陆照影却笑了,他往后一靠,摸摸自己的耳钉,比划了一下,“我左耳进右耳出小妹妹。”

  刚刚对吴妍的和缓样全都没了。

  吴妍脸色白了白,抿唇踌躇了半晌,见秦苒跟陆照影真的不理会她,她才捏了捏手,脸色苍白的开口:“秦苒,中午那件事……是……是我做的,可你记住了演讲稿,这件事你也是因祸得福,你去跟乔声说说,别让他跟我计较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