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152秦语的小提琴声(二更)

小说: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作者:一路烦花 更新时间:2021-11-15 18:47: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姓魏能让人联想到的只有魏大师。.biqugev.

  听林婉这么一提醒,秦语愣了愣。

  魏子杭确实是姓魏,只是——

  “那人是我们学校周围有名的小混混,”秦语收回目光,看向林婉,“打架斗殴,学校周边的人都怕他的。”

  这种人怎么可能会跟魏大师有关系?

  “是吗?”林婉动作顿了顿,这气质倒不太像个混混。

  秦语不想林婉对秦苒关注太多,“就学校的校霸,之前是旁边职高的,那群学生在一起,什么事都干,现在在一中体育班。”

  林婉点点头,终于收回目光。

  “不过妈,姐姐现在不应该是在学校吗?”秦语把两张票整理好,又侧头,听不解的开口:“怎么在这里,还跟魏子杭这种人在一起?”

  林婉又嗤笑一声。

  宁晴却抿了抿唇,本来她想去找秦苒问她究竟怎么回事,听到这句话,脚步又硬生生停下。

  两人检票进去。

  秦语才看向秦苒那边,微微皱眉。

  没等多久,徐摇光就到了。

  “有点事,”徐摇光戴了个黑色口罩,外面是黑色棒球外套,只露出一双清冷的眼睛,“久等。”

  秦语抱着小提琴说没事。

  两人检票进去。

  秦语又看了眼小门的方向,那里秦苒跟魏子杭两个人都不见了,有点奇怪。

  徐摇光的票在最宁晴他们边缘,他又戴着口罩,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宁晴认识他,朝他点点头。

  看到她的时候,徐摇光顿了顿,然后叫了一声“宁阿姨”。

  语气里倒是有少见的尊敬。

  宁晴稍微一愣,秦语不止一次跟她说过,徐摇光是学校里不动如山的年级第一名,她对徐摇光记忆深刻。

  对方有些孤傲,平日里话不多,没想到今天态度竟然挺好?

  徐摇光对是宁晴听尊敬,但对林婉就随意多了,随口叫了一声。

  林婉只淡淡的看他一眼,没应声也没回答。

  没多会儿,徐摇光兜里的手机就响了,他伸手拉了拉口罩:“我去趟卫生间。”

  秦语站起来,想要告诉他卫生间在外面,后台的卫生间不能去,却见徐摇光直接走了。

  对他到底没有多上心,秦语没多想,就坐回去了。

  **

  这边,秦苒跟魏子杭直接去了后台,这边的小门是工作人员专用通道。

  魏子杭对这边很熟悉。

  两人进去的时候,后台的几个音乐大师都在试手感。

  “听主办方说,这次表演后的个人表演,有个新人还不错。”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他是这次仅次于魏琳的次席,戴然。

  次席这个位置,能爬上去的人,都不简单。

  尤其是这种大型的高端流音乐会。

  其他人点点头,“是个女生,资质灵性都可以,不过是冲着魏大师来的。”

  “谁不是冲着魏大师来的?”有人就笑了。

  戴然站在一边,神色冷了冷,没说话。

  他年纪不如魏大师大,家世成就样样都不差,只在这个行业,总被魏琳强压一头。

  意识到气氛有些不对劲,其他人都闭上了嘴巴,没敢再说什么。

  “子杭,你是来找你爷爷的?”气氛沉默的时候,魏子杭带着秦苒进来,几个老师就指了指前面的方向,“他在里面调音。”

  “谢谢。”魏子杭有些好脾气的笑笑。

  其他人摆摆手,就看他身侧的女生。

  那女生有些面生,看她随意的一身打扮,也不像是今晚个人赛的。

  难道是魏子杭的女朋友?

  圈子里的人都知道魏大师的孙子小时候被人拐走过,生性纨堪,听说一直待在乡下,不太愿意回京城上学,浪荡成性。

  听到声音,屋子里的魏大师已经拿着小提琴出来了。

  “苒苒,你们来了,”魏大师红光满面,看起来似乎挺高兴的,“先进来。”

  他侧身,让两人先进他的休息室。

  看他的态度,对那个女生要比魏子杭好多了。

  “魏大师,这位是……”一人笑着看向秦苒。

  圈子里一直有传,魏大师有了心仪的弟子,还是个女生。

  但是了解情况的人多少不大相信。

  因为这么久没都没发现魏大师身边有哪个女徒弟,要是真有了心仪弟子,这地位就不是一般的小提琴手能比,还不得宣扬得人尽皆知?

  “家里的小辈,来看我的表演。”魏大师声音温吞,说话的语气不紧不慢的,听不出任何情绪。

  其他人也没怀疑。

  **

  屋内。

  魏大师打开里面的监控台,能看到舞台跟观众席。

  “这个表演厅怎么样?”魏大师站在屋子中间,手指着电视上的辉煌表演厅全貌,“能登上这个表演台的人,才算是这个业界所认可。”

  这个表演厅以前是皇家御用行,开放的要求极其严格。

  每个音乐人的目标,就是在这里开一场个人音乐会。

  秦苒拖着一张椅子过来,一手手撑着椅背,一手拿着个杯子,眼睛眯着,眼睫很长,微微向下垂着,不羁又随意。

  有些懒洋洋的看着电视上的页面。

  似乎没被魏大师的澎湃的热血给点燃。

  而魏子杭则是半靠着坐在桌子上,低头看着手机,似乎在跟什么人发信息。

  魏大师语气一滞,然后伸出自己右手,狠狠的拍了一下魏子杭的头:“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你是来看我表演的吗?”

  魏子杭:“……”

  “是,”魏子杭抬了抬头,他收起手机,有些心累的叹了口气,“是我不对,我应该认真而虔诚的看您表演。”

  彻底服。

  “啊,苒姐,”魏子杭把手机塞回兜里,偏头看了下秦苒的表情,然后站起来,把魏大师的小提琴随手扔给秦苒,眯着一双凤眸,“试试?”

  秦苒看着他手上的小提琴片刻,还是那副挺吊儿郎当的模样。

  好半晌,她抬手把手中的杯子放到桌子上。

  接过小提琴。

  秦苒低了低头,微微闭眼。

  **

  徐摇光有些熟练的来到后台。

  他拉下了口罩。

  戴然正理着衣服从里面出来,看到他,一愣:“小徐少?”

  徐家是大姓,徐老爷子名声享誉京城,这个圈子里心里都有门镜,谁能惹谁不能惹都记得清清楚楚。

  “戴老师。”徐摇光喜欢小提琴,每次有什么大型表演的时候,这里的人都会专门给他留一张票。

  戴家跟徐家也有些交往。

  有心想要跟徐摇光多说,演出在即,戴然没多留,提前去候场区了。

  徐摇光没进卫生间,只是在后台走廊上打了个电话。

  打完电话,要走的时候,休息室的地方,隐隐约约传来一阵小提琴声。

  外弦铿锵,内弦低回婉转,层峦起伏,几乎强势的剖开心脏,直击灵魂。

  这样的音乐就是一场酣畅淋漓的盛会。

  不知道过了多久,却足以让人沉浸其中。

  徐摇光手还勾着口罩,目光如炬的在休息室徘徊。

  不多时,走廊尽头的门被打开,音乐团的人纷涌而来,“大家速度快点,戴老师在等着了!”

  “每个人手中的乐器不要忘了。”

  开场是个整体合奏。

  加上音乐团几乎有一百个人。

  嘈乱的脚步声打断了徐摇光的思路。

  他站在原地看着一间休息室好半晌,认出那是魏大师的,想了想,还是决定先离开。

  如果没有记错,后台有监控。

  徐摇光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秦语有些诧异。

  卫生间还在外面,一来一回最少要十五分钟,徐摇光不到十分钟就回来了。

  不过快开场了,秦语没多说。

  他们的位置在中间,最前面有四排单独的vip位置,是留给一些贵人跟要上台独奏的大师们的。

  头顶的灯光瞬间熄灭,开场合奏开始。

  **

  来看演奏会的,除了一些附庸风雅的,其他都是业内懂行的人。

  这次的独奏都是大师级别的人物,就算是一些附庸风雅的人,也听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或喜或悲,体验了人生五味。

  尤其是最后,魏大师的压轴表演。

  他几乎拿出了自己这一生最巅峰的技巧。

  不管是换把、双弦、泛音拨揍,还是分弓跳弓等等,这些他都是得心应手,运用得出神入化。

  这些技巧,不仅仅是用天赋来形容,最重要的还是持之以恒的技巧练习。

  魏琳被称为小提琴史上的大家,并不是空穴来风,他对小提琴的严谨还有敬畏度出乎所有人的想象,这么多年,几乎上千次的表演,他都是零失误。

  他的伟大之处,只有那些真正的小提琴大师才懂。

  殿堂级别的大师跟普通级别的导师相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从魏琳拉完二十分钟,全场静寂了一分钟到犹如潮水般的掌声能看出来。

  秦苒坐在第一排最左边,听完后,她揉了一下脸,深吸一口气。

  身边的两个老师还在讨论。

  “魏大师这一次比得上上次y国的巅峰时刻了,听完魏大师的,我觉得我不如回家种田。”

  散场,所有人陆续离去。

  秦苒把头顶卫衣的帽子拉上。

  从另一个分道出去。

  “还有两个新学员,这次主办方推的,”魏子杭跟着秦苒后面,小声开口,“我们再等等。”

  “恩。”秦苒微微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反应挺慢的。

  两人依旧从小门出去。

  **

  表演厅,几乎所有人都走了。

  宁晴还有林婉这些人单独留下,除了他们,还有另外一个男生一家。

  “你们看,待会儿语儿就要去那上面演奏。”宁晴直接发了视频给宁薇,嗓音是压抑的激动。

  听到声音,一直在旁边写作业的沐盈不由朝这边看过来。

  她这几天都在怄气,宁薇跟沐楠都没有主动跟她说话,这时候她却主动靠过来。

  视频里不是上次的彩排,而是演奏会现场,无论从灯光还是特效来看,都是上次的场面所不能比的。

  “舞台真好看,”沐盈忍不住开口,顿了顿,又问:“大姨,二表姐是要上台了吗?”

  “快了,等那个男生先拉完,就到你二表姐。”宁晴一向以秦语为骄傲,眼下终于有了盼头,她难以抑制。

  旁边的林婉拿着镜子出来,给自己重新描了口红,斜眼一看,眸中全然是轻视。

  似乎没见过世面一样。

  第一个上台是男生。

  被主办方看中的,资质显然不错。

  他大概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年纪不大,拉的小提琴偏技巧,灵性倒没他的技巧出色。

  不过显然也是一个顶级的苗子。

  一行老师都倍加赞誉,只有魏大师坐在自己的专属凳子上,捧着杯子,见过大世面的他,不紧不慢的开口:“还可以。”

  能得到魏琳一句赞赏,说明那男生确实不错。

  有几个老师已经有了思量。

  “下一个是个女生,叫秦语,”说话的老师显然做过功课,“主办方力荐的一个女生,说魏大师您一定喜欢。”

  也姓秦?

  还觉得自己一定喜欢?

  魏大师挑了挑眉,多了一分好奇。

  秦语上场,手拿起小提琴。

  不到十秒,魏大师似乎听到什么,他把手中的杯子丢在桌子上,微微眯眼,挺冷的看向秦语。

  ------题外话------

  **

  晚上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