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173你当云鼎酒店是你家开的?(二更)

小说: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作者:一路烦花 更新时间:2021-11-15 18:47: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谁会在这个时候敲门?”海叔一愣。s.biquge.

  魏大师来云城的消息上也就云城这几个人知道,前两天基本上都已经上门拜访过了。

  今天也只是外省协会的那些人在打电话。

  云城还有谁?

  海叔放下手中的茶壶,走过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老人,戴着老花镜,穿着黑色中山装,整个人干净利落一丝不苟。

  似乎是没想到敲门的会是他,海叔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徐……徐老?”

  徐家人深居简出,不太出现在公众前,但徐摇光跟魏大师有些交情,海叔还是见过徐校长本人的。

  只是徐校长一般不太跟其它世家交往。

  魏大师虽然跟徐摇光有来往,但跟徐家人还隔得有些远。

  毕竟京城那几个家族,不是说想攀就能攀得上的。

  “请问,魏琳魏大师是这个房间吧?”徐校长往门牌号上看了一眼。

  “是的,”海叔连忙打开门,“您快请进。”

  等徐校长进去,海叔关上了门,“老爷,是徐老来了。”

  刚放下手机,正拿着杯水喝的魏大师放下杯子,站起来,有些惊讶的站起来,“徐老,您请坐。”

  他心里也奇怪,他们魏家跟徐家好像没这么熟?

  魏大师找他干嘛?

  海叔给徐校长倒了一杯茶。

  “是这样的,我是为了我的一个学生秦苒来的,”徐校长一手拿着茶,开门见山的道,“听说您昨天收了她为徒。”

  “原来徐老是为了这件事。”魏大师心里惊讶,但面上丝毫不显。

  又是为了秦小姐?

  海叔愣了一下,徐校长也是秦小姐朋友之类的人物?

  不过程隽陆照影这几个人都出现了,此时多加一个徐老,好像也不算事什么。

  海叔麻木又僵硬的想着。

  “不仅仅是这样,”徐校长摇了摇头,他喝了一口茶,似乎是沉默了一下,然后幽幽顿开口,“我是想问问您,是怎么让秦苒答应跟您学小提琴的?”

  魏大师一愣,没想到徐校长会这么问他?

  “您也知道,我的继承人一直没有着落,最近这三年我都在云城,都是为了找继承人,可她一直都没答应。”话说开了,徐校长也没保留,他是真的很想知道魏大师是怎么让秦苒答应他的。

  魏大师一边听着一边“嗯”了一声。

  “说到这里,您应该猜到了,就是您昨天才收的弟子秦苒。”徐校长把杯子放在桌子上,抬了抬眼眸。

  “哦。”魏大师点点头。

  他下意识的抬手又喝了一口水。

  喝到一半的时候,反应过来。

  “咳咳——”

  他剧烈的咳着,海叔连忙去拍他的后背。

  徐校长就冷酷无情的看着魏大师的脸,半点也不同情。

  大约三分钟,魏大师终于缓过来,他抬了抬头,把杯子“啪”地一声放在了桌子上,“徐老,您刚刚说什么来着,我好像听岔了。”

  徐校长面无表情的重复了一遍。

  “她的脾气我知道,”徐校长幽幽地看着魏大师,“我想知道你是怎么说服她的?”

  “啊,”魏大师还有点没反应过来,整个人不太在状态,“她肯定不行,得找她外婆才有用。”

  “外婆?”徐校长点点头。

  然后又十分有风度的站起来,“魏大师,今天冒昧打扰了,明天在恩御摆桌,希望您能赏脸。”

  徐老走后。

  酒店里的两人还没反应过来。

  “刚刚徐老是说选的继承人是苒苒?”魏大师看了眼海叔。

  徐家在京城的影响力不可说,跟魏大师完全是两个方向,其他人尊敬为大师,是给他面子,可徐家,手里是真正有实权的。

  海叔艰难的点点头,“好……好像是的吧……”

  **

  医院。

  宁晴、林老爷子、林麒林家这些重要的人几乎都来了。

  “妈,老爷子来看您了。”宁晴进来,帮陈淑兰垫好身后的枕头。

  陈淑兰没什么精神,就看了他们一眼,咳了两声,然后淡淡的说了声:“谢谢。”

  她这态度,林家除了林麒跟林老爷子,其他人都皱了皱眉头。

  他们眼里,宁晴这一家人,仅仅就是沾了秦语的光。

  陈淑兰充其量不过一个农村妇人,沾了林家的光才能住在医院的vip病房区,这会儿还这态度。

  不过这几个人都没说话。

  宁晴放缓了声音,“京城有一场拜师宴您没去,我们商量着在云城再办一场,让两家亲戚都来热闹一下,就这两天。”

  听到这一句,陈淑兰终于睁开了眼睛,她看了宁晴一眼,最后又闭上了眼睛。

  “不去。”又些病恹恹又有些冷的声音。

  宁晴抿了抿唇。

  林老爷子脸上一直是笑着的表情,“亲家应该是累了,你也不要太强求。”

  他语气缓缓的,听不出其他情绪。

  一行人出了病房,宁晴还留在里面没有出来。

  “爷爷,这个陈淑兰也太不识抬举了。”一个年轻男人皱了皱眉。

  林老爷子手负在身后,淡淡开口,“乡野妇人,无须多过计较。”

  电梯门打开。

  从里面出来一位戴着老花镜的老者。

  林麒在秦语开学时见过徐校长的,自然认识他,他愣了一下,连忙开口:“徐校长。”

  徐校长急着去找陈淑兰,听到有人叫他,脚步顿了顿,然后推了下眼镜,对林麒没有多大印象,就朝他点点头,没多说什么。

  等他走后。

  林家一行人进了电梯。

  电梯门关上,林老爷子才看向林麒,“刚刚那人是……”

  “徐校长,”林麒低声开口,“三年前空降一中校长,听说是京城人士,每个月都有不知名的挂着京城特殊车牌号的人找他。”

  林老爷子精神一振,他沉吟了一会儿,“在前任校长无功无过的情况下空降……”?这些事儿一中的学生老师都知道,不算什么秘密,就是没人知道徐校长究竟是谁。

  毕竟,京城太多新闻在网上别说搜,提个名字都直接给屏蔽了。

  “明天的筵席安排好了,苒苒那边……”林麒没再提徐校长,顿了顿,说起了秦苒。

  林老爷子看他一眼,沉吟了一下,“她那边就不用通知了。”

  一开始他是有想要林麒拉拢秦苒的想法。

  阴差阳错因为孟心然的事让他们不得不选择了秦语的这个点。

  眼下看来,多亏了之前那件事,不然在秦语这件事出结果之前还在两人之间纠结,少不得两边都不讨好。

  林麒叹息了一声,没再纠结这件事。

  **

  校医室。

  程隽办公桌上多了一些烧杯烧瓶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手边还放着个反应试管。

  秦苒趴在一边练字,下午的课她没去上。

  最近老高对她十分宽容。

  当然,除了物理老师以外,其他老师都对她十分纵容

  她虽然有些不耐烦,但还是抿唇一个字一个字慢吞吞的写着。

  江东叶如同死尸一般躺在椅子上。

  陆照影靠在沙发上,朝进来的程木挑眉,询问他江东叶是怎么了。

  “好像手机中顾西迟的照片被人删了。”程木有些同情的看了江东叶一眼。

  通缉顾西迟的照片就那么一张,还因为自己的一时作死被人删了。

  现在是大数据时代,基本上很少有人会打印照片。

  如果早知道顾西迟的背后有个黑客大佬,他肯定不会这么作死,肯定会把顾西迟的照片打印个几千张。

  “我小叔今天又忙了,”江东叶拿抱枕盖在自己的头上,将腿搭在桌子上,彻底服了自己的运气,“他跟我说帮我联系了钱队,我去钱队的工作地点找了好几次,都没找到……”

  江东叶不说还好,说到这个,程木跟陆照影看江东叶的目光就更诡异了。

  两人都没敢跟江东叶说,昨晚他们不仅见到了江回,还见到了钱队……

  “我再去钱队那里找人试试,”江东叶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又站起来,目光一扫,就看到了还趴在桌子上的秦苒,一顿,“她……不用上课?”

  这会儿快三点了,按照高中学生的作息,第一节课都快下课了吧?

  程木淡淡的开口,“她老师都不管她的。”

  江东叶一愣,想想她除了物理,其他总分646,咳了一声,然后拿了外套出去。

  秦苒又练了一页纸。

  兜里的电话就震了一下。

  她漫不经心的拿起来一看。

  是秦汉秋的信息。

  抬手把笔扔到桌子上。

  秦苒往椅背上一靠,直接拨通了他的电话,声音微微压低:“爸?”

  秦汉秋那边显然很高兴,声音挺大,“苒苒,我今天来云城了,晚上放学你出来,我带你去吃一顿好的。”

  秦苒伸手翻了翻字帖,挑眉,“怎么忽然来这里了?”

  “林家请我们来的,我跟你舅奶奶他们一起来的。”秦汉秋顿了顿,说的有些小心翼翼:“还有你弟弟,你要是不喜欢,晚上就不带他……”

  秦苒合上了字帖,她按了下太阳穴,想了想,“你们俩现在在哪?”

  “刚下车,在汽车站。”秦汉秋大着嗓门回她,“林家的车马上接我们去酒店。”

  一下车就迫不及待给她发信息。

  秦苒看了程隽一眼,对方在用显微镜看什么东西,她就站起来,往旁边走了两步,低声道:“哪个酒店?”

  秦汉秋就说了一个酒店的名字。

  巧了,正是魏大师跟顾西迟两人的酒店。

  秦苒还有事情要当面问顾西迟:“行,你们等着,我去找你们。”

  **

  半个小时后,云城唯一一家国际化的五星级酒店,云鼎酒店。

  云光财团旗下的酒店。

  无论什么时候保密性绝对是一流的地方。

  秦苒到的时候,秦汉秋跟宁家一堆杂七杂八的亲戚都在大堂里。

  秦汉秋穿着挺新的风衣外套,他的脸有些黝黑,此时正急躁的跟一个短发女人说着什么,点头哈腰的,一张黝黑的脸有些红。

  身边还跟着个十岁上下的萝卜丁。

  短发女人身边还站着两个黑衣不知道是助理还是保镖的男人。

  宁家其他的亲戚都隔得挺远,仿佛不认识秦汉秋一般。

  “怎么回事?”秦苒拧着眉走近。

  短发女人看了秦苒一眼,在她身上都校服上停留了一下,眉眼凌厉的,没跟她说什么,只淡淡的看向秦汉秋,“我们等警察来再说吧。”

  秦苒往旁边看了一眼,就看到黑衣保镖跟短发女人身后的年轻女人。

  天挺冷,她就穿着一身礼服,外面套了件外套。

  波浪卷,整个人看上去有些妩媚。

  戴着黑色的墨镜,看不太清她的脸,但不远处有人在拍照,应该是明星。

  张嫂是负责宁家这行人的住宿,她此时正在给林麒打电话,也没理会秦苒,今天这件事闹大了,受影响最大的是林家。

  她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的,眉宇间也是厌烦居多。

  “刚刚小陵撞到了那位李小姐,李小姐的项链不见了,你表舅娘他们都说是小陵拿的,小陵虽然不听话,但这件事真不是他……”秦汉秋抿了抿唇,“苒苒,您别过来,警察待会儿要来了。”

  这种事,宁家的亲戚早就躲一边了,张嫂也不想跟他们说话。

  秦汉秋下意识的不想牵连到秦苒。

  听到这里,秦苒差不多清楚了,她看了眼秦陵,淡声道:“看看监控不就知道了?”

  听到她这句类似于乡巴佬的话,给林麒打电话的张嫂看了秦苒一眼,拧着眉撇嘴。

  短发女人眉眼凌厉的看了眼秦苒,忽然笑了,“你当云鼎酒店是你家的?监控想看就能看?”

  听到这句话,秦苒挑了挑眉。

  ------题外话------

  **

  这个戴墨镜的女人,145章出现过,就几句话~

  挖了很多坑⊙?⊙!

  不来张月票吗⊙?⊙!

  晚上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