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354程.大佬.隽(二更)

小说: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作者:一路烦花 更新时间:2021-11-15 18:47: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昔,快起来接电话!”汪老大看向昔。s.xinqing100.

  昔拿手遮了眼睛,没什么精神的开口:“不接。”

  汪老大也不管他,直接按了接听,小心翼翼的往旁边走了两步,把手机恭敬的放到耳边,语气放低两度:“大神?”

  本来漫不经心昏昏欲睡的昔猛地坐起来,他睁开眼睛,嗓音清冷,“谁?!”

  汪老大看着他,也不说话,直接把手机转过来对准昔。

  通话页面明明晃晃的两个字——

  江山。

  昔看了汪老大一眼,连忙接过来电话,然后站起,往窗边走了走,压低了声音:“大神?”

  秦苒手机依旧外放,电话接通就随意的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就开始吃饭,语气漫不经心“怎么这么久。”

  “刚刚在厕所。”昔面不改色。

  秦苒不太在意的应着,一根才吃完才不紧不慢的开口,“还在c市?”

  “在,”昔抬眸看向窗外,“怎么了?”

  “行,我也在这儿,刚好要有个真人秀节目,”秦苒翘着二郎腿,挑着眉开口,“要请个嘉宾,你有时间过来吗?”

  昔薄唇微抿,一双漆黑清冷眸中略显震惊,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你……在真人秀?”

  秦苒就“嗯”了一声。

  虽然见过面没几次,但昔跟秦苒确实认识好几年了。

  他震惊之后,也马上反应过来,他语气沉稳:“几个月。”

  秦苒一愣:“几个月?”

  昔理所当然的回:“你签了几个月?一起签。”

  秦苒:“……”

  她拿着手机,把这边定位发过去,“就两天,嘉宾,我也没几天。”

  昔有些遗憾,“那好吧。”

  两人挂断电话,昔回头,汪老大正拉着行李箱,似乎在收拾东西。

  昔将手机收起,浅色的眼眸微敛,“你干嘛?”

  “收拾东西,”汪老大抬手,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飞机还有一个小时五十分钟,你说你一秒钟都待不下去,我们早点出发。”

  昔:“……”

  他不信他跟大神的对话汪老大没听到,这个人他绝对是故意的……

  外面,年轻的小助理敲门进来,探了一个头,看到汪老大已经在收行李了,“汪老大,车已经在酒店楼下了,什么时候出发去机场?”

  昔面无表情的看他一眼。

  汪老大把行李箱放到一边,嗤笑:“退票吧。”

  “退票?”小助理挠挠头发,“你确定?哥水土不服一天都待不了。”

  汪老大拿着手机出去,低头翻手机上昔给他发的地址,他准备线路,闻,头也没抬,语气挺淡:“他服他爸爸。”

  **

  山城这边。

  秦苒已经吃完了饭。

  她刚把吃剩的碗筷装起来,也没立马走,靠着椅背,又在微信里翻到江东叶的头像。

  发过去一句话-

  在捧白天天?

  江东叶回的很快:白天天?

  那就好。看来不是认真的捧。

  这句话没有表情,看不出来秦苒的语气,坐在办公椅上的江东叶有些坐不住了,他找来秘书询问了情况。

  秘书一愣,“是您自己上次问我的白天天,下面的人以为你刻意栽培她,还给她挖了个大资源……”

  “把策划表给我。”江东叶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

  秘书又匆匆忙忙找回来一份文件递给江东叶。

  江东叶伸手翻了翻,里面有真人秀的详细内容、还有人设计划,正是在c市。

  看到这些,江东叶瞬间就想起上午程隽找他的事……

  所以说秦苒跟程隽都在c市?还在真人秀现场?

  江东叶坐回椅子上,心里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安,他看了秘书一眼,“什么时候能空出来行程去c市一趟?”

  秘书一愣,他伸手推了下眼镜,掏出来行程记录翻着,“两天后。”

  “行,”江东叶微微颔首,指尖敲着桌子:“安排一下,两天后去。”

  **

  京城,机场。

  田潇潇就带了个背包,轻装上阵,她站在自助机器边,看着上面的航班,给秦苒拨了个电话:“苒苒,没今天的机票了,我赶过去可能要晚点,你自己先玩……”

  这会儿已经五点多,正好又逢星期天,去c市晚上的两班航班都没余票。

  秦苒等头发干了,就把饭盒装好,然后拿着钥匙开门出去。

  她换了件米色的宽松线衣,底下是黑色紧身裤,没戴帽子,眉眼又清又冷,听完田潇潇的话,她只问:“温姐去吗?”

  “来,她最近也没什么事,房子也没找到。”田潇潇目光在周围扫了扫,找了个自助饮料机,扔了十块钱拿了瓶矿泉水。

  “了解,”秦苒手上拎着食盒,走在青石板路上,“你在机场稍微等一会儿,十分钟后联系你。”

  秦苒挂断电话,又往前走了五分钟,终于到了路口的小楼。

  门是半掩着的,秦苒一进去就看到了站在院子里的程木。

  “秦小姐?你今天这么早结束?”程木过来,立马接过了她手里的食盒,然后伸手关上了院子里的门,朝楼上喊:“隽爷,秦小姐来了。”

  声音很大,阁楼书房也能听到。

  程隽看了面前的一行人几眼,慢条斯理的卷了卷袖子,指尖还拢着袖口:“那就明天出发去京城。”

  这行人都是程家的在c市势力的管事。

  看到程隽这么散漫的就决定了,为首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不由开口:“三少,我们势力人多,根本就转不过来,一天时间不够,关系还没疏通……”

  中年男人一边说着,一边递上去一份人数还有资源文件。

  程隽随手接过来,伸手翻了翻,大概也就一两分钟的时间,“够了,能转过来。”

  他合上文件,眉眼懒散淡漠,又漫不经意的把文件合上,随手扔到桌子上:“三天后早上七点去c市千鸿机场。”

  “三少,”中年男人捏着双手,青筋暴起,但还是耐心的提醒,“c市并不是程家管理的范围,航空更不是管理的范围,资源跟人数转移也要经过航空的检查,疏通各路关系层,要真这么简单就能走,我们也不会上告老爷子派人过来……”

  程家在c市势力不弱,程老爷子想要程隽过来,为了就是让他收复这边的势力。

  这其中各种关卡要疏通,程家本家不来一个能镇场子的,根本镇不住。

  程隽眉眼看着窗外的方向,似乎看到了人影,眼眸下意识的抬起,嘴边挂着懒散的笑:“知道,全部人马在机场集合就行。”

  也懒得跟这行人多说,直接下楼。

  也没提疏通关卡的事。

  他离开书房之后,房间内几人面面相觑。

  “二堂主,”余下的几人看着中年男人,担忧着开口,“之前听京城关于三少的传我不信,今天一看……过些天我们怎么办?”

  真大动干戈的把所有东西运到机场?

  到时候别说到机场了,安全通道什么都没有,程隽什么都不管,二堂主能想象到,到时候恐怕还没到机场,东西就被航空扣下来。

  程家在国内说一不二……

  可在航空这边,还真得罪不起。

  二堂主揉着眉心,他也是第一次见程隽,眼下程家程老爷子要退休,该是要到站队的时候了……

  他站在书房沉吟了一下,把这件事含糊的报给了还在京城的程饶瀚。

  “回去开始准备吧,争取三天内把东西全都运到机场,”二堂主把桌子上的文件收起来,目光看向窗外。

  “全运到机场?您不疏通关卡了?”手下面色大变,他从椅子上站起来,不太赞同:“到时候被扣押,老爷子那过不去。”

  二堂主没有说话。

  传老爷子最喜欢三子,若是三子一意孤行犯下大错……

  他叹了一口气,该劝的他都劝了,不闹出一件大事,他真怕以后程家会落在三少手中……

  **

  楼下。

  程隽没直接下楼,而是到了自己书房拿出来一个黑色的背包,是秦苒的。

  拿好背包,他才去了院子里的石桌,把秦苒的背包随手搁在桌子上。

  秦苒手上正端着一杯茶,她一边喝,一边拉开背包的拉链,“这么快就到了?顾西迟不是说还要几天吗?”

  这里面是她的电脑,还有顾西迟的药。

  这药大部分都是给秦陵的。

  在一边站木桩的程木没敢跟秦苒提,程隽昨天晚上就威胁顾西迟,动作不快点,扬要炸了他的研究室……

  然后今天下午就到了……

  程隽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白皙的手指印着茶杯:“还行,我师弟速度一向可以。”

  秦苒把拉链拉上,她手指撑着下巴“今天京城到c市的航班还有吗?”

  “没有。”程隽看她一眼。

  “喂,”秦苒手指撑着下巴,纤长的眼睫微微颤动,她看着他,放低声音:“真没有?”

  程隽轻哼一声,“可能十分钟后就有了吧。”

  **

  京城机场。

  田潇潇戴着耳机看电影,背后被人拍了一下,她吓得手机差点儿掉下来。

  回头一看,正是温姐。

  “又在看秦影帝的电影,我说你……”温姐看了她的手机一眼。

  田潇潇头疼的收起来手机,然后摆手:“行行行,我知道了,不要死亡三连问了姐姐!”

  “让我去c市干嘛?”温姐也就带了一个背包,她一看航班信息,“晚上飞不了,回去吧,明天再说。”

  田潇潇看了看手机,秦苒的微信刚好发过来,看到内容,她一愣:“苒苒说能飞,她好像还帮我们买了票?”

  “我来的时候就查了,没有航……”温姐不信邪的拿出手机一看,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停住,因为还真多了一个八点半的航班。

  至于她跟田潇潇的票,温姐以为田潇潇把两人的信息发给了秦苒,所以她没注意。

  只是取好了登机牌,两人不用托运行李,过了安检直接去登机口。

  偌大的机舱中只有寥寥几人,有种包机的诡异感。

  起飞后,温姐才问:“你去c市是找你那个朋友秦苒?”

  “嗯。”田潇潇随手取出来杂志,也没抬头。

  温姐点点头,她最近手头也只有田潇潇一个艺人,她戴上了眼罩:“那个女n拍得怎么样?导演有没有找你约下一部网剧?”

  她问起了工作。

  田潇潇说的随意,“没演。”

  “什么?!”温姐猛地拽下眼罩,她用“你疯了”的眼神看着田潇潇,“你不会为了去c市玩鸽了剧组吧?”

  田潇潇抬眸,看温姐一眼,“淡定,那个导演,我早就想炒了他,一直拖我的戏。”

  “这种事是新人经常能遇到的,忍忍什么,”温姐淡定不了,意识到机场里不止两人,还有空乘,她压低了声音,“你到底在想什么?还想不想在娱乐圈混了?”

  她也是真关心田潇潇。

  田潇潇手撑着小桌子,有些迷茫,“看情况吧。”

  “算了,你这个万年非酋,”温姐看她这样,也不忍心说她了,“心态不好,正好跟你朋友一起在c市好好放松调整一下。”

  两人到现在,一直都以为去秦苒那里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