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初,下午五点多,下午光线有些强。s.xiannitxt.

  秦苒不由往下压了压帽子,瞥向沐楠。

  “没事,姐,”沐楠淡淡收回目光,他神色疏离又清冷,脸上没什么表情,视线继续落在秦苒身上,“我们走吧。”

  这边人流量大,程木的车停在隔壁街口,两人直接走过去。

  他们走后,几个黑衣人面面相觑,看向老人,“管家……这……”

  老人看着两个人的背影,略微沉吟,“跟上去,如实禀告大少爷。”

  两个黑衣人连忙跟上去。

  老人也转身上车,他刚上去,跟着沐楠的黑衣人又回来了。

  听到原因,老人一顿,他抬头,“这也能跟丢?”

  黑衣人羞愧的低头,同时,也感觉到奇怪。

  这位沐楠少爷……怎么跟那位沐盈小姐不太一样……

  **

  与此同时。

  程木将车开上大道,他看了眼后视镜,“沐楠少爷,刚刚那是什么人?”

  “不是什么重要的人。”沐楠低头看着手机上的习题册。

  程木闻,也就没再多问,同秦苒说话,“我先送你们去咖啡馆,然后我要去林叔叔家,隽爷等会儿来接你。”

  “行。”秦苒靠着车窗,神色有些恹。

  再过两天沐楠就要高考了,高考对沐楠来说不是什么问题,他早就被保送到了京大。

  沐楠去年物理竞赛就拿了国一跟世界金牌。

  这种殊荣每年也就一个。

  上一次拿到大满贯的还是宋律庭。

  因为都认识,廖院士现在都还没个徒弟,听宋律庭说了沐楠的事件后,直接看中了秦苒的小表弟。

  至于秦苒……

  廖院士没那个胆子跟信心收。

  这次饭局,也是廖院士跟秦苒提议的。

  去年因为几大研究院大换血,几大研究院大换血,京大跟a大又联合搞事情,想要吸取更多人才,今年的全国卷尤其是物理比去年更难。

  业内知道沐楠的人不多,但这次高考后,沐楠的风头跟去年秦苒差不多。

  廖院士想了想,还是决定在高考前定下来沐楠这件事。

  好半晌。

  饭局人不少,一直忙于实验的叶师兄南慧瑶等人都在。

  “以后都是一个实验室的,”邢开有些不太在意的,十分熟络的同沐楠打招呼,“表弟,快来,坐。”

  位子事先都定好了。

  秦苒坐在宋律庭身边的位子上,桌子上已经有人给她倒了一杯茶。

  秦苒一边拿着茶杯,一边看着桌子上的菜。

  离她最近的是水煮肉。

  她看了一眼,也没动筷子,只喝了两杯茶。

  廖院士等人在同沐楠说话。

  宋律庭注意到她的异样,他放下筷子,“怎么不吃?”

  “不饿。”秦苒一手拿着杯子,一手撑着下巴看沐楠那边,语气随意,就是感觉精神状态不好。

  宋律庭看了她一眼,不由拧眉。

  只是没多说。

  虽说京城实验室研究出了对抗y3病毒的酶,之前秦苒也跟他说了没事,但秦苒向来报喜不报忧,他确实担心。

  一顿饭没吃多长时间,不过半个小时。

  宋律庭提议提前散场。

  他让邢开开着他的车子送沐楠回去,他自己陪秦苒在门口等程隽。

  程隽在医学实验室,处理后续的问题,来的也很快。

  这会儿吃完饭也七点多了,天色渐渐转黑,路边霓虹灯亮起,程隽从驾驶座下来,眉目雅致。

  宋律庭单手插兜站在九点门口,等秦苒上了车,他才用看了程隽一眼。

  程隽关了副驾驶的门,也没上车,往宋律庭这边走了几步。

  “y3有后遗症吗?”宋律庭收回看车的目光,略微皱眉,“她晚上没吃。”

  想了想,宋律庭又添了一句,“水煮肉。”

  闻,程隽整个人也顿了一下,他抬头,酒店不太明显的灯光下,他整个人锋锐的眉目也显得温和很多,他跟顾西迟观察了很多临床病人。

  后遗症不算多,秦苒体制也好,之前还吃了不少实验用药。

  听宋律庭这么说,他微微颔首,正了神色:“我大概知道了,谢谢。”

  **

  回到别庄。

  秦苒直接上楼,去书房开始忙数据。

  程隽走到厨房,跟厨师说了几句,厨师愣了一下,然后又在原地转了几圈。

  程隽回到书房,秦苒正坐在他的书桌前,严谨认真的分析今天实验室的数据。

  他也没打扰她,就轻轻关上了门,等她忙完,才伸手上从背后抱住人。

  秦苒算完,才微侧头,“怎么了?”

  “苒姐,我们明天请个假?”程隽也没放手,下巴微微低下,搁在她的肩膀上,“复检。”

  y3复检?

  秦苒‘哦’了一声,“你还能有时间?我只能请半天假,实验室最近忙。”

  他们两个的研究院都在动荡期间,这段时间都挺忙的。

  b计划到尾期了,她不太放心。

  程隽...轻轻笑了一下:“你乐意。”

  秦苒晚上在九点没吃,也懒得吃饭,下楼后,发现厨师只煮了清粥,还有两个小菜,她倒是吃了一碗。

  厨师就捧着本子,严肃的站在她身侧。

  时不时的看着她。

  程隽就坐在她身侧,也没吃,就看着她吃。

  好半晌,他才拿出手机,不紧不慢的给顾西迟发了条消息。

  没过一会儿。

  顾西迟的夺命call就回来了。

  “师兄,你不是说把小苒儿接回去,就过来实验室吗?”手机那头,顾西迟有些崩溃。

  程隽看着楼上,懒洋洋的开口:“不了,实验室你跟老师加油,我短期内不会常去。”

  他又说了几句实验室的注意事项,就掐断了手机。

  **

  翌日。

  一院一早,几个医生就准备好了检查室。

  程隽说秦苒要复检,院长程卫平这一行人如临大敌,十分严谨。

  程隽陪秦苒在外面等着,一样样结果出来。

  程卫平守在第一线,护士拿的结果他第一个收到,见护士脸色有些异样,“怎么样?秦小姐没事吧?”

  程隽也看向护士。

  “啊?”被这两个大佬看着,护士有些紧张,不过也很快回过神来,她把一份单子递给程卫平,默默开口,“这两位……可能走错了科室。”

  程卫平站在最前面,率先接过了单子。

  都是医生,看着单子上显示的内容,他也顿了一下。

  这里的检查仪器都不会出错。

  “三少爷,您看。”程卫平压抑住心里的惊喜,故作淡定的把单子递给程隽。

  程隽接过单子,看了一下。

  “什么?”秦苒凑过来。

  程隽把单子塞到自己兜里,伸手把秦苒揽过来,似乎是顿了下,才开口:“苒姐,我们先去另一边。”

  这一次,程卫平没有跟着两人离开。

  等两人上了电梯,他才连忙从兜里拿出手机,给程温如打电话,叽叽喳喳的:“大小姐,大喜事啊!!”

  那一边的程温如正处理完一份文件,被程卫平这一声吼的,差点儿扔了手机。

  她还没来得及问什么喜事。

  程卫平下一句话就来了,“家里要添新丁了!”

  程温如“啪”的一声挂断电话,往别庄赶。

  程卫平也挂断了手机,乐呵呵的笑着。

  身侧,小护士看了程卫平一眼,“院长,刚刚那两位……”

  小护士只听程卫平叫三少,心里大概有了猜想。

  “三少爷,”程卫平收起手机,笑了笑,不由感叹,“京城里,要出一位比隽爷还要爷的太子爷了。”

  **

  这个消息如同一阵风暴,席卷了整个京城上层。

  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太多,这个消息对于秦家、对程家、对徐家等来说,是除了他们结婚外第二大喜事了。

  别说在拍戏的秦修尘昔等人。

  连外出的五行都匆匆赶了回来。

  程火站在门口等人的时候,他手背在身后,直接开口:“肯定会遗传少夫人的电脑技术,少夫人肯定不耐烦教孩子,以后我教他计算机。”

  “那我教ta卖衣服?”程金若有所思,“隽爷肯定也不会管。”

  “我只能教他打架了……”程木默默开口,总不能教人种花。

  程水:“……”

  有顾西迟唐均巨鳄常宁这些人在……还能轮到你们?

  想到这里,程水不由担心秦小姐孩子的未来。

  一个还没出生,就被各路大佬惦记的孩子。

  ------题外话------

  **

  某被惦记的受惊卵你该担心的是各大佬

  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