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666明月入君心要砸了京大的招牌

小说: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作者:一路烦花 更新时间:2021-11-15 18:47: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两人一问一答。s.hbacyy.

  大厅里的程火程土常宁等人都阴恻恻的看向肯尼斯,眸光微眯。

  尤其是程火,还打着教程子毓的主意,虽然唐均那边不一定同意。

  肯尼斯顿了一下,然后抬头:“老子不是!”

  把礼物装回了兜里,又重新解释道:“我只是拿错了。”

  顾西迟双手环胸,丝毫不留情,“这么大的一个信物你都能拿错,你们组织怎么还没被削?”

  肯尼斯:“……”

  完全没法聊。

  顾西迟自然是知道肯尼斯的打算。

  想把程子毓拐过去做他们的第三把交椅。

  到时候无论是程火还是地下联盟的谢九,都会给他面子。

  尤其是肯尼斯忌惮的马修,也会得到一定的缓和。

  但是打程子毓主意的到现在何止肯尼斯,京城从上到下,物理研究院的那群老家伙们都在打程子毓的主意。

  只是那群老家伙们不敢像常宁魏老那么大胆,有程隽秦苒在前面,他们也就暗搓搓想着而已。

  就连顾西迟,都想把程子毓拐到医学组织,程子毓要是有学医的想法,别说顾西迟,就连医学组织也二话不说,都会放下手中的事,好好培养小崽子。

  只可惜,每个人都有这个想法,没人现在就有动静,只能暗搓搓的等他再大一点。

  肯尼斯现在就打这个主意,顾西迟肯定第一个不会同意。

  京城这边是块风水宝地。

  “走吧,”程温如看看时间,差不多到点,直接走过来把程子毓抱起来,“我现在可以抱他出去了吧?”

  程温如双手抱着程子毓,抬着下巴,看向程隽。

  程隽知道关于小崽子的教育不是一蹴而就的,朝程温如颔首。

  程家秦家还有物理研究院几个老一辈的人都等着看程子毓。

  见程温如出去,身后一批人哗啦啦的也一并跟着出去了。

  只剩下沐管家这些人。

  因为沐家人在,宁薇没有立马跟着程温如一起出去,而是等人走得差不多了,才停到沐老爷子等人面前。

  沐老爷子毕竟经历的多,第一次来这里,但还是能够掩饰内心的震惊,同宁薇说话,“研究院的负责人找你。”

  宁薇颔首,看向化学研究院的负责人,挺诧异:“您找我有事儿吗?”

  负责人似乎是在发愣,大概十秒才反应过来,立马收了手,仿佛是被踩了脚的兔子,“没,没有!完全没有!”

  他这反应有些奇怪,宁薇看了他一眼,却没多说,带着沐老爷子一起去前厅。

  负责人跟沐管家落在他们身后。

  等宁薇出了门,沐管家才看向负责人:“你不是要跟她说研究院的事情?”

  闻,负责人默默的抬头:“……”

  他本意是觉得宁副这样的人,只用来带孩子,实在是大材小用了,所以跟沐老爷子过来,主要目的是要劝说宁薇。

  至于现在。

  呵。

  说什么说。

  看到刚刚那一幕。

  他敢说?!

  **

  今天来的人,都是程、秦两家特别熟悉的人。

  这两年京城更新换代太大了,除了秦苒程隽那次婚礼,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这件事给京城伤注入了新一股的生机。

  秦苒程隽一个物理院的巨头,一个医学院的巨头,两人偏还是m洲的风云人物。

  这些人盯着他们的孩子无可厚非。

  “明月,要抱抱他吗?”看到跟在宋律庭身后安静的潘明月,程温如难得柔和了眉眼,看向潘明月。

  她从程金口中听过潘明月的事情。

  尤其是最近名人院的修复。

  潘明月戴着框架挺大的眼镜,闻,抬了抬头,一张过分白皙的脸上多了些表情。

  “试试吧。”程温如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教潘明月抱孩子,并低头跟程子毓说话:“这是你明月姑姑,你明月姑姑是你妈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许是因为这句话,程子毓一直没哭。

  潘明月看着手中抱着的孩子,心底软得不行,轻轻的笑了一下。

  孩子才刚满月,还有点小,潘明月抱了一会儿,就又放到程温如手上了,想了想,又把脖颈上的一块玉佩接下来给他。

  “这是我哥哥留给我的。”潘明月看着小崽子的脸,镜片后的目光也有些亮光。

  程温如知道这个玉佩一定是潘明月十分重要的东西。

  她抬眸,刚想说话,潘明月就推了推镜框,然后抬手看了下表上的时间,“我得赶紧回去了,辅导员那里还有事情。”

  无论什么时候,潘明月的眼里只有学业。

  尤其这几年,比以往更加沉默,连宋律庭都很少看到她笑。

  真正高兴的大概也就今天还有秦苒结婚那天。

  程温如看着她出去,还想要说什么,被宋律庭拦住了,宋律庭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风衣搭在一边的手腕上,他朝程温如微微颔首:“收下吧,她很喜欢小子毓。”

  说话的时候,宋律庭看着程子毓,目光柔和,“我能抱抱他妈?”

  “当然。”程温如又把孩子给宋律庭。

  至于后面排队的物理学院几位,往后面排吧。

  谁都知道,跟秦苒从小长大的那三个朋友,在秦苒那里的分量,是比129跟物理学院还要重的。

  所以,潘明月跟宋律庭插队的时候,没人敢吭声。

  **

  程家这边不好打车,要往外走十分钟,才能打到车。

  潘明月从来不让程木送她,宋律庭也给她留了车,她也不开。

  她慢慢往外面走,眉眼低着。

  这边因为限行,有专门的人看守,只有路过的行人。

  电话急促的声音打断了她脑子里的思路,她裹了裹身上的外套,接起来电话。

  辅导员让她赶紧回去。

  潘明月加快了步伐,来到大路上,拦了车。

  到学校后,她直接去了辅导员办公室。

  潘明月的辅导员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她戴着眼镜,眉眼挺温和,在潘明月上大学期间,一直非常非常照顾潘明月。

  “辅导员,你是要宣传报吗?”潘明月推了下眼镜,严肃的问。

  大一的时候,辅导员偶然一次知道潘明月绘画设计不错,一直有让她帮忙画一些宣传报,这些都是有偿的。

  辅导员知道她是孤儿,一直勤工俭学,所以下意识的帮助她。

  “这个不及,我给你报了稽查院的实习名单。”辅导员放下鼠标,抬起头看向潘明月。

  临近毕业,每个人的去向都是问题,有人忙着考研,有人去年就找到了公司,有人考研没考到,才开始找工作。

  稽查院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

  今年京大的两个名单落下来,辅导员就给潘明月申请了。

  不仅仅因为她对潘明月的照顾,更主要的是潘明月确实努力,也非常踏实。

  有一次潘明月连续两个星期没来上课,是物理学院的周教授来给潘明月请假的,权衡各种利弊之下,辅导员把这唯一的一个名额给了潘明月,也向上级申报了原因。

  闻,潘明月愣了一下,才开口:“谢谢辅导员。”

  声音听起来跟以往没什么两样。

  也没有什么惊喜的感觉。

  辅导员倒是有些奇怪,她看了眼潘明月,“在稽查院部门好好努力,如果能留下最好。当然,跟你同期的人都是冲着实习去的,压力不要太大。”

  潘明月出去后。

  辅导员的助教才担忧的开口:“今年怎么批了一个应届生过去?想要成功留在稽查院,今年也无望了。”

  稽查院每年都会统一招五个实习生,这五个实习生有国外的博生,也有国内的博士生,说是五个人实习,实际上也有各大高校博弈的意思。

  往年京大法学院都是博士生派去实习的,即便是这样,也没能通过实习留下来。

  毕竟那是稽查院,京大的学生在稽查院任职的不多,所以每年法学院的院长在挑选唯一名额的时候都非常慎重。

  今年倒是十分随意了,一个应届生,助教承认潘明月十分优秀,但到底比不上其他院校的博士生。

  关键是法学院的院长也敢给批下来?

  怕是要砸了京大的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