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668明月入君心:人人都担心的应届生.明月

小说: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作者:一路烦花 更新时间:2021-11-15 18:47: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潘明月直接回寝室。s.hbacyy.

  她是政法系的学生,男女对半,室友跟她都是一个班级的,两个本地人,她跟另外一个是外地人。

  潘明月话不多,平日里不是在学习,就是在学习的路上,是政法系的一朵高岭之花。

  可能因为辅导员的嘱咐,潘明月是孤儿的消息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室友跟同班的学生都还挺照顾她的。

  四个室友相处的说不上特别好,毕竟潘明月一天除了睡觉,大部分时间都在图书馆,要不就在兼职,但关系也还能过得去。

  潘明月进去的时候,三十室友都在。

  “明月,你实习找好了没有?”看到潘明月回来,一个长发女生看向她。

  潘明月的三个室友,有一个室友成功考上本校了的研究生,另外两个室友也找好了实习。

  说话的室友就是成功考到研的那个,也是京城本地人,江忆凡,寝室里跟潘明月关系最好的那个。

  临近毕业季,寝室里的三个人都挺担心潘明月的。

  “明月,你怎么不直接考研?”短发室友看向潘明月,遗憾的开口,“我们系的教授都那么喜欢你,你成绩各方面表现都非常好。”

  江忆凡看了短发室友一眼,打断了她的话:“你别说了。”

  潘明月是政法系数一数二的大才女,所有人,包括教授都以为她会考研。

  甚至于她申请保研也并不是很难。

  谁知道,她没有申请保研,也没有去考研,当时名单下来时,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不过仔细想想,也不是很难理解,毕竟她的家庭环境应该不允许她继续考研。

  经过江忆凡的提醒,短发室友也想起来这一点,立马闭嘴,面色变了变,没再提潘明月的这件伤心事儿。

  三个室友虽然比潘明月要小一岁,但都拿她当妹妹看待,平日里能照顾也就多照顾一点。

  “辅导员刚刚给我联系了一个实习机会,”潘明月坐到自己的电脑前,一直安静的听着室友说话,直到听到这里,她才抬了抬头,似乎是笑了,“稽查院的科室职员。”

  京大政法系每年都有一个稽查院的实习名额,这件事政法系的学生都知道。

  听到潘明月这么说,三个室友完全没有羡慕嫉妒恨,反而忧心忡忡。

  “怎么回事?今年怎么让你去?往年不都是博导们去?”江忆凡眉头紧皱,“辅导员他们都在想什么?”

  稽查院在国家的重要性大家都知道,这一个实习名额所代表的不仅仅是实习名额,更是几个院校几个派别的博弈,在众多博导中,让潘明月一个应届生去干什么?

  不过这种话江忆凡她们也不会当着潘明月的面说这么多,只一个个开始安慰潘明月。

  “没事,明月,就是积累一份经验而已,放宽心态,等到你真有能力了,就能直接考进去了。”

  “对啊明月,大不了你到时候回来,来我们公司做法律顾问。”短发少女拍着胸脯开口。

  短发少女是潘明月她们寝室另外一个本地的,父母做生意小有成就,也算是个富二代,这么说也没有问题。

  潘明月已经打开了电脑,正在画要交给辅导员的东西。

  闻,朝三位室友笑了笑,“放心。”

  放心?

  江忆凡怎么可能会放心?她忧心忡忡的坐回到位子上,若有所思。

  **

  下午四点,潘明月把最终画好的宣传图交给辅导员,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才拿着书。骑着自行车去了咖啡厅。

  可能近秦苒太久了,大部分跟秦苒走得近的人都染上了秦苒踩点的整个臭毛病。

  咖啡厅门口的风铃声响起。

  潘明月拨开门帘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大厅角落里的封夫人。

  上一次跟封夫人谈判之后,潘明月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封夫人了。

  似乎是听到了风铃声,封夫人朝门口看过来,看到潘明月拿着书进来,她整个手都是一紧。

  “封夫人。”潘明月走进,朝封夫人淡淡颔首。

  两年过去了,潘明月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架着黑框眼镜,皮肤很白,唯一变的就是她看起来好像7更有气质了。

  封夫人手里的小勺子搅着咖啡,等她走过来,手掌心都是一紧。

  “今天我找你来是为了什么事,你应该也知道。”封夫人把勺子往杯子边缘一靠,又在手边抽了张餐巾纸,优雅的把手边的痕迹全都清除掉了,才继续开口,“封辞回来了。”

  潘明月闻,镜片后的睫毛颤了颤。

  她当然知道,在她回学校的时候,在门口看到了封辞,她避开了他,从另一道门进了学校。

  自从两年前的事情后,她就拒绝见封辞。

  她不想见封辞,秦苒跟宋律庭都不会袖手旁观,封辞因为种种原因,这两年都没有成功见过潘明月。

  后面因为生意,封辞有不得不远离京城。

  他毕竟是一个企业家,要对自己的员工负责,不可能这么任性,直到最近才稳定下来,有时间回京城。

  这两年他也不是没有用其他方式找过潘明月,但都没用。

  这些事,潘明月知道的不多。

  只是突然听封夫人再次说起这个人,她心里难免又颤了一下。

  “很简单,我不希望你见他,算是我们家资助了你这么多年,你唯一能回报我们的。”封夫人看着潘明月,从封楼诚那里知道了潘明月的事情,她对潘明月已经没有那么多意见了。

  但不妨碍她不喜欢潘明月,尤其是后面她还知道了另外一些事情,这更让她膈应。

  潘明月抿抿唇,她抬起头,看向封夫人,好半晌,才放下一直握在手里的杯子,“好。”

  她拉开椅子,站起来,并拿上放在一边的书.

  看到潘明月这么识相,封夫人松了一口气,看着她道:“你这是要考研了?”

  潘明月的那一届高考,前有秦苒,后有徐摇光,潘明月并不打眼。

  “实习。”潘明月淡淡开口。

  封夫人就没多问了。

  京大的学生大多是能往上考就往上考,除了一部分成绩不太突出的人,考不上去只能实习。

  封夫人一听,也就没再关注。

  没有潘明月,封辞不仅能少一个污点,还能娶到一个对他事业有帮助的老婆,一举两得。

  外面。

  头顶已经几乎没什么阳光了,潘明月却觉得眼前模糊。

  她重新走回图书馆,进了卫生间,找了隔间进去,从外套的兜里麻木的掏出来一瓶白色的没有标识的药,倒出来两粒,也没就水,直接吞下去。

  **

  晚上,江家。

  “不行,我这个部门是直接对外工作的,不能随意招实习生,”江父直接打断江忆凡的话,“最近陆家会跟我们对接一个案子,更不能敷衍。”

  “我知道,可是爸,你的部门也好久没有招过新人了不是?明月她绝对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江忆凡双手合十,作哀求状态,“放到别的部门,我更不放心。”

  江父很想让江忆凡滚。

  但这是他们家最受宠的女儿,他只能压下要打人的想法。

  身边的属下更是小声劝说他,“江部长,别生气,这可是您的女儿,亲生的,亲生的,您要是打了她,您可就完了!”

  闻,江部长扭曲的笑了笑,“行,我答应你,让她来我的部门。”

  本来打算长期抗战的江忆凡听到这一句,连忙抬头,惊喜的道:“爸,您真的是太给力了!相信你绝对不会后悔的,明月会让你刮目相看的,让你的业绩提升半个点!”

  江父:“……”

  他到底生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叉包?

  江父看着刚刚让国人提交上来的信息就觉得辣眼,江忆凡让他收的人既不是研究生也不是博士,竟然是个应届生……

  别说提升半个点,别给他找麻烦就不错了……

  他这乖女儿是纯粹看他过得太好了?!

  ------题外话------

  **

  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