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阴阳 第14章:阿威真哭了

小说:算阴阳 作者:李不快 更新时间:2021-11-25 06:55: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哦,那就没事喽,看来不是你的。”秋生耸肩道。

  “对啊,看来是误会你了。”文才点着头,俩人一唱一和的,让阿威有点懵,这俩人到底在干吗,难道就是为了揪自己几根头发!

  这个报复手段也太小儿科了!

  “算了算了,我们兄弟俩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了,你继续吧。”

  “是啊,大师兄在哪呢。”

  秋生跟文才一问一答的,很快就溜出了院子,留下了阿威一个人一脸茫然的看着两个人的背影。

  这俩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刚出了院子,两人突然加快动作,躲到了院墙后。

  “喂,你快吞了这个。”秋生说着,从兜里拿出来了一张灵符,将阿威的头发包了进去。

  “啊,为什么是我吞啊?”文才一脸嫌弃。

  “当然了,头发是你拔的嘛,呐!你吞下了这个符后你就能够跟他合为一体,到时候你想怎么整他都行了。”秋生说着,直接将灵符塞到了文才嘴里。

  “嗯。”文才点了点头,双手合十,使用出了请神的手印,使用自己微弱的法力催动嘴中的符咒。

  正好在这个时候,任府的一个下人走了进来,提着水桶,看样子是来给院子里的花浇水的。

  “快点快点,有人进去了。”秋生拍着文才的胳膊,就见院子里正在抽打花草的阿威停下了动作,不爽转过身,“谁拍我啊?”

  “嗯?”

  阿威愣了一下,他身边根本没人!不对,有人,不过不在他身边,一个下人正提着水桶走进院子,离他还有好几步远呢。

  “表少爷。”下人对阿威躬了躬身,打了个招呼。

  任府的人都知道,家里的主人除了任老爷和大小姐,就剩下这位表少爷了,当然了,这位表少爷不算是主人,顶多算是主人的亲戚,但是那也比他们这些下人地位高多了。

  “哼,你提着水桶干什么,要浇花啊?”阿威没好气的问道。

  “是啊表少爷,这院子里的花都是大小姐亲手种的。”下人赔笑道,下意识的去看花,却发现院子里的花已经被摧残了一大半了,顿时目瞪口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表少爷破坏的!”看着阿威手里的皮带,下人的脸都绿了。

  这老爷要是怪罪下来,表少爷跑了,顶锅的不就是他了吗,平时负责照看院子里花草的人就是他啊!

  “表少爷,这些花是大小姐亲手种的,平时最宝贵了,你怎么?”下人苦着脸都快哭了。

  “我怎么了?我来的时候这些花就已经这样了。”阿威心虚的大声道。

  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承认呢,本来就已经惹得婷婷表妹还有表姨夫生气了,要是这件事再让他们知道了,自己在他们心里的形象不就更差了吗。

  阿威的小眼睛滴溜溜的转着,突然大声喊道,“是了,一定是那两个人!哼,鬼鬼祟祟的想偷东西,被我发现了就拿表妹心爱的花来泄愤!”

  “啊,是谁啊?”下人赶忙问道,这件事对阿威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对他来说那可是天大的事,老爷不高兴了,把他赶出任府,以后这镇子上可没人敢用他啊!

  赚不到钱,一家老小吃什么喝什么啊!

  “就是那个林九的两个徒弟,贼眉鼠眼的,就是!”阿威的声音戛然而止,在下人茫然的目光下,阿威猛地抬起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阿威被自己突然不受控制的一巴掌抽蒙了。

  下人也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表少爷怎么突然抽自己耳光啊!

  “诶呦,好疼啊!”文才捂着自己的脸快哭了。

  这道灵符是合身符,吞下符咒的人可以与被施法人的身体合二为一,施符人做什么动作,被下符咒的人也就会跟着做什么动作。

  不过有一个缺点,那就是法力如果跟不上的话,又不能及时解除符咒,施法的人就倒霉了,被施的法人干什么,施法人也会干什么,相当于反被控制。

  “表少爷,您没事吧?”下人吓得赶忙上前关心道。

  “我没事,我怎么可能有事呢!”阿威逞强道,虽然脸都肿了,大众脸充胖子可能说的就是阿威吧。

  “嗯!”阿威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双手都不听使唤的抱住了下人,上下乱摸了起来。

  “哇!你快走啊,我控制不了我自己啊!救命啊!”阿威已经吓傻了,他这种情况,简直就像撞鬼了一样,太邪门了。

  啪!

  阿威猛地甩了自己一巴掌,“哎!我的手可以控制了!”阿威惊喜的看着自己的手,虽然用力的抽了自己一巴掌,但是身体恢复控制了,这是好事啊,奇怪,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呜!好痛啊!”文才眼泪都下来了,刚才他只不过想逗逗阿威,让他以为自己没事了,然后在接着整他,还有一个就是他的法力快撑不住了。

  结果就放松了这么一下,阿威这个傻子竟然给自己抽了一巴掌,连带着他也被自己抽懵了。

  “卧槽,还真有人会打自己啊!”刚才文才还担心阿威会打自己,他说了一句哪有人会自己打自己呢,结果这个阿威真不是一般人,看着一巴掌的力道,对自己够狠的啊!

  “我不玩了,一点也不好玩!”文才疼的受不了了,直接开始打退堂鼓。

  秋生不同意道,“喂,你怕什么,现在是我们修理他,不是他修理咱们啊,咱们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