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之后有了她轻白 第二十八章、陈可欣的手术费

小说:醒来之后有了她轻白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04-15 21:12: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屋内是与窗外暴雨截然相反的宁静。

  哪怕雨是砸在屋檐瓦片上的噼里啪啦嘈杂声,仿佛也无法在这个温馨的家中掀起丝毫的波澜。唯一磨人的,是雨水透过瓦片,从屋顶的一处漏洞中,滴答滴答漏着的水...

  嗒~

  又一滴的雨水落下。

  它落在了已积了大半的盆上,在水面泛起了阵阵涟漪。

  “把姜汤喝了吧,应该不烫了。”

  这时,在桌上坐着的陈可欣探了探前方碗的热度,拿起碗,把熬好的姜汤递给了已经洗好澡坐在床上不知思索着什么的柏林。

  “现在饿了没?再等等饭就熟了。我晚上热了下昨天剩的鱼还有青菜,要加炒些什么吗?”待柏林接过姜汤,陈可欣体贴的继续询问。

  柏林摇了摇头。

  这个月来,他已经习惯了这些简单的饭菜了。毕竟现在相较于最开始那几天,条件已经丰盛了许多。

  缓缓喝着姜汤,见乐瑶刚要转身,柏林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连忙开口喊住了她“下午的事情我和你解释一下可欣...”

  陈可欣摇了摇头“不用啦,我理解你的。”

  她理解吗?

  陈可欣并不理解。

  她只能选择理解...她不想听到柏林的谎。

  毕竟过去她听到太多太多了。

  然而下午发生的一切,让柏林属实成熟了太多。他不会在陈可欣这些敷衍话后,愚蠢的自以为她真的明白。倘若换做他是陈可欣,他能若无其事的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组织了下措辞,柏林缓缓道“下午我刚发了工资,乐瑶打来电话跟我说肚子疼,这事我觉得我该关心一下,就请了假,带她看病。检查完后,然后就遇见你了...”说到这,看到陈可欣未发生多少变化的表情,柏林顿了顿,再道“你放心可欣,我不会让这些事影响到咱们家庭。肚子孩子的问题,我会处理好。和她的事,我现在处理的其实也差不多了...”

  柏林说着一些不痛不痒,实际毫无意义的话。虽然这些话这不是他内心的真正想法,但他认为陈可欣需要听到这些。

  说起来挺可笑的,这是他来到未来,第一次对陈可欣撒谎。

  乐瑶与自己的感情,柏林无法这样单凭她雨里那些话便马虎结束掉。如果他现在起对乐瑶再也不见,再也不关心,他的内疚与痛苦会伴着他一辈子。

  听完柏林的讲述,陈可欣沉默了片刻,忽是说出一番让柏林愣住的话“肚子看起来四五个月了,现在打胎不好...如果你和她愿意,我不介意孩子生下来。毕竟妮妮是女孩子,迟早要嫁出去的。要能生个男孩子的话,也挺好..”

  柏林盯着陈可欣,见她表情上没有赌气的成分意思,他一下不知怎么接话。

  虽然感觉莫名其妙,但奇怪的是,柏林竟然觉得,陈可欣这话是她藏在心里很久,现在找机会说出来了一般。可一般夫妻,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

  是试探的玩笑话?

  还是有原因?

  “开玩笑的。”突然,陈可欣微笑“我去处理晚饭。”

  她转身走向了小厨房区。

  一个月的相处,柏林认为自己算得上了解陈可欣。他觉得仿佛想给他透露什么她的某种想法一般....

  柏林是迟钝了些许,可他不笨。很快,他在理智中,蓦然想起医院里的经过。

  “陈女士,我和你提过很多次了,手术费你得尽管凑齐,再这样拖下去,到时候手术治愈性会降低不少。不论怎么样,生命是最重要的!”

  一段对话,跳出在他脑海里。

  他猛地看向了正端着菜走向小桌子,同时喊着他吃饭的陈可欣,一股惶恐与不安感从心里涌出。

  手术治愈的可能性?生命?陈可欣的病?

  几个问题灌满了柏林的脑海。他下意识起身就想追问陈可欣身体的事,可当发现女儿兴高采烈的坐上了座位时,他一肚子的询问噎住了。

  他无法在现在开口。

  女儿妮妮不大,可她很懂事,她懂的很多很多...这些事情,她不能知道。

  “柏林,来吃饭呀?”陈可欣喊道。

  “嗯...好。”

  深深吸了口气,柏林摁住了内心的躁动,他决定晚上等妮妮睡着时再去问陈可欣。

  晚饭很平静,不过这夜的晚饭比起往常少了些许欢声笑语。哪怕今天提前下班,身体没了疲惫,但沉重的心情却让柏林今天生不起挑逗女儿的心思。

  窗外的雨在深夜中熄了些许...不再是中午那般狂风暴雨了。夜里也静了不少,淅淅沥沥的雨声伴着微凉,让人情不自禁昏昏欲睡。

  接近9点30分。

  柏林轻轻问“可欣,妮妮睡了么?”

  陈可欣缓缓睁开了眼。

  黑夜里,她那双好看的眼睛显得是那么的明亮。

  “她睡了,怎么啦柏林?”她问。

  听到陈可欣的回应,柏林辗转侧过身,恰巧,陈可欣正是同样姿势望着他,两人对视。

  “能告诉我,你的病是怎么回事吗?我下午去医院听到了你和医生说的话了。”柏林问。

  出乎陈可欣意外的提问,让她平静的脸上露出一丝惊慌。她想掩饰下去,可表情的变化已被柏林尽收眼里。

  注意到柏林那迫切的眼神,陈可欣知道,这个事既然巧合的被柏林得知,她只能如实告诉他了。毕竟也不是什么秘密了...毕竟对这么多年的夫妻而。

  陈可欣缓缓道“我的病你不也知道的吗,柏林...其实之前还没那么严重,只是这几个月,突然有些病症频繁的出现,容易头晕呼吸困难这些...”说着,陈可欣挤出一丝温和的微笑“嘛...这些情况,咱们早就预料到了,现在出现很正常。不是吗?没什么啦,睡吧。”

  “....”

  陈可欣的病过去的柏林知道,可现在的柏林,对一切是一无所知的。他只知道乐瑶心脏有遗传病,要治疗,只不过家里没钱,他会开始慢慢攒钱。可他没想到,在医生的话里,病情竟不能再拖延下去。

  “治疗这个病...手术要多少钱?”柏林问。

  陈可欣一怔,垂下对着柏林的眸子,低声道“问这些干嘛呀?咱们家又没有那么多钱。一个天文数字哩...我明天早上还要上班呢柏林,咱们睡吧...”

  她重复的想以睡觉借口逃避。

  “我想知道啊,不管多少钱,至少说一下吧?没钱治,还不能问吗?”柏林焦急中,声音情不自禁加重了几分,她知道是陈可欣不想回答她。

  再抬起头,陈可欣眼中有些莫名的复杂。

  为什么偏偏是这种时候问?

  她不想说。

  她害怕自己产生希望...

  陈可欣很坚强。

  在许多方面来讲,比起乐瑶,比起柏林,比起许多许多的人,她支撑了太多。就是这样的她,知性,体贴,温柔。可就是这样被生活折磨的不得不坚强的她,又是最脆弱的。

  “柏林,不要问了...”

  她突发的声音带了点哭腔。

  “医生说的话我记得清楚呀可欣,她说会死的...”

  可柏林哪能平静的下去?

  柏林是愧疚于乐瑶,可另一边,陈可欣却是他生命的另一部分。在未来,他不是第一次理解到这点了。他离不开这家!也就是如此,他才不会离开家庭,选择放弃乐瑶。

  在晚上,柏林因为陈可欣的病考虑了很多,甚至诞生了个陈可欣如果去世了的念头,他试想了下这种结果,回了家是昏暗暗空荡荡的一片,他感觉世界仿佛崩塌了一般...

  “手术费要十多万,成功率只要六成...”最终,陈可欣回答了柏林。可不知是什么时候,陈可欣泪水已开始从脸颊落下,她努力低着头,生怕被柏林看到“没法治了柏林,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一直都不介意她,只是希望你能带着妮妮去和她生活...我就放心不下妮妮,我怕她不要妮妮...”

  声音越来越轻,断断续续,可在这个静静的小屋里,却是那么的清晰。

  柏林也明白了,为什么晚上陈可欣会与他说出那样的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