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之后有了她轻白 第三十四章、十万手术费

小说:醒来之后有了她轻白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04-15 21:12: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一场暴雨将这个夏天的沉闷荡涤的干干净净。

  几缕清冷的风卷入小屋,在这夏季里,竟还有了几分冷意。冷冷的冷空气下,连同桌子铁皮杯里的水都是冷冰冰的...

  屋内平稳均匀的呼吸声在这淅淅沥沥的雨里显得是那么微不可闻。清晰的只有雨珠拍打在砖瓦,石块,树叶上的声音。宁静的小屋,或许并不是真的有人入睡了。

  十多万...

  这串天文数字,砸的柏林头晕眼花。他望着漆黑的天花板,心里乱糟糟一片,根本无法入睡。

  在10年前,这是笔柏林想都不敢想的数字,十年后的未来,在这个06年代哪怕钱增值了,他一个月即便有2000,工资,也得不吃不喝5年才能赚到。何况他一个月只是1500块钱,家里还要生活,还有房租等等,这十万块,给他十年都凑不齐啊!

  他不知躺在一旁的陈可欣是否睡了。

  或许睡了,或许没有。

  他们的对话在说出十多万元后,两人的相互的缄默中停了。柏林不知道该怎么去做回复。

  赞同陈可欣的话,对她说那放弃治疗吧?吗?柏林说不出口,也不可能去说。站在陈可欣角度,听到这样的话,她会是什么感受?

  可无论对这个家,还是对柏林与陈可欣而,放弃似乎都是唯一的选择。因为没钱,家里连一万都没有!医院不是慈善机构,钱不够是不会做手术的...

  至亲的人去世是什么感觉呢?

  柏林其实能明白。

  来到未来世界,父母去世了。他把心思都放在这个家,放在了工作与生活上。因为他觉得,这样他就可以不去追忆这些事了,这样就不会难受痛苦了。否则每当回想,那好似一种世界崩塌般的感受,甚至于那些美好的回忆反成了无法救治的毒药,让人痛不欲生。

  所以,柏林接受不了放弃。

  “我会想办法的。”柏林轻声喃喃。

  他不知道陈可欣是否听到了这句话。

  她可能带着悲伤与绝望入睡了。也可能在不甘与无奈中无法入眠。她静静的闭着眼,呼吸均匀....

  ....

  雨没有停。

  天空依旧是一望无际的昏沉,黎明暗乎乎的,如黑夜一般。所幸雨势小了许多,飘着的雨丝让这个世界陷入了一片朦胧中。

  昨夜的事对于陈可欣仿佛从未发生过一般,一如往常早早起来煮好了稀饭和小菜,帮柏林准备好了今天工作将要带的水与伞。

  “昨天看病花了500给她,现在还剩1100,够给妮妮交学费吗?”

  吃完早饭,将要出发的柏林,将昨天没交给陈可欣的工资递交给她。

  少了五百给乐瑶看病,让柏林不禁有些心虚感,他不敢去看陈可欣的表情变化。试图翻着袋子检查物品装作淡定的来试图掩盖自己的表情变化。

  “应该够了。不够我去借几百应该就差不多了。”陈可欣却没有在意的样子,点了点头“我中午休息带她去学校报名,你去上班路上慢点。这种雨天,车子看不清路的。”

  细细的雨丝让这个世界的喧哗停了。

  柏林的心也随着世界的宁静而宁静。

  上班的这一路上他想了很多很多事,延续着昨夜的思绪...

  怎么去快速挣到十万块,如果挣不到陈可欣怎么办,到时候,妮妮又怎么办...

  以及,淋湿回家的乐瑶怎么样了...

  来到工厂时,还不到7点开早会的时间。小组的人陆陆续续到来,柏林坐在角落处,提前准备着今天将要使用的纸箱时,他看到了正在一旁与他一样准备着的张庆来。突然,柏林鬼使神差般,竟向他开口问“张哥,你说有没有几天赚到十万块钱的方法?”

  张庆来头也不抬“有,很简单。”

  “啊?”

  柏林惊愕的盯着张庆来。

  “你有5块钱没?”

  “有5块钱!”

  “去楼下买把菜刀,然后把咱厂不远处那家建设银行抢了就有十万了,指不定百万都有。”张庆来道。

  “.....”

  柏林的傻住了眼。

  他的激动的情绪,与将要呼出的话语戛然而止。

  “我认真的啊张哥,你别调侃我了。”柏林苦笑。张庆来一如往常的风趣,可此时他却愉悦不起来。

  “认真你还问我这种问题啊?”张庆来停下了手头工作“这可是十万啊,不是一笔小数目,说几天挣到不开玩笑么?咋?是出什么事了急需要钱吗?”

  柏林微微点了点头。

  “一些私事。”柏林补充道。

  他没有给张庆来追问的机会,这是家里的私事,他不想提。

  张庆来自然听出了柏林话里的意思,看着柏林略有些失落的模样,张庆来考虑了下,道“十万我是没主意给你咯,要是赚几百几千的,我可能还有些办法。”

  几百几千?

  柏林有些诧异。

  几百几千那么好挣的吗?

  他当即问道“张哥你说来听听。十万肯定是慢慢攒,几百几千也不是小钱啊。”

  张庆来瞥了眼周遭的工人,确认了没有人在注意他们,犹豫了下,声音放低了些许“你啊要是真急缺,可以去黑市血站那种地方卖点血。这玩意儿你去医院捐啥都没,去卖那就老值钱了。弄个上千轻轻松松。缺点就是不安全,对身体不好,不过去弄个一次还是可以的...”

  这段对话结束了。

  柏林还没回复,车间主任来开会了。依旧是聒噪的无意义点名与谈话,柏林没听进去。不过张庆来这席话,倒是深深的烙在了柏林的心里。

  卖一次,真能换那么多钱?

  工作匆匆开始了,如今的柏林早习惯了这些工作日常。简单的包装纸箱,披上防水袋子拖运去仓库,回来抽点时间休息休息,再继续工作...如此反复。

  时间在柏林眼中仍旧是过的缓慢,可在不知不觉间,转眼已是中午下班。由于这几天不再如上个月那般赶着货,中午多给了些许午饭时间,柏林吃了饭,也能在车间休息一段时间。

  今天照常点了2块钱的午餐填饱肚子,午饭后便到工厂找到处避雨的无人角落,拨打了乐瑶的电话。一天时间过去,他一直担心着。

  这是柏林第一次拨打电话给乐瑶,他有些许紧张。毕竟昨天那些谈话很沉重,他第二天却像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打过去咨询她身体状况,属实有些不大好。

  除了确定她是否发烧感冒外的目的后,还要问点什么吗?问她昨天带回去的药有没有吃之类的?否则就这样挂断电话好像不大好...

  柏林思考着,他开始想到了一些交谈的话题,心中的紧张情绪渐渐舒缓了些许。

  然而出乎柏林意外的是,10秒,20秒,30秒...直到电话里传来你好,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通,请稍后再拨。

  乐瑶没有接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