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之后有了她轻白 第五十章、该死的生活

小说:醒来之后有了她轻白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04-15 21:12: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与陈可欣的沟通没有开始。

  由于机器的问题,断断续续的流水线工作让车间的班长都不耐烦。最终决定了停止工作,不再浪费原材料,白天喊人修理完机器,明天再继续。

  因而3点不到,柏林早早的下了班。到家时,陈可欣还未醒。

  沟通只能到晚上开始。

  不过晚上他今天搬运的工作后将晚些回来,因为他睡前给方圆发了短信,约了方圆下班后讨论下一步的计划。

  ....

  6点出头,方圆如约而至。

  还是那家烧烤店,今日却不是那般的冷清。柏林与方圆也没在意,哪有那么多安静的场所?世界那么大,人口那么多,到处都是嘈杂声...

  两人坐在了角度一处位置,方圆叫了几瓶酒,点了些烧烤。

  “我老婆给了我三万。”

  刚开始,方圆便是无奈的一句“不过这是最开始,我再劝劝她,应该还能再要到。只是6万估计不可能了,那是家里剩下的全部钱。可能磨到最后会给我四五万,这还是她愿意支持我得到的可能。”

  没有钱什么都无法展开,这是最关键的要素,所以方圆先将问题挑了出来。

  “你那能凑到多少?”方圆没等柏林回复,接着苦笑问。

  他知道问这个确实为难柏林了,柏林的家庭他一清二楚。倘若柏林那拿不出来,他只能想办法去找其他人借贷。

  因为无论是从能赚钱的角度,还是某些他内心想发展的角度来考虑,方圆都迫切想尝试这个计划。

  “或许我也能凑个一两万。我不清楚,说不定就一万多...”柏林认真回复“实在不行,我到时候再想想办法。”

  “一万多吗?”方圆若有所思“如果你能凑到一万五,那我应该可以把剩下的钱弄到手。”

  “好!”柏林松了口气,一万五,他家没有,不过他感觉是有办法凑到的...

  其实对于让方圆拿5万,柏林很难为情。

  毕竟这样的风险全是他担当,因而柏林觉得有些话还是放前头说好,不让方圆有那么多后顾之忧,他道“方圆,如果赔了,你出超过三万的钱我会想办法还你。”

  方圆笑了。

  他疑惑问“你没信心吗?柏林?”

  “不是...”

  “那就不用说了,不说我,你比我更不能失败。陈可欣的手术费,你家庭的情况,不是吗?要真赔钱了,你该怎么办?”方圆问。

  “...”

  柏林没有想过这点。

  方圆这提醒,让他不由得一阵忐忑感升起。是啊,如果失败了,他怎么办?果然,年轻的通病,什么都考虑的不周全...

  “我想失败也不大可能,哈哈,说吧,你今天找我聊什么?”方圆转移了这个沉重的话题。

  柏林连忙回过神,讲起了正事。

  其实喊方圆来,他的想法是,让方圆来买这批货,而不是他。

  他想过了,如果他是以员工的角度去买,老板得知后肯定会有很多复杂想法。但如果是以陌生人的角度去买,那出售给工厂工人时,肯定是瞒不住了。最好的方法是,让方圆出面,他就以是方圆朋友的巧合,把撒网出售的主意推给方圆,表示按照他的主意帮他买的,这样被询问起来,他也不会心虚,不会名不正不顺,在别人那,纯粹只是帮方圆的忙而已。

  方圆听完这话,点头应了下来,柏林这考虑的周到。

  “那你想办法,把你老板的电话给我,或是负责这批货的管理,我先去沟通,看看能不能压价。咱们的最低价是6万,对吧?”方圆问。

  柏林点头“这是工厂最低的亏损本钱了。讲价谈生意这种我确实不擅长,你去聊在这方面肯定比我处理的更妥当。能压价更好...不过我想一开始他肯定会给高价。”

  方圆笑了“放心,你把问题都给我说的一清二楚,如果价格高,我拖几天,他们肯定按捺不住,想最多也就六万块成交。”

  两人在这件事达成了共识。

  明天柏林去找电话给方圆,方圆开始沟通。

  柏林并不在意什么时候处理完这批货,对他而,只要在工厂准备收起来融掉前就行了。毕竟这些货并不是普通的硬糖果,有那么久的保质期。在这熬人的夏天,恐怕半年一年就过期了。不过方圆却不是那么想,他想快速把这货处理完...

  “你老婆知道你要做生意吗?”方圆忽然问。

  “我昨天说了。”柏林点头“她说能帮我去找她姑借钱,我觉得行得通,如果可以,没有一万应该也有几千...加上我和陈可欣不多久就发工资了,家里还有剩些钱,综合起来挤一挤,一万大概还是可能有的。”

  方圆眼里是止不住的羡慕。

  “我羡慕你的命啊柏林,我也想要你这样的老婆。”

  “打住,反正我觉得林曼曼挺好。”

  “呵...你啊,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未经他人难莫论人是非。”方圆喃喃。

  “我是觉得你身在福中不知福,当局者迷。”柏林反驳耸肩。

  “得了,这话题就打住吧。咱们都有理,辨不清。你觉得我好,我觉得你好,但始终没办法相互理解的,因为你永远不会体验到我的感受,而我时常能看到你的幸福。”方圆撇嘴,灌了口酒,骂道“这该死的生活。”

  柏林笑了笑。

  不同人的性格造就不同的环境。

  他认为方圆是他的性格,那结果想必就不一样了...

  “你要不今晚回去买点礼物送送你老婆,看看能不能感情气氛好一些。”柏林问。

  方圆嗤笑“你这是什么方法?讲浪漫吗?快三十了,哪还是年轻时候的讲究?我保证我买礼物回去她第一时间训斥我浪费钱。”

  说到这,方圆笑容忽然停止。

  他眼眸里蓦然给了柏林一种难以喻的悲伤感。嘴角一咧,道“你知道我们感情最大的矛盾点在哪吗?柏林。当一个桶破了,你再怎么装水,永远都装不满,装不住,不是吗?这就是我和林曼曼的最大问题。”

  “我想听听。”柏林下意识开口。

  可下一刻,柏林忽然感觉自己的话有些不该,他连忙止住嘴,刚想一句“算了...我...”

  “没事,没什么不能说的,我说给你听吧。”方圆耸了耸肩,再度是几口酒下肚,脸上的不以为然却掩不住他眼里的自嘲和苦涩“相亲的婚姻没有感情不假,我努力去改变不假,没有结果不假。她好,是,很好,不好的其实就是我...可能是我的庸俗情节吧,让我这么多年来,每天想起时,都像被刀割一般的煎熬痛苦...”

  方圆凝视着柏林。

  “她和我结婚前,已经和别人上过床了。”

  “....”

  烧烤店里人来人往。

  嘈杂的人声很快就淹没了方圆的轻语。

  烧烤店刺眼的白炽此时故障了,灯开始闪烁。电路短路一般,一刹那的白,一刹那的暗...顾客们惊诧,门口的路人停下步伐,窸窸窣窣的人声添起的热闹,灯光的闪烁间,让方圆嘴角挂着的笑看起来更灿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