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之后有了她轻白 第八十七章、是梦?

小说:醒来之后有了她轻白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04-15 21:12: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抽屉都是大到一百,小到五毛纸币,甚至一毛的现金,堆的满抽屉都是。抽屉都要被塞满了。

  此时网吧的顾客都在上着网,除了不时有需要点些小零食与泡面的呼喊,倒是没有其他什么需要柏林与方圆操心的事。两人当即坐在座位上,数起了抽屉里的钱。先是优先从百元大钞的大钞票数起。

  数钱是比较费时间的麻烦事,不过柏林倒是数的快乐。两人花了数十分钟,才将扯抽屉这些钱算了个干净。

  确认了数字后,柏林与方圆提议再算一遍数字,方圆则立刻拒绝。他连道“得了,我可没有你那耐心,你要数自己慢慢数,有这时间我不如继续打打游戏。”这让柏林一阵苦笑,最后也放弃了,也是,好像也没什么太大必要。

  经过刚才两人粗略的计算,距离开业这才两天多一些,加上零食的消费,买的会员数量,以及上网的费用,抽屉里的现金达到了5000多元。

  “5000多啊...才两天。这要是一个月,不得有个七八万?”方圆感慨。

  “...那你得扣除成本啊。电费,房租,零食钱,还要会员可是免费上网的。”柏林道。

  “你说起会员,诶,还别说,这五千多大部分都是买会员的钱。你看...”方圆正色,摸出另一本精致的笔记本,道“已经快15个了。5000里的的3000都是他们出的。像姓名啊,手机号啊,我都记在了里面。最开始会员开始没卖几个,今晚上买的倒是多了。”

  “年龄都不小吧?”

  “嗯,起码都有20来岁,低一些的一两个十七八岁的,也是上班族。像那些高中学初中生哪能有两百块的零花钱啊?”方圆鄙夷道。

  不过说到这,方圆却是有些感慨“但会员也有点麻烦事。像今天晚上就有一个会员来闹点事了,说买了会员,没有电脑玩,上不了网,跟我要退钱,你说这哪可能啊?”

  “你怎么处理的?”柏林也有些在意。

  “我说我不管这个,让他晚上11点再来,网吧有位置空着。他从今天11点不眠不休上到下个月会员到期的凌晨都没事。”方圆撇嘴,示意前面不远处一个座位的年轻人“这不,他还真来了。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现在没人,他也上不了多久,最多消耗点电费。只是...柏林,你说你这会员主意好是好,万一上不了网的会员多了,那该怎么办?”

  柏林倒是没有注意过这些问题。

  他想了想,道“走一步看一步吧。咱们会员可没规定可以优先上机。再说了,200块钱又不是2000,哪来那么多服务?抢不到机子让他们下次早点来就行了。”

  方圆想了想,觉得也是。大不了以后再添个十台八台的...

  “行吧,那这里五千多,你拿五千回去存银行我们上次一起办的那张卡里,剩下的留下来我给人找零用。”方圆也不磨叽。

  柏林转身走了。

  钱装在了袋子中,塞在了口袋里。

  夜里秋季的凉风吹着,走在回家的路上,柏林别的倒没多想,就是金钱来的这般快让他有些难以置信。

  “有句话说的果然好,做什么都不要给人打工。自己做生意了,才知道钱来的多快...”他喃喃。

  回到家,接近12点。

  家里灯关了,柏林吃过了晚饭后,陈可欣便没有特意等他回家。

  当柏林小心翼翼拉开抽屉将口袋里的钱放进去时,似乎因为他关抽屉时的微弱声响,把陈可欣吵醒了。她声音响起“你回来了吗,柏林?”

  “嗯...刚回来。”

  柏林点了点头,随后上了床,解释“我那边放了5000块钱,是这两天网吧的收入。”

  “这么多?”陈可欣愕然,一瞬间睡意全无“这才两天呀?”

  柏林笑了,他自己也想不到。

  “这样再过一个月,就能给你做手术了。”柏林心情很好。

  陈可欣诧异的表情一顿。

  随后,她轻声开口“那么多钱,不用急着用掉吧。万一网吧有什么情况,有什么必要的支出,资金还是有的。我这病其实没问题的,不用那么急。”说到这,她微笑道“说不定撑到30岁都可以。那时候,你肯定赚了很多钱,咱们家日子就过得很好了。”

  柏林知道或许没事。

  可最佳的治愈期那时也过去了。

  是,网吧那肯定要储蓄些资金,剩下的到时候他会想办法。不过他最在意的,就是陈可欣的病。只要病好了,哪怕不负责任的让网吧倒闭了他都在所不惜。大不了以后继续去工厂打工,去努力赚钱,再做生意。无论如何,陈可欣的病都要治...

  “再说吧。”柏林敷衍了陈可欣。

  他打算睡了,定了早上9点的闹钟。

  “她...应该快生了吧?”忽然,陈可欣轻轻的声音在漆黑的小屋里响彻。

  “....嗯。”

  柏林明白陈可欣的询问,他回应了。

  只不过他有些莫名的心虚感。

  哪怕陈可欣认可也默许这些事的发生,可他与陈可欣是夫妻,哪怕陈可欣表现的不在意,他也无法毫无避讳的讲这些事。

  “她如果是一个人生活的话,这两个月你有时间,可以去照顾照顾她....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也可以问我。”

  “....嗯。”

  柏林依旧只能是简单的嗯的一声....

  他没去敢陈可欣的眼睛。

  “我倒想起你以前和我说的一些话了。”忽然,陈可欣轻柔的声音带上来些许笑意,仿佛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

  “一些话?”柏林愣了愣“什么话?”

  “太久远了,可能你记不得了。”陈可欣倒是没有提,也不想提的模样。

  得不到解答,柏林入睡了。

  ....

  .....

  响起的阵阵蝉鸣是那么的刺耳,让柏林的睡意都有些淡了。

  “醒醒,醒醒。”

  板子拍在桌子的声音把柏林惊醒。

  巨大的拍打声把柏林吓的惊醒,此时,他坐在教室的座位上。窗外是午间的沉闷高温,戴着眼镜的语文老师板着脸,抓着那根惩罚学生的板子,沉着脸盯着柏林。

  班级里同学们憋笑看戏,同桌的乐瑶表情平静,看向他的眼神,多了些许无奈。

  “这...我是做梦吗?”柏林眨了眨眼,怔怔道。

  语文老师道“手伸出来。”

  柏林下意识伸出了手。

  啪!

  板子拍在手心的刺痛让柏林倒吸一口冷气,睡意顿时消散一空。语文老师冷笑问“是做梦吗?”

  “不...不是梦。”柏林连摇头。

  “要不是看你这几天读书用工了,考试进步了,你看我让不让你出去罚站。”作为班主任的语文老师脾气自然不大好,柏林高一就意识到了这点。只能悻悻的坐回了座位,看着黑板上的笔记,继续了上课。

  他有些混乱...

  他不是在家里睡觉吗,怎么就回到过去了?是又触发了什么吗?或真的只是随机?

  他不知道原因。

  可他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算了,回到过去也不坏。”

  柏林喃喃。

  只不过看向一旁的乐瑶时,先前乐瑶快速逃离的身影再次浮在眼前,柏林的愧疚一闪而过。

  直至下课,刚想与乐瑶交流的他,不曾想乐瑶率先开口了“你怎么上课睡着了?”

  “....我也不知道。”柏林尴尬道。

  “....”

  乐瑶沉默了片刻,接着再道“你早上说放学要和我说的话,是什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