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之后有了她轻白 第一百二十七章、突然

小说:醒来之后有了她轻白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04-15 21:12: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柏林缄默。

  他无法立刻回答乐瑶的问题。

  她话里的几天陪伴,柏林自然清楚指的是住在这里。

  留下来照顾乐瑶,这是责任问题,柏林并不抗拒。可如果不回去,他如何和陈可欣解释?

  陈可欣该作何想法?

  所以柏林纠结了。

  只是这生冷的声音让柏林又无法做出直接的拒绝...

  “我知道了....”

  最终,缄默后的柏林,缓缓开口。

  余下与乐瑶的沟通再无多少,得知柏林愿意留下后,她生冷的语气消失了,哪怕还是原先对他存有怨念的态度,语气却是好上了些许。聊了些需求,聊了下身体状况,看着精神状态不错的乐瑶,柏林决定回家了。

  “你是不是在好奇,柏林。”

  可就当柏林准备离开时,乐瑶忽然看向了柏林。“好奇我为什么突然要你过来陪我几天?”

  “.....”

  柏林自然有去猜测这点。

  乐瑶轻轻叹了口气,目光看向那双许久没剪指甲的修长手指,开始摆弄了起来,语气带着一丝自嘲“原因挺简单的,孤单呗,无聊呗,想有人照顾照顾....有几天没出去走一走了,那楼梯格子小的吓人,上次差点摔了,我就不敢了。”

  “我知道了。”柏林微微点头。

  “你变了,知道吗,柏林。”乐瑶瞥了眼柏林,继续玩弄起了指甲“以前你不是这样的。我在想,为什么你变的有些怕我...当然,我知道也不算怕,可也说不出是什么感受。大概是害怕我生气吧?是啊,我经常在想,为什么我现在开始这么反复无常,口是心非了...以前我可不是这样子的。所以,我得出了结论,会不会不是你变了,而是我变了...你说呢,柏林?”

  乐瑶的声音很缓,似乎在平静述说着什么不值一提的小事。

  只不过柏林能看到,她眼中露出的复杂与迷茫,甚至夹杂些许难以喻的不安...

  “我....”

  柏林张口想将她的不安与迷茫安抚下去,张口却又不知能说什么。

  屋外一阵属于深夜的冷冽秋风拂过,一丝清凉透过缝隙涌入了小屋,屋内的温暖被荡涤掉了几分。冷飕飕的呼吸中,柏林似乎都嗅到了乐瑶开始冷下来的心跳...

  见柏林无法回应,乐瑶轻笑道“大概是我们都变了吧。不知不觉我们都长大了,都老了。是啊,不由得感慨起来了,想一想,我们都快30了...回想起来,我都忘了什么时候才察觉到自己不再年轻了。就像是咱们一样,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你离我越来越远,当反应过来时,我都抓不住你了....”

  乐瑶伸出手,轻轻拽住了柏林的衣服的一角“你看,那么遥远...”

  她低着看衣角的目光与柏林对视。

  看着柏林眼里的彷徨,忐忑,愧疚.....

  她笑容渐渐消失了,目光看向窗外一望无际的黑“我也想简简单单的生活。我不再奢求多少的美好,可至少也不能总留痛苦给我吧?”

  乐瑶很久没和柏林讲这些话了。

  她也没了很久之前怨恨的语气。

  “孩子我希望是个女孩。女孩子,我想叫陈语初。男孩子的话,那就再想吧...我没有想到太好的名字。孩子跟我姓...否则连个户口都没,不是太可怜了吗?”

  “....”

  夜开始深了。

  两人的对话定格在了这一幕。柏林回家了。

  冷冽的秋风吹过柏林的脸颊,生冷的空气让他感觉身体都是冷冰的。

  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冷了?

  这个季节过得是真快啊,不同于夏季的难熬,仿佛夏天刚过,转眼就是冬天了。

  也是,这一年就要结束了。1月在广大人的心里,定位都是冬天了。

  回到家时,陈可欣已煮起饭,正在清理着家里的卫生,妮妮在看着电视。

  “回来啦?”看见柏林,陈可欣重复着往日的话语,道“饿了么?”

  “不算饿。”柏林笑道。

  只不过回复完,柏林发现陈可欣神态有些许不对。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这与很久之前生病时的一样。不由得微皱起眉“你身体不舒服吗,可欣?”

  陈可欣一怔,摇了摇头“没有。”

  “那怎么脸色不大好看?”

  “是吗?”

  陈可欣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随后轻笑道“可能是今天忙多了吧。下午下班我去帮了同事忙,今天在她那拿了一些土特产回来。晚些你吃看看...”

  太劳累导致的?

  看

  到陈可欣眼中没有什么疲惫与痛苦的感觉,柏林微微松了口气,想来真是如此了。不过他还是有些生气,道“家里现在收入也是可以了,没必要经常出去帮忙什么的,实在需要,可以花钱买呀。”

  陈可欣眼里露出一丝无奈,也只能点了点头。

  晚饭了。

  味道和陈可欣十年前煮的都是相差无几。

  柏林在此时暗暗腹诽了几句,就算是他,煮十年饭,就算不好吃也不会难吃到哪去...陈可欣做什么都勤快努力,可为什么偏偏煮饭味道总是这样呢?

  夜深了。

  还未适应新家的柏林有些难入眠。

  女儿入睡了。陈可欣洗完澡,也上了床。

  空气冷清清的,被子算得上单薄。不过一家三口挤着,增加的热度让空气的冷意都被驱散了。

  只是躺着时,柏林奇怪的发现一旁的陈可欣呼吸有些莫名的急促。按照往常的感觉,她入睡后的呼吸都是均匀平缓的...

  柏林在意的看了下陈可欣,道“可欣?”

  “嗯?”

  陈可欣声音微弱。

  “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忽然有些不舒服。”陈可欣回复。

  “....心脏那吗?”

  “嗯,是有些不舒服。不过没关系的,缓一缓就好了。以前都是这样的。”陈可欣回道。

  “....”

  柏林脸色当即有些不好看了。

  他理解陈可欣的性格,哪怕真的有事,她也不会承认,她不想去医院浪费那些钱。毕竟一个病伴了十来年,她觉得什么都经历过了,并不放在心里。

  “你起来,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柏林哪按捺的住?

  “不用了...”

  陈可欣声音更微弱了,眉头锁的更紧。睁开的眼里,一股倦意似乎想让她就这样久久的睡下去。

  柏林不由分说,将陈可欣拖了起来。期间吵醒了妮妮,柏林只能安抚一句要带妈妈外出一趟,让陈可欣穿好外套,便拉着她下了楼。

  柏林发现陈可欣开始有些咳嗽。

  可大晚上的,深夜的10点多,根本打不到车,他只能带着陈可欣往不远处的医院走去。然而搬了家,路程起码要二十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