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之后有了她轻白 第一百六十九章、方圆的消息

小说:醒来之后有了她轻白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04-15 21:12: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自然,在这时,柏林肯定感受到了姜然的恶意。这恶意来的很纯粹,涉及到了陈可欣产生的...也是,依照她这样的论,不产生误会才有鬼。

  柏林能理解姜然的情绪,如果当做为朋友操心而质问的角度而,她的做法是对的,他没有怨气。

  说实话,现在他是与陈可欣在一起的,两人是实至名归的情侣,而这个时候,柏林知道想来他还没有和乐瑶走到一起过,还没到那个时间段。无论从哪个角度上讲,柏林都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心虚可。之所以不愿意接起电话,只是怕产生误会,产生纠葛...

  他不想再让自己与乐瑶有太多的接触了。

  然而姜然的要求,陈可欣的缄默,柏林也不想让这个误会持续下去。

  略忧虑后,他点头接了电话。

  “柏林。”

  “啊...嗯,有什么事吗乐瑶。”

  电话对面的声音响起,柏林刻意让自己的语气与普通朋友交流一样。

  “你托我要的班主任电话我给你发短信了,你收到了吗?”电话里,乐瑶的声音传来,平静的询问。

  柏林一怔,这意思....怎么是自己主动联系的乐瑶?

  要班主任的电话?目的是什么?

  柏林有些愕然,升起些许疑惑。不过此时他没时间想太多,同时无法打开手机观看是否来了短信,当即是道“嗯,收到了,谢谢了。”

  “嗯.....”

  电话那边,乐瑶微微拉长了些许嗯声,她似乎是想表达说些什么话,可随后还是没有说出口“那我挂了,再见。”

  “再见。”

  对话很平淡,很简短。

  简单的对话,立刻就扫清了被姜然的猜忌。

  陈可欣略有些紧张的情绪消散了,柏林也微微松了口气,然而,柏林却看到了姜然那仍旧带着些许冷意的眼神...

  这份冷漠转瞬即逝。

  她藏了起来。

  (以上是上章修改后添加的)

  柏林余光收回,内心却是咯噔一声...难道,姜然看出了他波动的情绪,听出了他对话中的慌乱与匆忙?他并不确定,可从姜然的神情上看,似乎真是如此...

  柏林还不够了解姜然,却清楚她是很聪明的一个女人,直接非常敏锐,阴晴不定,哪怕去琢磨,也很难抓的住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柏林原先还想来一句‘你看,就是普通朋友吧?’的话语,在此时,与噎住了,说不出来。路上由于心虚,柏林话更少了。

  很快,柏林与陈可欣将姜然送到了路口,开车过来载姜然的是她的家人。柏林看到了,那应该她妈妈,一个长得和姜然未来有些许相似的女人。没有姜然那么漂亮,可那种柔和与美感是相差无几的...

  姜然母亲礼貌的与柏林陈可欣打了招呼,随后离去。

  “你找你同学要班主任的手机号码做什么呀?”回去的路上,陈可欣好奇的询问。

  柏林明白,陈可欣没有太多的想法,她是纯粹略带些许疑惑来询问的。对此,柏林一愣,下意识间不知如何回答,随后笑了笑“想找班主任问一些以前的事情,没什么的。”

  “这样呀...”

  陈可欣没有追问。

  回到出租屋里,望着窗外那渐渐昏暗的天空,柏林陷入了沉思。

  他躺在床上,目光眺望窗外,脸颊被美丽的云彩照亮,深邃的眸子里映着窗外的黄昏光芒....

  看着景色,柏林发现,不论如何,时间怎么改变,人怎么改变,世界都是不会变的。太阳一样的朝起暮落,四季依旧是冬冷夏热,是啊,每年的夏天一养那么的难熬,而它的黄昏又是格外的美..

  渐渐地,柏林思绪收了回来。

  为什么会找陈可欣要班主任电话呢?

  柏林在翻阅手机通讯录时,大致找到了原因。

  手机通讯里仅有几个号码。他不是擅长交际的人,现在看起来,习惯和性格到达未来都未曾改变。手机通讯里有着父母,有着陈可欣,乐瑶,甚至是林曼曼。以及一个同事和一个老板的电话,除此外再无其他。

  看着空荡荡的通讯里,他心里也莫名的一阵空荡。

  对于未来通讯录里,没有父母,柏林算是了解了原因。想来是未来换手机了,换电话卡了,父母去世了,没有再记录他们的电话号码吧。也是,记录着有什么意义呢?看到时引起缅怀的伤感吗?打过去听着嘟嘟嘟或是电话已停机的回音吗?谁乐意体验痛苦与空虚?人总不能把痛苦留给自己吧?

  没有方圆的电话。

  这就是找老师要电话的原因了。

  柏林不确定是否这个原因,可哪怕不是,这也将该是他的目的。

  自从方圆辍学,两人两年没有联络了,现在方圆从外市应该没有回来...若是回来,柏林知道他家的方位,肯定找的到的,不至于没有联络方式。应当是他们全家都去了外市,还未归来。

  人会寂寞的。

  生病时,找不到朋友交流些不能和情侣沟通的心事,空虚感会将人侵蚀,所以他想起了方圆,想起了乐瑶能够帮助他找到班主任的电话....

  思索结束,柏林从乐瑶发过来的短信里,将班主任的电话拨通。

  时隔两年,短暂的交流后,柏林询问了老师当年方圆家长的联系方式,得到后,他再费了一番周遭,打通了方圆母亲,从而找到了方圆。

  方圆父母都记得柏林,两人经常一起玩闹,一起犯错,想不记得都难。

  电话嘟嘟几声,很快方圆接了。得知是柏林,错愕后的他的语气是感慨与缅怀。

  “没想到你能这样要到我电话啊,柏林。”方圆笑着,他比两年前成熟很多了。

  “你现在还在外市吗?”柏林询问。

  “是啊,不过你这电话来的也好,我过一两个月就准备回去了...你要没打来,我怕是得在你家门口守上半天。”方圆回答。

  两人交谈了一番,得知了柏林有女朋友,是当初的他天天去面馆看的女孩时,方圆有些诧异,随后他表示这算是他意料之外的意料之中。他看出了柏林对陈可欣有好感,不过他内心深处,认为柏林的女朋友会是乐瑶。

  乐瑶的名字致使柏林沉默了下来,不愿多提,引起失落与伤感,柏林随后转移了话题,在方圆一真羡慕中,问出给方圆介绍一个女朋友,他的想法如何,让柏林惊讶的是,他闻欣然接受,非常乐意...

  接着两人聊了会儿这两年的过往,柏林没有太多的故事,方圆的经历较为有趣一些。

  去到外市,在父母的安排下,先是去找了个师傅学习技术,虽然闹得不愉快分开了,但技术勉强也够的上去找份工作。只是这种乏味枯燥的工作持续一年后,他感觉到腻歪,辞了职,随便进了个小公司,做了个四处奔波赚点死工资加提成的销售,总而之,日子不算美好,可过得还凑合。

  “现在先这样吧,等我下班,回去再给你打电话。”方圆笑道“我现在工作呢。”

  柏林应声,挂断了电话。

  打了二十分钟,心中那一抹空荡感在此时终于被填了些许。

  柏林带着笑容,他有些期待方圆回来了。

  当然,明明未来天天见面,柏林完全不理解为什么过去会有这种情绪诞生...是身体本身的情感吗?然而人的思想,情感,不都是依据灵魂?

  他带有疑惑。

  “你那个朋友呀?”陈可欣记得方圆。

  她在一旁,虽然听不见方圆的声音,但柏林的话语她都听了一清二楚,作为女生的天生小八卦心思,她放下了手中的作业,爬到了床上,好奇问“你说要给他介绍女朋友,你要介绍谁呀?”

  柏林庆幸方才没有开扩音,由于聊的太愉快,他一时间把陈可欣忘到了脑后。若被听到乐瑶,想来不好解释了...毕竟傍晚姜然走前的电话到来时,陈可欣在的。她应当记得乐瑶这个名字...

  “以前一起工作过的一个朋友。”柏林笑着道。

  不知两年了...

  林曼曼与他的联系如何了。

  两人的关系又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