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之后有了她轻白 第一百八十六章、缘由

小说:醒来之后有了她轻白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04-15 21:12: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理智是一个答案。

  不理智又是一个答案。

  如同恶魔与天使在耳边低语,让柏林不知如何去进行抉择与确定。

  他停下了思考。

  不经意间,他目光投向了那个很是健谈,与客人滔滔不绝讲解着的赵瑞明。

  想来,不止他,赵瑞明也会认为这是一个店内人的盗窃事件。他不笨,他也会去想。若他不是偷窃者,那么会拿钱的,扣除柏林这个请假的,扣除无辜的他自己,也只剩苏小敏一个人了。总不可能是老板监守自盗吧?

  或许,昨晚他的沉默与无,并非是因为老板那些沉重的话语导致,而是想到这一切才会那般的心情阴郁....恐怕在他心里,苏小敏也是属于一个美好的女孩...可当选择题的答案只有一个选择时,又能做出什么回答呢?

  放空白吗?

  现在,他认为真相大白,他释怀了。

  “如果说,真是她偷的,老板今天这样去为大家解释,甚至还认错,那想来苏小敏肯定有一个值得原谅的缘由吧...”柏林默默想道。

  今天中午老板点了好几个菜来到了店里。因为害怕味道影响了顾客,所以四个人堆在了小办公室中。在外订购的饭菜质量自然是毋庸置疑的,这顿热闹大餐让仿佛让前两天沉重的氛围散去了许多,一切都恢复了往常那般。

  只是相较于先前,现在多了个监控器,他们不免都有些许不自在...

  虽然老板不会去管制他们在没有客人的时候聊天或是发呆,店里没那么严格的要求。但总感觉每时每刻被人的监视实在有些别扭...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下班前几分钟,赵瑞明接到了一个电话,旋即他去往办公室与老板讲述了几句,再到柏林这时,与他开口说道“我家里有些事。”紧接着看了眼不远处的苏小敏,转而离开了。随后老板也下班,整个店里,关店,整理卫生之类的就只有苏小敏和柏林两人。

  深夜没有顾客了。

  今夜的月光比较亮,街边昏暗的路灯几乎失去了它的作用。可深夜里,在明亮的月光也只能映亮这片昏昏暗暗的世界。如路口不时三两行人的路过,衬托着这做完卫生临近九点的冷清...

  风轻轻吹着,吹开这个夜里的沉闷。

  柏林与苏小敏一同下了班。

  在往常,柏林都是第一个离开的人。原因很简单,关店的工作基本是由赵瑞明苏小敏或者老板完成的,按照柏林得知的情报,赵瑞明上班以来没有请过假,因而柏林只需要处理卫生而后离开,将事情交给他们即可。

  今天是他第一次关掉那厚重的卷帘门,熄掉店内的灯,与苏小敏一同出了眼镜店门。

  柏林不知晓苏小敏家的方向,却不曾想与自己同路。

  两人是同事,认识有一段时间了。可实际上两人没有什么话,甚至连共同语都没有。一路上安安静静,衬托着这个夜的宁静。

  作为熟络的人,两人一同回家,走路靠的近并非不正常的事,柏林同样没有往其他不正当的方面去考虑,却是苏小敏那张小脸在月光下脸颊红红的。她太腼腆了....与男生的接触这么让她感到为难吗?

  柏林不经意的拉开与她的距离,生怕她在意。

  行走中,苏小敏说话了“柏林。”

  声音很小,若非是四周无人,只有窸窸窣窣的虫鸣,指不定远处的喧嚣车声就能将她的声音掩盖掉。

  “怎么了?”柏林转头问。

  苏小敏轻轻咬着嘴唇,她看了柏林一眼,她长得不高,一米五出头,看柏林是需要抬起头的。那张仰着的脸上,原先的腼腆在此时散去了许多,她看起来有些愧疚与难为情,她仿佛在做重要的抉择...

  最后,她开口道“钱是我拿的,让你和赵瑞明被老板误会了,真的.....真的对不起。”

  “.....”

  是苏小敏的坦白。

  这是柏林意料之中的意料之外。

  柏林轻叹了口气,他不希望如姜然所说的那般,可残酷的总是现实,他不理智所设想的美好往往不存在于现实里。

  明明他多希望真正的缘由是老板所说的话。

  他沉默了起来,他懂苏小敏的道歉。就如她话里的一样,她单纯的为误会道歉。

  “你昨天晚上和老板说了吗?”柏林问。

  “嗯...”苏小敏低下了头,柏林看不清她的神色,声音很小很轻,渐渐的讲述中,带着些许哽咽“我和老板道歉了....其实我知道,我鬼迷心窍做错事情后,我一定会后悔。结果真的拿到家里我就后悔了,我想放回去,但我真又没拿回去,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很需要那笔钱。”

  一段时间的认识,柏林能确认,苏小敏是个单纯善良的女孩。

  可终究谁都有动邪念的时候,谁都会犯错,谁都有难之隐。

  应当是老板的报警让她感到畏惧,又可能是老板的劝说让她迷途知返了。柏林不没有去深思她交回钱的原因。最终结果老板既然那样帮她开脱,将错揽到了自己身上,那想来这个女孩的错是值得被原谅的。

  哪怕错了就是错了....

  “这件事没关系的小敏,我不介意那件事,事情如果解决了,那就别想太多了。”

  犹豫许久,柏林只能回复了这么一句话。

  柏林没有追问答案,他生怕触及到对方的隐私。

  这段对话在苏小敏一句轻声的‘嗯’中结束。

  两人继续走着。

  再过两分钟的路程,柏林很快就要走到出租屋门口。

  而在方才与柏林的交谈完毕后,一路上苏小敏总是低着头,仿佛有着压着她无法喻的许多沉重心事。

  直到要分离的拐角处。

  “柏林,你知道我有个弟弟是吧...”

  “嗯。”

  “我还有个妹妹,不过年龄不大,现在六岁了。因为我爸妈去世的早,我出来工作,她只能放在老家给爷爷奶奶带。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她身体不好,生了病,每个月都需要买一些特效药。那些特效药真的很贵....”

  她头垂的更低了“这几个月工资,我当年把别人借给我弟弟上学的学费还了,他们催着要,说急用。我本来攒来买药的。可学费借了两年了,我不能不给,他们是我们家的恩人,我还给了他们....原先我想着,很快就发工资了,实在不行,过几天我就找老板预支,可昨天妹妹病发了,奶奶打来了电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动了坏心思,拿了老板的钱...我真的很后悔...”

  话题是沉重的。

  话不多。

  她不是在找借口,不是在表达她哪般可怜什么。柏林能听出来,她是很简单的讲述...讲述她的错。后悔什么都改变不了,做错的事这辈子都将留下遗憾....

  柏林轻叹了口气,他每天都能看到这个年轻的女孩严谨的工作态度。虽然很腼腆,但在工作上面,总能够做的无微不至的细心,不犯错误,努力的与顾客友好...

  此时,柏林只是个小她两岁,还不到20的年轻少年。她更不需要去倾述什么...想倾述也不该找他。这只是道歉与解释,想来明天赵瑞明也能收到。

  “老板怎么和你说的呀?”柏林不会安慰人,这不是他擅长的方面。他尽量避免开那些让她难以释怀的错误,想寻求一些他所想得知的结果....老板原谅她了,那些钱,她是否花了呢?

  “钱的话,老板说钱当做借我了,说可以慢慢从工资扣,这件事当做没有发生过。”苏小敏回答。

  两人分开了,走向了不同的回家路。

  只是突然间,柏林回过了头。他停下了脚步,注视着那个瘦瘦小小身影,渐渐的远去....